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动画耽误的鬼才:大友克洋

2017-07-10 20:53阅读:

上世纪末,日本出现了3位伟大的动画导演——宫崎骏、押井守、大友克洋。
其中大友克洋1988年凭借《阿基拉Akira》,最早获得国际声誉。
无论你是阿宅,还是3次元群众,或许都会震惊于大友克洋机械和环境设计稿的精细程度,简直不像上世纪的漫画,而是某种意识超前的预言书。


《阿基拉》设计稿
如果你看过大老师执导的《Akira》《蒸汽男孩》,你会理解,一个专注画面的天才多么可怕;如果你钟爱《回忆三部曲》,那么你早已步入新世界大门。
今天我还要告诉大家:大老师是被动画耽搁的一流SF漫画家!
要知为何,只需打开他的成名作,《童梦》,这部创作于1983年的漫画,审美价值不亚于后来的《Akira》和《回忆三部曲》。




开篇,仅4页的篇幅交代了连环杀人犯自学生时代即被孤立,心理创伤延续到成年后,致使其始终孤独压抑。这一段的结尾,是一个简单的拟声词:噗。暗示这个人走上了杀人的不归路。
极内敛的笔触下,人物内心的孤独、空虚、压抑弥漫在每一页,加上叙事留白带来广阔的想象空间,把读者紧紧擢住。
让我们跳过中间,直接来到结尾,我们会有惊喜的发现——



结局,连环杀人的老人被女孩为首的一群孩子包围,并以念力杀死,死时音效和开头一段结尾一样:噗
按照中小学作文要求“首尾呼应”,这个前后对仗的设计应该是给故事最重要的角色,那么这漫画的主角是超能力连环杀人犯?
那么问题就来了,说好的成长呢,说好的反转呢,说好的反派最终得到救赎呢?
这个垂垂老矣的杀人犯,他的死和他的生一样,死得毫无价值……
这里就需要梳理一下大老师作品中的价值观。
“无意义”,“多重意义”,“意义留白”,这是我阅读大友克洋的一大乐趣,他作品中的反派,即使杀人杀得尸横遍野,也不会被简单盖上恶的标签,相反,为了众人福祉尽心竭力的正派人物,经常事与愿违。
大老师每一部作品,旨在强调意志的强和弱。强者遇强愈强,弱者善变危险,强者为弱者擦屁股,维护平衡,救赎罪恶。
其实大老师和浅野一二零叙事核心有一丢丢相似,即环境才是真正的主角。

《童梦》最厉害的,是作为漫画有了文学性。
文学的核心是诗意,体现在《童梦》中,是精巧的叙事背后隐含的,作者非同凡俗的观察角度,和价值观,读者如听长者说禅。
更难得的是,叙事上的留白给予读者通常在阅读文本时才能得到的想象空间,而设计精明、切换巧妙的分镜头,更令这种快感加倍!


不仅是Akira中的爆炸场面,大老师在《童梦》中的悬疑格也是教科书级别
第3点,大老师独特的价值观和叙事方式下,其科幻世界具有独特的生命力,冷酷,硬派,包容并蓄,而非一些读者所说的“完全都是绝望”。
“浦泽直树的漫勉”中,山下和美谈及大老师时称,“当时受到了特别大的冲击”,“就算说破唇舌也无法传达当时的冲击感吧”,而那部给她冲击的出道作,正是《童梦》。
龙珠的编辑鸟岛和彦回忆学生时代阅读大友克洋作品时说:第一反应是“你怎么这么牛逼?”,然后想“这么厉害的话一定不能持久吧?”
很遗憾,后来大老师就去搞动画了。

字幕by AT字幕组,b站序列号3706691
ps:《童梦》是第一部以漫画获得“日本科幻大赏”的作品(获奖的主要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