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天:14分钟看这片,剩下的时间都在哭

2017-09-11 13:42阅读:
“一部电影让人哭成狗,是一种赞扬。”
举个栗子,张艺谋《归来》公映时,媒体曾拿“斯皮尔伯格哭了1小时”当宣传文案。

毒药君今天也想用这种方式来赞扬一部短片。我花了一天时间看它:14分钟看完,剩下的时间都在哭——
《玩具王国》
Spielzeugland

故事发生在1942年,正值德国纳粹大肆屠杀犹太人。
德国小正太海因里希有个关系很好的犹太小伙伴。
双方父母是关系融洽的邻居,两个人就理所当然一起玩耍,一起弹钢琴。

直到有一天,犹太人小伙伴表示不能一起弹钢琴了。
因为他们全家都要去一个叫玩具岛的地方旅行。
哪个小孩儿不喜欢玩具?海因里希听说后也想去玩具岛。
海因里希的妈妈,也就是本片女主,虽然她理解儿子与犹太小伙伴的友谊,但她并不同意。

海因里希才不管,他决定干票大的。
第二天,女主去海因里希的卧室时,才发现儿子已经不见了。

海因里希肯定去所谓的“玩具岛”了。
儿子根本不知道,玩具岛是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去玩具岛基本上就被宣告死刑。
女主慌忙出门,问同一栋楼的邻居有没有见到儿子。邻居说没有。

女主去监狱寻找,狱警误以为她是犹太人,对她非常粗暴蛮横。

女主拿出自己是德国人的证明后,狱警才同意帮助她。
经过艰难的寻找,女主在火车上找到了海因里希——的犹太小伙伴。

就在那一刻,女主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正是这个决定让毒药君哭了一天。

为了保持观影的快感,毒药君就不剧透了。
影片用倒叙和插叙穿插进行,给短片赋予了一层悬疑色彩,让14分钟显得极为紧凑。
为了拍好这14分钟,影片用了4年。其中筹集资金就用了2年时间。
影片只花了3万欧元,重要的原因是,主创们分文未取。

2009年,美国奥斯卡将最佳短片给了《玩具王国》。
对此导演约翰·亚历山大·弗里登克发表了以下获奖感言:
感谢学院,我执导这部影片,并兼任了制片。感谢我的四年生活经历,塑造了这14分钟的故事,感谢演员、编剧、摄影师、配乐师。希望这次获奖能为我未来的事业带来更好机遇。

令人玩味的是,影片在德国各大电影节都吃了闭门羹。
有人认为,这是因为《玩具王国》用精妙的细节黑了德国的普通民众。
比如说,影片开头,海因里希他们弹钢琴,房间就传来邻居的辱骂声。

如果钢琴是美的图腾,辱骂就是丑的象征。
让人寒心的是,美与丑的对立来自于德国的普通民众。
当女主去找儿子时,邻居对屠杀犹太人的行为安之若素,并且认为,犹太那家人离开,也许对海因里希有好处。

这些细节证明,穷凶极恶的纳粹集团是屠杀犹太人的主谋,德国的普通民众也是帮凶。
这并非毒药局故作惊人之论。
1996年,美国前哈佛大学的学者丹尼尔•戈德哈根在《乐意遵从希特勒意旨的死刑执行者们》一书中指出:
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不是那些特定的狂热集团分子所为,德国所谓的普通人在自己的意志下也认同并实施了战争犯罪。
凭借这些细节的点缀,影片的格局因此更宏大。

除此之外,《玩具王国》也指出,屠杀犹太人的行为非常荒谬。
影片表明,犹太人和德国人并没有鲜明的区别。
女主的头发和瞳孔都是深色,从侧面看,女主是鹰钩鼻,而这些是明显的犹太人特征。

在1938年德国的儿童读物中,就有用图文方式辨别犹太人的方法。

▲如何认出犹太人:犹太人的鼻子很弯,就像数字6那样
这也是狱警一度将她视为犹太人的重要原因。
而这个细节或许就是导演的讽刺吧,明明都是同样的人,却还要做非吾族类,得而诛之的大屠杀。
对于这场令人发指的大屠杀,大人们为了保护孩子脆弱的心灵,编制各种善意的谎言。
海因里希小伙伴的爸爸,因为是犹太人遭殴打,对海因里希撒谎说自己遇见了犀牛。

这家犹太人即将被送往集中营,女主告诉儿子,他们去的是玩具岛。

同样是犹太人被屠杀,同样是谎言,你有没有想到同样是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美丽人生》?
充满爱意的父亲为了保护孩子的童真,在被押送刑场时,依旧撒下善意的谎言。

对此,毒药君更想说的是,看完这部14分钟短片,你在《美丽人生》中流的泪,很可能并比不《玩具王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