钓鱼(2)

2019-01-03 21:06阅读:
我家的小不点儿一直迷恋钓鱼,几乎到了癫狂的程度,两三岁时就喜欢拿着竹竿站在河边,装模作样地垂钓。很早就买了渔具,却因为我不会钓鱼而不得不望洋兴叹。有时候我觉得很奇怪,这孩子像谁了?我也不爱钓鱼啊。后来一下子明白了,我们家有钓鱼的基因。孩子的叔叔是钓鱼的行家。
说起我弟弟,——虽然我不大情愿承认,他的确算得上我们家的一个奇才。相比而言,我从小除了瞎玩啥也不琢磨,充其量是个自命不凡的庸才;弟弟正和我相反,凡事都能刨根问底儿:其实他不单单善于钓鱼,说起来无论是读书,还是研制充满机巧的小玩意儿,他都能钻研其中,而且收获颇丰。他有股子韧劲儿,背唐诗,能把一本书从头背到尾;采树种,能攒到将近一麻袋;他唱歌跑调儿,但是能一个月坚持天天唱一首歌儿,还不觉得烦,也不管旁人烦不烦;自学吹口琴,最后居然能完整地吹奏出一首曲子;后来把这劲头用在学习上,高一期末考试竟然取得了重点高中全年级第一名......
我写童年,不大愿意写弟弟。小时候一直觉得他天资不行,但是最后发现他处处都比我强。我的优点也是缺点,上手快,但是不求甚解,所以很难进步。他正巧相反,刚学时候显得尤为笨拙,但是经过一番勤学苦练,竟然成绩斐然。
我没有刻意地褒贬他,说句不好听的,他到现在也没有真正学会拿筷子。小时候看着他因为拿筷子的笨拙架势,内心里充满了鄙夷。如今他样样都比我强,倒是令我情何以堪!
钓鱼只是他展现能力的一个小小的侧面。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学会钓鱼的。
这么有出息,当然会受到爸爸的褒奖和偏爱的。从小到大,爸爸一直都很宠这个小儿子。虽然没有说在明面儿上,但是敏感而脆弱的我当然心知肚明。我也想找个机会证明一下自己的价值,只是没有。因此,我总在一厢情愿地期待着某一时刻的到来。
一个周三的下午,爸爸出去办事,临走前叮嘱我们在家学习,不许出去玩耍。可是,我根本坐不住,就出去跑了一圈儿。回家一看,弟弟不在,邻居说弟弟钓鱼去了。我心中暗爽,这家伙居然敢出去钓鱼,看爸爸回来怎么揍你!
果然,爸爸回来后,听说弟弟钓鱼未归,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愤愤地连声数落着。
我跑到街上,焦急地等待着弟弟的到来。等到傍晚时分,弟弟提着渔具和小水桶回来了,一脸无辜地看着龇牙咧嘴、夸大其词的我。太好了,我一路小跑儿去告诉爸爸。
不一会儿,爸爸怒气冲冲地走出来。我幸灾乐祸地紧跟在他身后看热
闹。
弟弟站在院子里,惴惴不安地望着爸爸。爸爸气势汹汹地走到弟弟身边,低头看着弟弟。他庞大的身躯和弟弟那瘦弱的小体格相对,形成了一边倾倒的威压之势。
那氛围我很熟悉。毫无疑问,这番暴风骤雨般的胖揍是省不了了,连我都开始为弟弟捏了一把汗。
没曾想——老爸一眼看到满满的一小桶鱼,再瞅瞅惊恐不安的弟弟,脸色突然多云转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笑逐颜开地拍着着弟弟的肩膀,连声夸奖他能干,“嘿,这小子!钓了这么多!真是好样的。今晚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