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妞,我爱上了你》(2)作者/焚心止水

2019-12-02 13:45阅读:
一宿无梦。
醒来第一件事抓起手机,看群聊。 天哪,今天居然是5.20。 难道他在玩真的。 我看了看他的网名,本身就自带毒性,难道会中我的毒。 他只承认我是妖精。一个写玄幻小说的家伙,我拿什么相信呢!呵呵! 一天他没去群里说话,我有点吓到了。
我装不下去了,我这个另一个人眼里的巫女,竟成了他眼中的女神,受宠若惊。 我是个线上线下划分很清楚的人。我知道一个普通人和女神的区别。 也许我真的是待发光的金子,只是另一个他没发现而已。
他发来一个视频,一个温婉的美妞在款款深情演唱。我说了句:一个女人都想爱的女子,真是可人。
他说:觉没觉得很像你的家人? 我打出:有陈慧娴的影子神韵,我翻翻影集,查查是不是走丢的九妹。 他下线吃面去了。
突然觉得荷尔蒙增多,有种久违的冲动。我不会这么贱吧,我努力压抑。姐什么没见过,几句好话忘了南北,我继续淡定,群里偷瞄几乎不说话。
我第二天在群里发出一句:所有的遇见,都是相欠。
他后来在群里打出一句;有谁一任平生,可以不拖不欠,漫漫长夜,浮现那谁的桃花人面。想起疲倦人间,不再少年。好不容易又一年,渴望的你竟然还没有出现。
他说了解我的内在修养。 我想知道他对我到底有几分相知。 传统内敛,高冷自制力坚定,很难攻破防线。 那一刻,我觉得他是了解我的。我的冰墙有塌的危险。
我忍不住打下:止水起涟漪。
他:但愿能吹破春水。
我发出两字:坏银。
他回了一句:唐突时,最是那一嗔怨的温柔,不胜凉风吹拂荷花的娇羞。
我说:“我是古代穿裹脚布过来的,不想消耗别人感情,不公平。那幅画又让你白挂了。”
他说:“不会,已摘不下去了。”
那一刻,我的冰又塌了一块。 他感叹先入为主,后来的都望洋兴叹。
我又一次说:“是想找个男闺蜜,不是男友?可以互相伤害取暖唠叨调侃那种。 ”
他问我喝酒么?
我答,没醉过。
他说,哪天与君笑醉三千场,不诉离殇。感觉我们前世青春兵荒离散,似乎还有过肌肤之亲。
我笑说,看来闺蜜也得防着。
他说:“你总是严防死守? ”
我说:“好像我是中国足球似滴。 ”
他说:“你是自卫自守! ”
我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影子的图片。
他发了过来:“美妞,是不是经
常一个人走? ”
我以为他不看我的朋友圈,因为看不到他的脚印和赞。
我实话实说:是。
他说:“看了有种莫名的心情。如果是两个人,心妒。一个人:心疼。 ”
我回:“说的让人心动。” 有一种柔软在心底抓挠,有一种声音放弃抵抗。
他说我是应景。
我没否认。这是我的软肋,游离真心之外,把自己画地为牢。
他在群里说我们是老乡,可我对他冷若冰霜。当然我不信。群里起哄说:我到草原约他他到古城寻我,然后一千百次回眸百媚生。我笑笑无语。
有人说我玲珑俏皮是谬赞,我只是中庸俗人。 他说我很像刺猬,难以靠近倒是真的。
后来他退了群,网友带话说:他承认自己怀了鬼胎,等到难产过后再回来。那一刻,我很难过。不为他,为我。
李娟说人不是被时间磨损的,是被各种离别磨损的。我不怕时间,可我怕离别。(未完待续)
小说连载《妞,我爱上了你》(2)作者/焚心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