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老朋友”,能擦出什么新火花?

2018-01-10 22:32阅读:
一对法国夫妇,第一次来到中国。他们像大多数西方游客一样,游览了西安和北京的名胜古迹,兴奋得更新了几十条推特和脸书,对中国历史文化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还学着说中文。这是去年新当选的法国总统马克龙访问中国的故事,但并不是故事的全部。
1月8日到10日,马克龙对中国展开了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这是这位40岁的年轻领导人第一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与其他大国领导人访华时类似,在此期间中法两国政府签订了50个经贸合作协议,包括法国阿海珐集团和中国核工业集团价值100亿欧元的核能项目,空中客车公司扩大在华的总装线规模等。值得一提的是,与中核集团一样,阿海珐和空客也都是法国国企。在西方国家中,法国政府对经济起的主导作用最大,在这方面中法两国具有一定相似性,都有着“强国家”的传统。当然,这也意味着中法两国都在一些战略性的领域并不完全对外资开放。
但马克龙访华并非只是单纯地为了做生意,作为政坛新人的他还想在外交事务上取得成绩,提高其在国内外的人气。两国领导人希望为未来5年的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确定方向,使同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法两国能够在相关的全球问题上展开更多多边合作。马克龙尤其看重气候变化问题,他向习近平主席提议“打响气候保卫战”,感谢中国继续遵守巴黎气候协定。在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中国的支持显得格外重要。作为回报,马克龙也表达了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明确支持。此外,马克龙还表示中法两国将寻求国际贸易的新规则,以更好地处理目前日趋抬头的保护主义问题。而过去曾影响中法关系的所谓人权问题、西藏问题,此次则完全没有被提及。
在西方社会仍然流行“中国威胁论”的背景下,年轻一代政治家马克龙对中国十分重视并保持合作姿态。他在自传《变革》中强调应该改变对中国的态度:“如果我们能够放弃成见,调整做法,中国对我们来说不但不是威胁,反而是机会。” 他在西安大明宫遗址前发表了长达一小时的演讲,指出中法联盟对于未来世界的重要性。他用中文说出“让地球再次伟大”,并表示以后至少每年来一次中国。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中法关系具有独特历史和丰富内涵。从毛泽东与戴高乐时代开始,两国都赞同多边主义和多极化,不愿对美国或苏联亦步亦趋。1964年法国成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对一直以来想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的法国来说,中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伙伴。
中法两国不仅追求
独立自主的大国地位,还都热衷在外交场合表达历史和文明。习近平主席2014年访法时,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在埋葬拿破仑的荣军院举行隆重欢迎仪式,习近平则在演讲时对法国的思想家、作家和艺术家赞不绝口。马克龙总统此次访华则从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开始,他表示在参观兵马俑和故宫时看到了“实力的象征”和“团结的人民”,以及十九大主题与中国历史的关系。他此次访华还向中国领导人赠送了一匹共和国卫队的纯种马,号称“骏马外交”,作为对中国“熊猫外交”的回应。骏马既象征了法兰西民族的骑士精神,同时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载具和货物,表达了对“一带一路”的美好祝愿。
欧洲大国领导人在外交上都会打欧盟牌以增加自己的筹码,马克龙此次访华就自认为欧盟的主要代言人。在目前英国正在脱离欧盟,德国默克尔政府也面临组阁危机的情况下,法国的欧盟的领导地位似乎得到加强。马克龙在演讲时甚至说:“中国向来没有怀疑过欧盟,甚至当欧盟以不公正的方法对待中国的时候,中国依然忍辱负重。”相比之下,本月底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访华之行就要黯淡一些。英国媒体不无嫉妒地说中国曾将英国视为欧盟内部的一个主要伙伴,但现在中国的注意力更多放在了法国身上。
自戴高乐1958年创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以来,法国总统集中了外交和国防决策权,同时不对议会负责,任期稳定。因此,法国对外政策具有较高的持续性,较少受到议会中政党政治的掣肘。在“亲华”领导人马克龙执政期间,中法关系有望迎来一个健康发展的“蜜月期”。但归根结底,这一有利局面是由我国国力不断增强,西方国家有求于我造成的。拿破仑过去将中国比作东方的睡狮,戴高乐也曾预言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说,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这提醒我们在与西方人打交道时无需再妄自菲薄,但也不应妄自尊大,而是将其视作平等的合作伙伴,为促进世界的更好发展提供中国的解决方案。
(文/钟准,欧洲问题研究学者)
微信号:Talkpark
声明:文章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作者、文章出处、微信号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