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实在不能太责备儿子打游戏,只不过是年轻时代的爱好太痴了迷。谁又不在那些年玩物乱志过,回想若干年前,我便着迷下象棋,因此误了很多功夫,尤其刚会的那阵子,不知哪来的瘾头,每每找人切磋,非要到对方意兴阑珊才罢。争强好胜,和现在玩游戏同理呢,或许是另一种励志吧!
真的叫棋里乾坤大,盘中日月长。两个老熟的人,偏能在两拃方圆的疆场上,三十二个棋子中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斗个半天都不腻烦的,能将周围现实忘却干净,专注的劲儿,很容易让我联想到现今叫儿子吃饭,对方置若罔闻,双手在键盘上闪转腾挪。
但是任何一种迷恋,都有不利的一面,我是有切身体会的。我曾记得一位对弈的对手,是个赤脚医生的长辈。也太喜欢下棋,偏偏还有高血压。也因为这个,我们便有忘年的交情。有一天,我们又不知酣斗了多少局,忽然他好像得一妙着,猛的站起来,本来总是涨红的脸,变的更紫了,毫无征兆的向后就要仰倒。还好有旁边一位小徒弟,立刻扶住,冷毛巾缚头,赶紧吃了药,否则倒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他家女儿心急火燎的赶来,对我一通责备。我便很有羞惭之心,心念着,可能戒了…
一旦精神被毒害久了,想着自拔便有点难。自那次与老医生对弈后,我便在乡里有了盛名,传说我下棋下倒了潘医生,在乡里数一数二的棋手。招来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的佩服,给一句聪明的夸奖。事实上我屡次三番是输的,但我偏拧着劲儿,老人家那时候也念着消遣,都是用功过了度。
渐渐的我也不仅和胜我者较劲,我将棋艺普及到年幼的兄弟们更有儿子,教会他们,好从棋中找成就感。但是下着下着,他们不知何时都超过了我。再下着下着,兴趣便减了,或许是其他干扰了,如闲时纸牌小赌,可能聚多了人更得欢闹吧!再后来,有这手机电脑,便很少碰及棋了!
于是便演进到了年轻人打游戏,很想提醒他们适可而止,但是谁能听得进呢?那时候的我也不能!且让时间去戒勉吧。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