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被誉为保健利器的轻氧白藜芦醇到底有多神奇?你造吗?

2017-10-27 09:00阅读:
白藜芦醇的威名可以从一个健康学悖论说起:法国餐桌上不乏牛排等高胆固醇食物,但是法国人却有着奇低的心血管疾病发病率。这种现象的出现正是因为法国人对于葡萄酒的热爱,而神奇功效的真正主角正是葡萄中富含的白藜芦醇。


白藜芦醇是一种天然多酚类化合物,主要来源于花生、葡萄、虎杖、桑椹等植物。具有强抗氧化功能,可以阻止胆固醇在血管的沉积,其对心血管疾病和动脉硬化的抑制效果显著,同时,临床前研究发现,白藜芦醇具有抗癌功能。为了确定白藜芦醇的受益人群,必须了解白藜芦醇的理想剂量,代谢物活性和药理学目标。

白藜芦醇结构式
白藜芦醇剂量
代谢紊乱是多种癌症的危险因素,低剂量白藜芦醇的代谢紊乱逆转可能会降低癌症的风险并改善癌症预后。
在最近的临床试验中,5-250毫克剂量的白藜芦醇对糖尿病患者以及健康的肥胖成年人的代谢都有积极的影响。然而,在一项关于饮食控制糖尿病患者的随机、交叉对照试验中,1g剂量的白藜芦醇对血糖控制或其他代谢没有影响。类似地,每天1至2g白藜芦醇的剂量对具有葡萄糖不耐受的老年人或健康肥胖男性几乎没有益处。虽然得出的具体代谢参数具有研究依赖性,但总的来说,这些临床试验表明较低剂量的白藜芦醇对代谢控制即有较高的疗效。
相反,一项小型随机临床试验显示,在具有代谢综合征的个体中,与安慰剂相比,每天1.5g白藜芦醇即可改善胰岛素的AUC值和胰岛素生成指数。另外一项动物研究调查了白藜芦醇的差异剂量, 在喂食高脂肪饮食的小鼠中,5mg的白藜芦醇比1g剂量能够更有效地减少肠道腺瘤数量和体积,该功效与AMPK的活化相关。这种非线性剂量反应表明较低剂量的抗氧化剂允许低水平的活性氧(ROS)激活天然细胞防御机制,白藜芦醇也可能与其他多酚用于转运蛋白的竞争,降低其摄取,从而具有潜在的协同效应。

白藜芦醇代谢物

口服白藜芦醇的益处也可以从其代谢物中获得。一些临床前模型研究显示,与白藜芦醇相比,其代谢物对多种癌症类型更有效。白藜芦醇具有高效的口服吸收率(高达70%),但在磺基转移酶和UDP-葡糖
醛酸糖基转移酶的作用下能够迅速代谢。新研究表明微生物群在白藜芦醇的代谢中也起作用。白藜芦醇在人体中的主要代谢物是硫酸化代谢物R3S。葡萄糖醛酸化代谢物包括R3G和R4G。

白藜芦醇和化学预防

白藜芦醇已被证明具有抗氧化和消炎的作用,能够创造抗癌环境。另外白藜芦醇还有另一种预防癌症的机制,即通过抑制致癌物激活酶(I期代谢或CYP)和诱导结合酶(II期代谢)来起到抗癌作用。下图说明了白藜芦醇的系统性作用。 我们还将讨论白藜芦醇的主要葡萄糖苷酸和硫酸盐代谢物的抗癌活性。

白藜芦醇对药物和致癌物代谢酶的系统作用

白藜芦醇和I期代谢

药物,植物化学物质,环境污染物和其他内源和外源化合物的I期代谢主要由CYP酶完成。CYP酶催化氧化、还原、水解、脱氨基反应,以及将极性基团加成或暴露于化合物的其它反应。这种增加的极性可以促进这些化合物的消除,或者可能产生生物活性代谢物。改变这些酶的活性可导致疗效降低或治疗方案的毒性增加。
白藜芦醇对分离的酶和微粒体的影响总结在表1中。表2总结了白藜芦醇对临床研究和动物模型中药物和致癌物代谢酶的影响。如CYP3A酶,特别是CYP3A4,是生物代谢中最重要的成分之一。 CYP3A4在60%的已知药物的代谢中起作用,与大多数抗癌药物的代谢相关,包括伊马替尼,多西他赛和伊立替康。 因此,当考虑白藜芦醇补充时,有必要预测与CYP3A4的潜在相互作用,以确保接受治疗的患者的安全性。
白藜芦醇和II期代谢

在II期代谢中,异种生物和内源性化合物通过胆汁或尿液进行消除。参与此过程的共轭酶通常用作转移酶,在其底物中加入大的极性基团。这些酶包括谷胱甘肽S-转移酶,NAD(P)H氢化酶,UDP-葡糖醛酸糖基转移酶等。通过诱导II期代谢酶,白藜芦醇可以促进致癌物质的去除。白藜芦醇在体内和体外的作用分别总结在表1和表2中。如谷胱甘肽S-转移酶(GST)能够促进谷胱甘肽的硫醇部分和消除的底物之间的转移反应。避免机体暴露于氧化应激反应和致癌物质中。GST激活也可降低结直肠癌和肝 脏癌症的风险,并可以防止烟草诱发的食管癌和前列腺癌。因此,诱导GST激活被认为是预防癌症的潜在策略。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白藜芦醇对GST的诱导作用。 如在具有脂肪性肝病的大鼠中,10mg / kg的白藜芦醇将诱导84%的GST活性。 它还在0.2 mL丙酮中以16 lmol / L的局部剂量,在20%(20 lmol/L)的人角质细胞中,诱导63%的小鼠GST活性。

结论和未来方向

由于在临床前模型研究中,白藜芦醇表现出了对癌症发生、发展的抑制性,其在过去二十年中受到极大关注。虽然这些抑癌功能已被归因于多种机制,但关于白藜芦醇对异种生物代谢和药物转运蛋白的影响,我们已经提供了可信的证据。白藜芦醇已被证明可以抑制几种重要的CYP酶,其中许多与致癌物质的活化有关。此外,白藜芦醇诱导结合酶,有助于消除有毒物质。由于用于临床前研究的白藜芦醇的超生理剂量由于生物利用度低而无法在人体中实现,因此不能认为白藜芦醇与这些酶的相互作用是提供化学保护的唯一机制。然而,营养 -药物相互作用的证据表明,白藜芦醇与药物代谢的相互作用是十分重要的,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才能在临床上推荐使用。

虽然体外研究提供了白藜芦醇对I期和II期代谢影响的精确量化的可控环境,但是这些研究未能捕获白藜芦醇代谢物的活性,这可能具有重要的临床效果。未来的研究重点应该放在白藜芦醇代谢物方面,特别是在肝外组织中发现的白藜芦醇代谢物的抗癌活性以及与药物的相互作用。另外CYP2C9,CYP2C19和UGT酶也应该受到特别关注。

未来研究的另一个重点也应包括确定白藜芦醇补充剂对癌症预防的理想剂量。 绝大多数临床前和临床研究使用非常高的剂量。 虽然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较低剂量的白藜芦醇对治疗、预防疾病有较高疗效,但较低剂量也可减轻营养-药物的相互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