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交往,是保持距离

2017-08-12 00:16阅读:
最好的交往,是保持距离
如果地球和太阳的距离近1%,地球就是“火焰山”;远3%,地球就是“广寒宫”。
现在,地球与太阳的距离,恰到好处,仰望那些孤寂荒芜的星球,真是庆幸我们拥有多姿多彩的风景,这得益于合适的距离。
所谓距离,就像互相取暖的刺猬,太近会彼此刺伤,太远又无法相互取暖,而合适的距离产生才是舒服和温暖的真谛。
把这段感悟放在人际关系中,又何尝不是呢?
好的朋友之间,也一定要有各自独立的时间,如果彼此经常在各自的生活出现,就无法规避彼此的缺点,慢慢会觉得疲惫。没有和对方保持一定距离的友谊,大都来得快,走得也快。
你是否有这样‘保持距离’的朋友?你们不一定总是要见面,甚至不在朋友圈点赞,但你知道他一直都在那里。你只要有困难,你会第一个想到他,他也会义不容辞的帮助你。我想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朋友。
因为真正的友情,是精神上的相契相合,无论多久不联系,友谊也不会改变。如果精神上无法契合,就算天天一起吃饭逛街,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伴儿”。
因为有了适度的距离,独立的空间,让你们珍惜每一次见面、聊天,分享不在对方身边时的故事和成长,新鲜也有惊喜。
距离是一门非常复杂的生活美学。距离产生的朦胧和模糊总能蕴藏着说不清的新鲜和温暖,而友情也在这种温暖的适度距离中产生。
查理士说:朋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才使友谊永存。
人与人之间最褒有精彩的往来与有兴趣的期待,就是保持适度的距离。
这样才不会有亲近过后陌生的不安,也不会有深交后患得患失的惶恐。
心理学博士约翰·格雷在他的书《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中说:即使男人深爱你,他也会周期性地选择“逃避”,在此之后他才对女人更为亲近。女人也需要尊重彼此的差异。
不管夫妻间的爱有多深都不要忽视“保持适度距离”这条原则,给予双方一定的自由和尊重,否则再深的爱也会消耗贻尽,懂得这一点,对婚姻至关重要。
“君子之交淡如水”讲的就是交往的至高境界,亲而有间、疏而有密的适度距离。
唐贞观年间
,薛仁贵尚未得志之前,与妻子住在破窑洞中,衣食无着落,全靠王茂生夫妇经常接济。后来,薛仁贵参军,在跟随唐太宗李世民御驾东征时,因薛仁贵平辽功劳特别大,被封为“平辽王”。前来王府送礼祝贺的文武大臣络绎不绝,可都被薛仁贵都谢绝了。
他惟一收下的是普通老百姓王茂生送来的“美酒两坛”。一打开酒坛,负责启封的执事官吓得面如土色,因为坛中装的不是美酒而是清水!岂料薛仁贵不但没有生气,而且命令执事官取来大碗,当众饮下三大碗王茂生送来的清水。
在场的官员不解,薛仁贵喝完三大碗清水之后说:“我过去落难时,全靠王兄弟夫妇经常资助,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的荣华富贵。如今我美酒不沾,厚礼不收,却偏偏要收下王兄弟送来的清水,他没有刻意来攀附我,王兄贫寒,送清水来表达他的祝福。”
此后,薛仁贵与王茂生可谓一生的至交。
“君子之交淡如水”,互相不苛求,不强迫,不嫉妒,保持适度的距离。在常人看来,就像白水一样的淡。喝的人会知道它是清泉,历久弥香。
“适度距离”的相处是一门艺术。
就像用画家的眼睛看风景,近看是工笔画,远看是泼墨画,都是好画好风景。
就像音乐家做音乐,低音区表达了深沉的含蓄,高音区抒发了绚烂的情感,都是好歌好旋律。
无论亲情、友情、爱情,亲密时是爱的释放,独处时是爱的储积,都是好“爱”好关系。
如此保持适度距离、张弛有度的交往,才惬意。
(谢谢朋友们对孙格格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