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峻的考验深刻的教训

2018-01-05 15:12阅读:
艾知生
在今年春夏之交,北京发生的动乱和反革命暴乱期间,广播电视部门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动乱初起,我们部领导就曾多次在会上强调,广播电视是党、政府和人民的喉舌,必须同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必须严格遵守宣传纪律,只能传播党和政府的声音。回顾从动乱到反革命暴乱近两个月的广播电视宣传,从总体上看,广播电视传播了党和政府的声音,特别是在平息暴乱期间,宣传党和政府的政策,发布党、政府和戒严部队的命令,揭露反革命暴乱的真相,团结和动员广大人民群众迅速平息暴乱,坚决镇压暴乱分子等方面,广播电视都发挥了自己的特长,起了积极的作用。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由于赵紫阳同志关于舆论导向的错误讲话,以及新闻界资产阶级自由化长期自由泛滥的结果,中央的广播电视在一段时间内(主要是5月15日到5月18日和6月4日到6月6日)发生了严重的失控。正如李鹏同志在国务院的干部会议上对广播电视宣传所做的估计,他说:“广播电视宣传总的是好的,起了好的作用,但在一段时间里有错误的导向。”我认为很符合实际。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总结这段时间广播电视宣传工作上的错误,将会为我们今后改进广播电视的宣传,加强
打开APP阅读全文
队伍建设提供重要的借鉴。
  
  (一)这段时间的经验教训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社会主义广播电视是党和人民的喉舌,宣传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是广播电视的基本任务。对此,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
  
  社会主义的国家电台、电视台,首要的和基本的任务是要坚定不移地宣传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形象的说法就是要做党、政府和人民的“喉舌”。这点本来是很清楚的,但近几年却成了争论不休的问题。尽管部里每次会议的文件都强调了喉舌的观点,但在部系统的各种刊物、各种研讨会上这个问题依然成为时髦的议题。这几年在广播电视界,大体上是:第一线讲喉舌,从部长、厅局长到台长在工作会议上都强调广播电视是党的喉舌;但在理论探讨上,个别人就大谈新闻自由,有些人举出似是而非的理由来否定广播电视是喉舌。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是孤立地、片面地强调所谓纯客观的报道,片面地强调广播电视是“传播媒介”,还有一种认为广播电视有“多种功能”,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是其中的一种功能,有意无意地否定“喉舌”这个最基本的最主要的功能。
  
  这次从动乱到反革命暴乱的过程,充分说明,全党和全国人民事实上是把广播电视看作是党和政府的喉舌的。报什么,不报什么;宣传什么,不宣传什么;批评什么,不批评什么,事实上就是对听众、观众的思想感情和行动起着引导的作用。毫无疑问,不往正确方向引导,就是往错误方向引导。
  
  不做无产阶级的喉舌,就要做资产阶级的喉舌。从4月15日到5月14日这一个月,中央的广播电视坚持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只传达党和政府的声音,对学潮不做纯客观的报道,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对此一些非法组织的头头和极少数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就围攻我们,污蔑我们“颠倒黑白”,“不讲真话”。事实上,我们的报道是真实的。但是,在我们内部也有一些同志片面地强调纯客观的报道,于是一度接连作了一些纯客观的报道。这些报道有利于动乱,正好迎合了一小撮搞动乱人的愿望。如5月15日,中央电视台在午间新闻中转播了报纸上刊登的严家其等12人的呼吁,对动乱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种纯客观的报道,实际上充当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喉舌。有些外地的同志反映:当地学生就是看了电视后上街游行的。6月4日,有个别播音员播音穿黑衣服,调子低沉,有气无力,引起全国人民的义愤,连续几天全国各地电报雪片飞来,强烈抗议。这些电报中明确指出:“你们是党、政府和人民的喉舌,你们播音员不要把电视台当作表现个人天才的舞台”,“我们讨厌你们的资产阶级思想感情”。在社会主义的广播电视的根本性质问题上,广大群众的认识是正确的,我们一些同志却犯了错误,当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俘虏。
  
  有些同志举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来否定广播电视是党的喉舌这一根本思想,理由之一就是广播电视中有多种内容,占比例最大的是文艺而不是新闻,新闻以外的节日并不直接传播党和政府的政策、法令,怎么能把整个广播电视看成是党的喉舌呢?是的,直接发布政令的只是新闻节目中的一部分。新闻在广播电视节目中也不是比例最大的,但是在全部广播电视节目中,新闻是骨干,是灵魂,是最重要的,它的收视率比其他节目要高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比如,新闻联播的收视率大约在百分之五十左右;较好的电视剧约在百分之十,教育节目及重要的球赛也在百分之十,大量的节目不到白-分之一。虽然一些节目不是直接传播党的方针政策,但是它们却是广播电视节目的组成部分,它们都应该充分体现或至少不能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当然,我们不能说唱一首歌曲,赛一场球就是传播党的声音,但就整体来说,广播电视节目都应该体现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就整体来说,广播电视是党、政府和人民的喉舌,这一根本性质绝不能否定。
  
  近几年,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反复强调过广播电视的根本性质问题,但在某些学术研究刊物和研讨会上不同程度地否定新闻以及广播电视是党的喉舌的各种理论观点却甚嚣尘上,甚至颇为时髦。这次动乱中个别人在关键时刻犯了错误,就充分说明,有什么理论观点,关键时刻就会有什么样的行动。为此,对学术阵地、理论阵地应进一步加强领导。
  
  第二,必须坚持新闻工作的党性原则,彻底批判资产阶级的新闻观点,特别是所谓“人民性高于党性”的观点。
  
  党的新闻工作者,必须坚持党性,这是因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离开了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的利益,我们没有什么特殊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我们党的唯一宗旨。对于共产党员,党性和人民性是完全一致而不是相互对立的,这也是毛主席一贯讲的:“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就是我们的出发点。”作为共产党员,党的新闻工作者在原则问题卜都要站在党的市场上,站在党性和党的政策的立场上。我们认为党性原则和新闻的客观性、真实性是完全一致的,因为无产阶级和全体人民的利益,需要公开揭示而不是掩盖真理。我们党的新闻工作传统,历来反对客里空,反对主观主义,反对片面性。而资产阶级的新闻口口声声讲“客观公正”,实际上是虚伪的,是彻头彻尾地代表资产阶级利益,体现资产阶级的党性。在这次动乱中,以《美国之音》为代表的海外敌对势力的宣传机构做了充分的表演,他们的“客观公正”实际上就是造谣、诽谤、污蔑,甚至连美国报刊和政府中一些人也不能不承认他们对中国动乱的报道是“有选择的”,“无代表性的”,而且还“夸大了这些事件的影响”。
  
  动乱期问,有些人由于受资产阶级新闻观点特别是所谓“人民性高于党性”的毒害,主张“客观公正”地报道,结果是颠倒是非,美化动乱。其中一个典型的事例,就是电台曾经转播过一篇《北京市民的公德意识》,讲的是动乱中警察没有了,“人民”
  
  自动维持秩序,交通事故和犯罪案件在减少……,事实上当时北京已经陷入严重的无政府状态,党和政府已经不能正常工作,公共交通业已瘫痪,搞动乱的人随意拦截、检查汽车,情况已经非常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却要报道什么“北京人的公德意识”,很明显,这类报道是在美化动乱,为动乱分子拍手叫好。
  
  新闻报道一定要坚持党性原则和党的政策的立场,一切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出发,要考虑引导作用和社会效果,这是我们从动乱中吸取的重要教训。
  
  西方资产阶级所谓“只有坏事才算新闻”的观念对我们影响不小,比如,某地发生了天灾人祸就马上报道。当然这些事情不能一律不报,新闻要讲时效也是对的,但是一定要从总体上考虑对党和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对团结和教育全国人民,巩固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是否有利。要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的原则,过多地纯客观地揭露消极面的倾向应该坚决纠正。
  
  第三,必须彻底肃清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观点对我们队伍的影响。
  
  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观点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在新闻界的主要表现之一。新闻自由是有阶级性的,新闻自由是相对纪律而言。一些资产阶级自由化严重的人,以为新闻自由就是为所欲为,不受任何限制,不受任何约束。在这次动乱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有极少数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搞动乱的自由,就没有无产阶级和全体人民的自由。
  
  。新闻自由”这个口号,是煽动这次动乱的基本口号之一,新闻界一部分人卷入动乱也是被这个口号煽动起来的。现在很清楚,所有国家搞动乱的人都要首先抓住舆论工具,同样都提出“新闻自由”的口号,而在我国,当时提这一口号的实质是夺取党和政府对新闻工作的领导权。
  
  我们一贯认为,自由是相对纪律而言,自由和纪律是对立的统一。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自由。在资产阶级新闻事业中也同样是有纪律的,他们的工作人员要听老板的话,听垄断资本家的话,否则就要被解雇。我们新闻队伍中高喊“新闻自由”的人实际上是向无产阶级闹独立,是要摆脱党对新闻事业的领导,他们也要在社会主义新闻事业中搞无政府主义,取消无产阶级的宣传纪律,要求绝对的个人自由,这种自由事实上在我国是绝对行不通的。就在这次动乱中,中央三个台都发生了严重的违犯宣传纪律的行为,个别人利用自己掌握的一部分职权和技术手段,或擅自播出未经领导审批的稿件,或传播谣言和反对观点,或肆意篡改节目。这不仅严重违反了党的宣传纪律,而且是严重违反法律。
  
  要批判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不等于我们主张新闻不要自由,我们要的是社会主义的新闻自由;无产阶级的新闻自由,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新闻自由。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看,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我们要取得社会主义的新闻自由,首先要努力认识掌握社会主义新闻事业的客观规律,只有认识了这一规律,才能有真正的自由。社会主义的新闻自由与新闻纪律是相辅相成的,是对立的统一。我们党的新闻工作者还必须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遵守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对于我们中央一级的新闻单位,全党服从中央这一条尤为重要,这是我们坚持正确导向,防止并且及时纠正重大错误的保证。
  
  第四,必须从根本上加强队伍建设,加强新闻宣传队伍的马克思主义教育。
  
  这次动乱暴露出的一系列问题,归根结底是由于新闻宣传队伍一部分同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水平不高,理论阵地太薄弱,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泛滥,队伍受到资产阶级新闻观的腐蚀、毒害太深,加之近几年我们抓思想工作治标多,治本少。
  
  现在,广播电视队伍中青年人占了很大比例,一些大学的新闻系专业成套地引进西方新闻理论,每年还有不少人到西方国家去进修、培训,这样,西方资产阶级的价值观、新闻观潜移默化,影响很深。
  
  动乱中,如果我们队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高一些,有更多的记者、编辑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深入实际,发挥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同党中央保持一致,不仅可以防止和克服错误的舆论导向,而且还应掌握更多、更深刻反映动乱和暴乱本质的音像资料,对于揭露动乱、暴乱的真相,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所以,吸取这次动乱的教训,从现在起就必须切实加强新闻队伍建设,加强队伍的理论建设,把具备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作为干部革命化的标志之一。采取措施,建立制度,从根本上改进新闻干部的培养,切实防止和克服西方资产阶级新闻观点的影响,努力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广播电视理论。
  
  (二)必须彻底清除资产阶级新闻观点的影响和继续新闻改革的问题。
  
  平暴以后,党中央加强了对思想工作的领导,近一时期特别强调新闻宣传要以正面宣传为主。中央宣传工作领导小组认为,前一段的宣传取得了很好的成效。特别是嗣绕国庆宣传的报道,广播电视播出了几个栏目,像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的。弹指一挥间”、“祖国在我心中”两个专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英雄潜”、“重嚼创业歌”、“深情的黄土地”
  
  等专题,播出后,在广大观众、听众以至海内外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一些听众、观众写信,希望电台、电视台不仅要把重唱创业歌唱好,而且要把一代又一代的创业精神和辉煌业绩搬上广播电视节目。学生对。弹指一撵闻”反映尤为强烈,有的学生讲,参加了动乱,爵来髫“弹指一挥间”感到十分惭愧,过去在一起讨论最多的是中国什么地方不如发达国家,现在通过电视节目,看到我们国家有这么多值得自豪的成就。香港观众来信说,看了这个节目后感到分享了祖国的骄傲。中央领导同志对。弹指一挥间”也给了极高的评价。
  
  过去我们也经常讲要以正面宣传为主。但实际上并没有完全做到,至少是没有做好。对一些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东西,虽然有所警惕,但是消极防御多,主动出击不够。正面宣传也是一般化的东西多,讲大道理多,真正摆事实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很不够,没有像国庆宣传那样,主要用事实,用群众喜闻乐见的、生动的音像手段去宣传。因此,问题不在于该不该以正面宣传为主,也不在于群众愿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正面宣传,而在于我们能不能把正面宣传搞好。在当前形势下,用成就来宣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尤其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正面宣传为主应成为我们宣传工作长期的基本方针。江泽民同志国庆讲话中提到的对群众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和革命传统五个方面的教育也要通过新闻宣传进行。
  
  对过去的新闻改革的成绩应该肯定。改革以来,新闻的时效确实提高了,信息量确实增加了,发挥广播电视声像的优势,也比过去前进了,一些现场报道,实况转播,直播等都是进步。但是,新闻改革也同经济改革一样有个方向问题。改革要体现在内容上,社会主义新闻应是党的思想政治工作,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新闻改革还要面向群众、要为观众、听众服务得更好,要多增加来自实践的报道,要多报道第一线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解放军战士,以及领导深入群众的活动。对于会议报道,我认为重点不应当放在哪些人到会上,要把重点放在会议内容上,放在这个会和人民群众有哪些关系上。
  
  最近关于五中全会的宣传问题,一要有利于稳定,二要有利于鼓劲。整个报道都要以正面宣传为主,以鼓劲为主,无论如何不能再在舆论导向上发生问题。要宣传40年的建设成就,十年改革的成就以及近一年来治理整顿的初见成效。要加强艰苦奋斗的教育,对有些容易引起高消费的宣传,要注意避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总之,舆论要保持稳定,保持协调。
  
  (原载工人出版社1990年5月出版的《坚持宣传舆论的正确方向》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