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2019-07-12 12:24阅读:
  上次我们去参观过了希拉孔波利斯(Hierakonpolis,也被称为“鹰之城”或“隼城”)的椭圆形庭院,我们认为它是最古老的宗教场所,是埃及神庙的最早例证,它甚至有可能是最早的首都,能见证法老王朝的开端。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希拉孔波利斯椭圆形庭院复原图(图片来源:Richad Wilkinson, The Complete Temples of Ancient Egypt)
  不过想感受希拉孔波利斯在前王朝时期的发展程度,光参观它的神庙是不够的。
  和以后的所有埃及城市一样,这里不仅是神(这里的神也就是指的荷露斯)的家园,这里也是更多肉身凡胎人类们的家园。
  这些凡人在这里出生和劳作,遵循一种业已建立起来的社会秩序,走完他们的一生之后,也成为了这里的亡魂。
  这一次,我们去参观希拉孔波利斯的墓地,请带上你们敬畏的心,不要惊扰了这些古老的灵魂。
  当然了……那个椭圆形庭院的存在,也许并不能作为“当时的希拉孔波利斯已经有统治者”的绝对证据,有些研究人员认为这有点牵强。
  但是这个椭圆形庭院存在的意义的确仍然值得我们深思:要维持一座大型建筑物的运作,就要有与之配套的陶器作坊、畜栏和酿酒坊等等,哦对了,还要有面包坊定期定量给它输送面包呢!
  这一切又进一步说明,当时的涅伽达人已经建立起了完善的管理机制,并且社会出产的粮食已经能容许专业人士的出现了。
  这意思是,如果你是一个供奉神隼的祭司,你就得花大部分时间向它献祭、主持各种诵经和烧香,你是不可能再花时间去种地的。
  阶层分化的证据已经非常明显,古朴、简单而平等的巴达里社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位于埃尔·卡伯(El Kab)的瑞尼尼(Reneni)之墓中,描绘了一个圣域,它是附属于供奉阿努比斯的神庙的一个专门区域,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作坊和园林,为神出产美酒和食物。希拉孔波利斯的神隼圣域内很可能也有相似的配套。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属于阿努比斯的圣域(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考古学家们发现,和之前相比,这里的墓地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墓里的随葬品也大不一样了。在这里有一些墓明显属于“大人物”,不仅体积傲视同侪,墓里的东西也远远超过了它们的邻居。
  不管在涅伽达、阿拜多斯还是希拉孔波利斯,已知的第一批涅伽达墓葬(属于更早的涅伽达1期)随葬品的数量都相对平等,与我们之前在巴达里墓地里看到的情况相似。而现在,显而易见的变化来的非常迅猛。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希拉孔波利斯已知的几处大型墓葬(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这里的一些大墓拥有由泥砖砌成的墙,周围还有动物陪葬:例如两头小象、一头野牛和一些猫狗、狒狒等。墓的围墙用泥、草席和枝条组成,圈起了一块长约18米的长方形区域。
  其中一些区域内找到了柱洞,是地面结构存在的线索,这显示这种墓应该是分成地面和地下两部分的。在地面部分,由木柱子撑起的建筑物里,说不定还树立着墓主人的雕像,供人们祭拜,这些墓的主人会不会就是后来很显赫的那些埃及高官陵墓主人的祖先呢?
  最早的一批埃及雕像全都残缺不全,它们是站着还是坐着已经无法考证了;但是,它们的工艺非常成熟,流露出好几代涅伽达匠人积累起来的艺术修养。它们是后世所有埃及雕像的起点。
  下图是希拉孔波利斯其中一个大墓出土的石像残片,分别是石像的鼻子和耳朵部分。根据尺寸判断,原件可能和真人的大小相若。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希拉孔波利斯一个大墓出土的石像残片(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下图中来自阿拜多斯墓地的这尊象牙雕像,是立体的法老雕像最早的证据——它用象牙雕成,现存高度只有8.8厘米,下半身已经损毁。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早王朝时期的国王小雕像(图片来源:Nigel Strucwick, Masterpiesces of Ancient Egypt)
  从他戴着的白色王冠不难判断,他肯定是一位法老(但是哪一个法老就不清楚了),而且他貌似穿着那种在塞德节(Sed Festival,塞德节,又称Heb-Sed festival,赫卜塞德节,是埃及最古老的节日之一)才会穿的白色长袍。
  下图中这种陶制面具很可能是下葬时用的,一度覆盖在死者的脸上。它们是法老们华丽的黄金面具的祖先,最广为人知的黄金面具自然是图坦卡蒙的那个金灿灿的漂亮金面具。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陶制面具(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图坦卡蒙金面具(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在同一片宽敞的墓葬区内,出土了至少4个类似的陶制面具碎片。它们有点像外星人的样式再次让人联想起黎凡特。
  但是,埃及已经不是过去的埃及了,从涅伽达文化开始,埃及人的民族意识越来越强烈,对于“埃及人”和“异邦人”的区别越来越在意——这种意识最终会成为法老统一两地的基础。
  现存于罗浮宫的这块四犬调色板(Four Dogs Palette)得名于它上面一共刻画了四只狗,还有狮子、秃鹫和一只脖子长长的神兽。
  其艺术风格和纳尔迈时期的其他雕刻作品如出一辙,推断为同时期的东西。几个动物的瞳孔原本可能是镶嵌着珍贵的宝石的(例如黑曜石或水晶)。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四犬调色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下图中是战场调色板(battlefield Palette)。已经断裂成两半的战场调色板现在分别存放在两家博物馆里,这张图里是它比较有名的一半。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战场调色板(图片来源:Nigel Strucwick, Masterpiesces of Ancient Egypt)
  前王朝是个好战的王朝——纳尔迈和他那些捉摸不定的前任们都生活在这个时代。从这半块调色板上可以看到,这又是一场前王朝时期的战争惨况:战败的敌人们的尸体正遭受狮子、秃鹫和乌鸦的啄食。
  墓里的物品有很多都是这片社区的产物。得益于组织完善、统筹细密的农业活动,这时候的“大人物”们已经相当富有了。
  他们的随葬品里,出现了产自阿富汗的青金石、产自乍得或埃塞俄比亚的黑曜石,还有小小的金银薄片。
  这些大墓内也找到了人类遗骸,至少有16个人葬在这里;而在其中一个墓坑内,两个少女和一个年轻男子的遗骸的姿势是那样的让人不安,他们似乎是被人随便扔在那里的。
  在同时期的阿拜多斯墓地里出现了同样的现象,有5名死者被发现蜷缩在一起。这时的社会精英们,似乎喜欢有人陪葬。
  病理学家检验过希拉孔波利斯墓地内的遗骸,他们发现这些大墓中的“大人物”或“精英”们的肌肉没有周围躺在保存较差的普通墓地中邻居们那么发达。这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些人不用参与日常劳作,是养尊处优的一群人。
  下图中这些来自大型墓葬里的物品让人联想到统治阶层;其中还有一个疑似权杖残件的小棍子。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希拉孔波利斯大墓里的出土物(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一支美国考古队发掘了位于希拉孔波利斯的另一片墓地,这个墓地被认为是与“椭圆形庭院”同期的;它已被疯狂地盗挖过,可幸的是还没被盗光。
  这里有460个幸存下来的墓坑,里面长眠着500多个人。这些人也许曾在那个庭院里参加过庆典,目睹过最早的上埃及统治者们为神隼献祭、用权标处死俘虏的仪式。
  考古队检验了这些遗骸,发现他们生前应该很健康,饮食均衡,也受到一些疾病的困扰,平均寿命是50岁。
  他们尽管经常参加劳动,却没有过度劳动,这一点与王朝初期的人很不同。遗骨中能发现不少曾经骨折但是后来又愈合了的痕迹,说明他们从事的劳动并没有致命危险。
  由于这片墓地坐落在白色细沙地中,用于包裹这些尸体的亚麻布、篮子和草席因此得以保存。
  与所有史前尼罗河畔墓葬一样,陶器是这里最常见的随葬品。大多数陶器是煮食用的,一些罐子里甚至还有啤酒渣和灰烬,看来在死者的葬礼上举行宴会是一个古老的传统。
  墓地里埋葬的男性和女性比例相若,随葬品的数量也差不多。但只有男人会以刀来随葬。女性经常把用小袋子装着的香草和洋葱用来随葬。
  这些人里有一些人是直发的,有一些人是卷发的。有的人用散沫花染发,也有人戴假发。
  墓中出土的金属制品不多,有几根红铜针、一个小凿子、一些小珠子,还找到了一把缺了齿的梳子。
  这些古代人类遗骸的胃部残留物揭示了他们的饮食结构:他们食用大麦、小麦和别的几种谷物。其中一个人可能死于洪水来临前的某个炎夏,因为他的胃里还有几颗西瓜子呢!
  墓地里还躺着一些不幸夭折的孩童,但是数量不多。有很多史前社会习惯把幼儿葬在屋子里靠近壁炉或门槛的位置,也许在希拉孔波利斯亦然。
  在其中一个“大人物”墓内找到了下图中这个神隼。由于隼鹰的形象总是和王室联系在一起,这个大人物说不定就是当时的王族,甚至统治者。希拉孔波利斯不愧是“鹰之城”。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小小的神隼雕像(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下图是从这里的墓地出土的石榴石珠子。石榴石出产于埃及的东部沙漠(Eastern Desert)中,是精英阶级的玩意;当时肯定已经有专门前往沙漠采矿的人了。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石榴石珠子(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从下图中这个大型墓葬(T23)内发现了一头象的遗骨。那些深深的柱洞暗示着地面建筑的存在。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T23大型墓葬(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在编号T26的希拉孔波利斯墓里找到了这个可爱的有点抽象的蝎子雕像,可能是早期崇拜蝎子神的证据。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T26出土的小蝎子雕像(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T26绝对是个大墓,并且一度拥有围墙和柱子支撑的地面结构。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T26(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下面这张卫星图像显示出希拉孔波利斯遗址周围的土地正在不断被重新开垦利用。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希拉孔波利斯卫星图像(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实际上在现在的埃及各地,活人一直在和古迹“抢地盘”。要寻找前王朝时期的印记,考古学家们真的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
插图:希拉孔波利斯墓地今貌(图片来源:archeaology.org)
  前王朝的统治者们很可能都长眠于此,这片看似荒芜的沙漠干谷其实是涅伽达末期最重要的埋葬地。直至今天仍然还有好些考古队在这里工作。加油!
  总结一下今天我们讲到的,嗯,从希拉孔波利斯的墓地我们发现,社会精英“大人物”出现了,劳动有所分工了。
  但这片墓地值得讲的还不止于此。我们下次将进一步对这片墓地的一些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现象进行介绍。继续关注我们哟。
-未完待续-
作者:芹菜法老 & Pepi太后
我们的文章在各平台同步更新,搜索“尼罗河畔洗爪爪”即可找到我们。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我们继续听故事。
法老同学讲埃及(32-长眠在第一座首都的人)前王朝时期的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