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苦楝树

2019-05-09 16:47阅读:
那一年的苦楝树
苏恒没想到,翔子会上山为她砍药。所有同学都知道,翔子是畅的男朋友。
这是个轰动全校的事件。
宿舍过道旁,躺着一大梱苦楝树的枝干,每根技条有三四米长,长短不一,碗口粗。
苏恒不知道翔子咋扛回来的,听说,他早上六点就爬上了市边郊最高的岳麓山,找苦楝树,一直砍,砍到正午,直接扛到学校女寝。在围观者的嬉笑中,落下个“砍柴翁”的名号!
畅的脸拉得很长。
翔子把手张开,他穿件小背心,坦露的后背,胳膊,小腿上,还留有被枝条划过的血痕。他抹了抹肌肉上渗透的汗珠,单眼皮咪成了一条缝“你这熬药不方便,我扛回家,帮你熬好,你过来洗吧”
苏恒点点头,翔子家就在校后门的弄堂里,畅带她去过N次。
苏恒的疥疮病发了有些时日了,吃了些药,没见好。只是,她有点意外,她叫翔子哥,姐夫哥。她是她好姐妹,好闺蜜畅的男朋友。
1
翔子第一次来寝室找畅时,苏恒就对他印象深刻。
当时,苏恒埋在被子里看书,畅的床头飘来几声男音,那声音甚是好听,略带磁性,有一种朗朗的,温文尔雅的纯净感。苏恒好奇,顺音望去,见一单眼皮哥们和畅正相谈甚欢。
畅的家境颇好,父母是企业家,她家在市边郊有一幢好大的别墅,前后都有花园,还带泳池。她每月的生活费是苏恒的N倍。
苏恒父母是普通工人,住在城区老式的筒子楼里,晚上,睡在卧室,能听到马路上轰隆隆,车轮匝过地面的声音。
苏恒是学校的艺术生,她的专科成绩总是出类拔萃的,畅打算在校园内开家精品店,她请苏恒帮她设计门头。两个女孩因为合作关系亲密无间。
苏恒发现,畅象另一个自己。

她爱好艺术,喜欢设计,脑洞及大,有一次,她买了些材料,歪歪扭扭在纸上设计了一款服装,拿到裁缝店改装,穿在身上出其惊艳。她总是赞叹苏恒的画作和文字。苏恒想,也许畅是另一个没被发现的天才。
相似的特质让她们惺惺相惜,审美观也出其一致。当然包括翔子。
从天而降的翔子,徒然让畅和苏恒有了许多共同的话题, 苏恒烦恼的是,为什么每次畅和翔子约会时,都要叫上自己,她就象个180W电灯泡,重要的是旁边这对男女一点也不介意。
是呵,畅对自己是自信的!身材颜值家境,哪一点都优于苏恒,她和苏恒是最好的姐妹,翔子对苏恒那么呵护,是把苏恒当妹妹了,当成她们共同的妹妹。
2
周末,畅回家了。翔子过来找苏恒看电影。
苏恒六神无主,这是她第一次和翔子单独在一起。空旷的影院只剩他俩。
“苏恒,我一直想对你说句话”翔子握住了苏恒的手,欲言又止。
苏恒的脸麻辣火烧,觉得自己一直冥冥中期待的什么,却在此刻,突然又不想揭穿,不想知道答案了。
“啊”苏恒假装被电影吸引。
“如果我先认识你,我喜欢的肯定是你”翔子说完,深吁了一口气。
苏恒装作没听见“呵呵呵”被电影的台词笑得人仰马翻。她的内心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她觉得,别说出来,烂在骨子里多好。有的喜欢仅仅只是喜欢,始于暧昧,止于坦城。
出影院的大门,天空落着微雨,空气中透着丝丝凉意。
翔子立马脱掉自已的外套,盖住两人的头,象拎兔子样,环手拎起苏恒就往雨里冲。第一次隔那么近,他的呼吸急喘,他的怀抱温热,他的外套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从出租车上下来,雨越下越大了,苏恒往宿舍走。翔子追上去,一把拽起她的胳膊,霸道的把她壁咚到了墙上。
“我今天说的,你都听见了么”他一边喃喃,唇贴上来。
苏恒想抗拒,却发觉又那么无力,她的舌头也迎合着。谁也不知道,她第一次看见他时,就已经心动了…
3,
成年人的爱情,是单刀直入,是霸道放肆的各不相让。十七岁的爱情,羞涩得只剩下隐忍推让。
明明喜欢,却不动声色。
畅一如既往的报备着她和翔子的进展。
苏恒不再热衷于当电灯泡。把大把时间丢在诺大的图书馆。看到翔子来学校,礼貌笑笑,擦肩而过,仿佛他们之间从未有过那次雨夜。
校外有个男生追了苏恒很久了。是翔子的一个兄弟。
四个人同行,苏恒远远的,看着畅欢快的小鸟依人状依偎着那个高大的背影,她徒然很失落。她讨厌那个雨夜,他的撩拔,他竟然比她还不动声色。
“为什么躲我”苏恒吓了一跳!黑暗的楼梯间跳下来一个人影,栏住了她的去路。
苏恒看了下表,23点。“你一直在这等我,就想问这些”
“我想你,每天都想”翔子说着面红心跳的话。
“你想多了,畅怎么办,当我永远的哥哥吧”苏恒挣脱了翔子的怀抱,一二三步快速跑回了寝室。
苏恒想笑,自己多伟大啊。
比起伟大,还有自卑。她有未完成的学业,落魄的家境,一切得靠自己。不比畅,畅的起点高,毕了业,父母就安排了好的去处。翔和她在一起,是幸运顺遂的,何况畅那么喜欢他。
毕业前夕。苏恒揽到了一家外省的单位实习
最后一场聚会,同学们都喝得酩酊大醉,转眼大家就要各奔东西。眼泪,撕吼,狂奔,各种情绪侵斥着。畅拿杯红酒,眼圈泛红的递给苏恒“你知道么?你完全可以胜过我的”
苏恒抬起头,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仰望天空,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
畅去了父母的公司。她和翔子同居,听说订婚了。
4
苏恒三十岁了,还是单身。她去了上海,象个陀螺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她坐在摩天高楼窗明几静的股东办公室。十年的浮浮沉沉,她现在身家过亿。眼前,没有啥是得不到的。只要一挥手,有几百个优质男人排着队跟她提鞋。
“苏总,您的文件”苏恒抬起头,恍若隔世。眼前一张稚气的脸,单眼皮,眉眼透着英气,这分明就是当年少年版的翔子啊。
“新来的?以前从未见过你”苏恒愕然。
男孩露出稚气的笑容“苏总,我是刚从分部调过来,叫方浩,协助您的助理工作,今天助理休假,我顶替一会”
苏恒突然心里有了五味杂陈,她又想起十七岁那个雨夜,用苦楝树熬制的热气腾腾的洗澡水,翻滚缠绕窒息微微打颤的两具身体…
傍晚,苏恒走进人事部,调出了方浩的档案,指着档案表里那张稚气未脱的脸
“这个男孩,请让他明天来我办公室任职”
站在七十五层高的落地窗前,远处,一轮太阳将要落下,西天的晚霞挥动着绚丽的纱巾。
苏恒拿出镜子,涂了个大红唇,楼下的名品店,发来消息,又来新款了。
苏恒笑着,脚步,越走越轻盈。
那一年的苦楝树 微信:535803067 公众号:爱说故事的咔小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