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我和我的家乡,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然而赶上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也能时不时的泛起客居的思念,多少熟悉的场景不得见了,一层一层的更迭,我需要在非常努力的沉浸下,才记起他最初的模样。这时候想,趁着还不曾老去糊涂,就不妨写下这些回忆的残片,可以闲磨时光,也能消费思量。
我不能忘了我家的老屋,土坯的茅草房,一排的一样的众多邻家,好像范围也不大,但幼儿时的感觉,边界总是老远,老远。也至于多大了才知道,最东头是哪家,最西边又是哪家。现在想来,家也肯定是逼仄的,但那时没这么觉着,宽敞的像童年的乐趣,这边闹来,那边闹去,总能轻易地发现新的所在,例如,哪儿来的蜜蜂在土墙上的洞房,哪儿来的蚂蚁被我圈住找不到方向。慢慢的长大了,又多认识了些玩伴,可以走向更远的地方,那栽了两棵树的场圃,倚着树搭起的草垛,更是我们的乐园,疯啊跑啊,半夜都会梦笑的快乐,便定在那时了。
我够着年纪上学了,学校是当时最好的房子了,砖瓦房,在村子北边,我上学每次穿过一条马路,马路上偶尔来一辆卡车,就能让我呆望一会儿,那老远老远的地方,是城里?是北京?还要穿过一条渠,有水时上下翻过去不容易,我至今仍守着一个记忆片段,曾经有一位美丽的启蒙女老师,背着我渡过,我记得喊她高老师,只晓得是家里的亲戚的亲戚,代课一年便离开了,后期没有往来,于是渐渐的生疏的连样貌也忘了,但我总能温馨的想起这件事。
更大了,胆也能野起来,村子的周围,总有池塘,最著名的王姓三口塘,据说,都是修公路时,人工挖的,可那时,我还没出世。王大塘最大,小时从来不知道他的尽头,那是其他村子的地域,隔着路王二塘最深,曾经就发生一件恐怖的事,一辆行驶的小汽车,驮着三个人,怎么的冲进去,捞上来的时候,全死了。王小塘离家最近也最浅,练水便从它开始,由浅入深,慢慢的,熟练到王大塘也能去了,可王二塘仍让人生畏,心里老怵它淹死人的缘故。那时候家家户户的男人,不管老少,夏天的傍晚,也总在王大塘洗澡,甚至有外村赶过来的人,场面甚是状观。原因这塘水清,且岸边有石头磊砌的护坡,每毎因为这便能和邻村的同学自豪。
我上中学的时候,家里仍然是老房子,父亲好像也常修膳,房子依然坚挺的很。但我会隔上一周回家,中学离的远,我住校了。守着不意味什么,但离开便有些想念,每到周五便急切往家赶,紧赶慢赶,也是黑漆漆的,或趁着月色到家。父母留一桌饭菜等着我们!那一年,
姐出嫁了,我便又能到更远地方去,而且流连好多天,嫂子也出自那个村子,老亲结亲,所以又有很多玩伴,常常乐不思蜀,每每家里催了,才赶回来。
再来年,我家盖新房子了,公路边,一块向阳的坡地,四间砖瓦房,很是气派,在村里也算早的,便惹得一些羡慕眼光,然而,我晚上还得暂时守着我的老房子。那是要分给大哥做婚房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时候掌灯的时候,面徒四壁便觉着寒怆。先有二哥陪着住,接着父母为二哥也在大哥旁边盖了一模一样。我在单住老屋的时候,早不再生依恋的情感,我渴望着早日摆脱他。终于在父母努力下,我也有我的新房,三间平房,预计着以后要盖楼的。但老屋依然屹立不倒,曾经帮选地基的时候,父亲曾主张推倒,原址重新。然而那时我也有了话语权,坚决也选了个靠着公路的地方。于是老屋又伫立了若干年。
已不知道,老屋坍塌的具体年份了,某一天,便见到它断垣残壁的悲状,或许是阴雨天,我或许有一刻感慨的想到,杜甫的那句八月秋风正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我比他幸运的是我还有更好的栖身之所。
至于以后的以后,新房子不断改膳修增,然而最终和整个村子一起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时代巨变,让它们留不住丝毫的印象了,不再见旧时的塘,不再见旧时的路,甚至旧时的熟人们也分散各地,一切成为回不去的故乡。于是我曾想象那些有故乡的人,常常可以对着旧事物怀揣念想,而我的情结漂泊在遥远之外。而我又从没有涉猎远方。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