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2019-06-03 00:01阅读: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曾命贱如纸,后异想天开
按说,如果评大唐第一美女,那民间评选当然是那舞姿卓绝的玉环姐姐了,但史书记载这叫李裹儿的那可是真叫美艳,《新唐书》用的是“光艳动天下”五字,这评价那可是叫顶上天了,所以,现在所有写她的文章,至少有90%以上都将其称为“大唐第一美女”,所以,怎么说还是于史有据的。
其实,任何史书都不可能对美女的美艳程度作出排序,美丽只是存在于大家的想象中,那些正史的执笔之人都是没见过这美女之面的,亦纯属听闻而来。何况对于女人的美丽,环肥燕瘦,见仁见智,每个人的审美观是不一样的,实在是没法评价的。我也有见说李裹儿的美丽仅次于太平公主,不知理从何来。不过,李裹儿是相当地漂亮当属无疑。
李裹儿,即安乐公主。唐中宗李显之女,韦氏所生,有唐朝第一美人之称。她先嫁给武三思之子武崇训,后又嫁给武承嗣之子武延秀。在唐中宗统治时期,她大肆开府设官,干预朝政,贿买官爵,宰相以下的官员多出其门。她曾向中宗请求立她为皇太女,权力欲望特别强。她的生活非常奢侈,为了大兴土木工程,抢占民田民房。一心想做皇太女,但却遭到了父亲中宗李显的反对,李显
去世之后,李隆基发动政变,诛杀安乐公主,追废为悖逆庶人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以上是官方之简介,对她是满满的负面评价,所以,她一直是以一个狂悖无知的女人存在于人们的脑海中,这是铁板钉钉的。但我觉得如果从她被杀时仅25岁考虑,似乎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宫中的小女子,应该还没长大,所以我觉得,她只是一个一直生活在梦中的女人。
李裹儿出生时正值父亲被她的奶奶武则天贬去庐陵,与韦氏赴房州时,韦氏在途中分娩。因当时情况窘迫,流放途中,连正常的护理都没有保障,父亲李显只能解下衣服做襁褓,一声长叹后,取名为裹儿。
但怎么看,这个应该都是个乳名,不太象是个正式的名字,而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都没有她叫何名之记载,也许,这就是她的名字,也许,因她后期的作为,一切从简也未可知。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但是,她应该是有另有其名,不但有名,而且有字。在她死后的墓志铭,《大唐故勃逆宮人誌文幷序》中赫然写道:“宮人諱某,字某,姓李氏。”所以,应该如武则天至今无人知其名一样,所不同的是,女皇是自己刻意隐瞒,而李裹儿则是后人故意而为。
在人们的印象中,李裹儿的父亲李显是一个很软弱的无能之人,这个当然没错,可是如果往深究的话你会觉得,如果他真一直是个孱弱人,这种性格应该是符合他母亲武则天要求的,如何会被贬呢,如何会让这李裹儿出生在那荒郊野外呢?这个就说不通嘛。
其实李显最初的性格还是很张扬的,也不甘心处处受母亲的掌控,也想培养自己的势力与之抗衡,于是他便想提拔韦皇后的父亲韦玄贞任门下省的侍中,那可是相当于宰相,当然,那时唐朝的宰相不止一人。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当另一位宰相裴炎表示反对时,李显马上对怼道:“我以天下给韦玄贞,也无不可,难道还吝惜一个侍中么?”这实在不象是一位皇帝能说出来的话,只能说明李显的不成熟和狂放。当这话传到武则天处后,后果非常之严重。他不但失去了皇帝宝座,弟弟李旦即皇帝位,还被贬出长安,此时离李显登上帝位不过55天,于是才有了李裹儿悲催的人生开端。
及至武则天登上皇位后的十几年间,这一家人过得可谓是成天地心惊胆颤,李裹儿面对地就是一个总是唉声叹气,遑遑不可终日父亲,李显虽为庐陵王,但和囚徒无异,也没有人敢违背女皇之意,去奉承一个被废掉的皇帝。这时的一家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平安地过好每一天。
在苦难中诞生的李裹儿,让李显夫妇感觉真真地对不起她,所以,尽一切可能对她予以关爱和呵护,“自幼听其所欲,无不允许”。李裹儿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的成长,十几年后,竟出落得亭亭玉立,光艳照人。但是,在父母的溺爱下,也养成了骄纵的脾气。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李显夫妇后被武则天召回长安,重新被立为太子,而李裹儿也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祖母。武则天初见李裹儿时,就觉得这孩子可爱,漂亮,于是封其为安乐公主,好日子随之而来。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个襁褓中诞生的裹儿,后来却掀起了皇宫中的血雨腥风。
祖母武则天当朝,开了一个女权主义的时代,我不知道当这李裹儿第一眼看见高高在上的祖母时是什么感受,但在这时候,心中可能产生巨大的震撼是肯定的,因为在后来一连串女性弄权之时,她的母亲韦皇后和姑姑太平公主是主角,而她也是这一出闹剧中的重要角色。
李裹儿回朝之时已13岁了,当时朝上李家和武家的关系很是微妙,但由于女皇当政,武家自是要高一头,李显虽然贵为太子,但性命是握在母亲手中,他也不得不小心翼翼,以讨好武氏来固其本。于是,李裹儿成为两家示好的红线,李显将她嫁给了武则天侄子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比较诡异的是,婚后六个月她就诞下子嗣,这就给这桩婚姻带来了种种的猜测,奉子成婚似乎是同政治联姻有点小抵触,其中有点无奈的感觉,于是,这李裹儿便被后世冠之以轻浮淫荡一类的专用名词。这种事,受责难的总是女性,那男人是不会被人关注的。
神龙政变之后,李显做了皇帝,武三思也一时间权倾朝野。作为李显最喜欢的女儿,武三思的儿媳妇,李裹儿受老公的撺掇,对同父异母的太子哥哥李重俊是十万个看不起,仗着父亲的宠爱,以欺负李重俊为能事,甚至称其为奴才。
这也有点过了哈,这也显示了此时李裹儿的不成熟和跋扈,也许是对自己长期呆在房州,远离长安而心中不平的一种发泄,但是,更为严重地是,她开始有了想效法武则天当女皇的想法了,因为,她提出要让父亲将她立为“皇太女”。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但因太平公主的干预,“皇太女”一事最终作罢。李裹儿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太子李重俊的不满,他因地位受到威胁发动政变,杀了武三思及李裹儿的丈夫武崇训,自己最后也因失败被杀。
李重俊被杀。此后,安乐公主权势更盛。丈夫死后她又嫁给了武承嗣的儿子武延秀,出嫁时依旧风光无限。但对这次婚姻,新旧《唐书》的记载是有差别的,《新唐书》显示“崇训死,主素与武延秀乱,即嫁之。”也就是说,二人是“乱”在先而后嫁。
而《旧唐书》则记载:武崇训为安乐公主婿,即延秀从父兄,教引至主第。延秀久在外域,解突厥语,常于主第,延秀唱突厥歌,做胡旋舞,有姿媚,主甚喜之。及崇训死,延秀得幸,遂尚公主。由此看来,二人以前是认识的,但成为夫妻则是正常上位,很是正常。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但是,为何《新唐书》会把《旧唐书》作这样的修改呢?二人在一起,乱与不乱只有天知道,这其中必有臆测的成分,也就是说,是为了贬低李裹儿故意为之。
李裹儿恃宠而骄不讨人喜欢是必然的,她大兴土木,广建宅第,极尽奢侈豪华,其墓志记载,“秉性娇纵,立志矜奢。倾国府之资财,为第宇之雕饰。”
而且她另外一个奢靡无度的例子则是百鸟裙。史书记载,安乐公主使尚方合百鸟织二裙,正视旁视,日中影中,各为一色,百鸟之状,并见裙中。据说唐中宗动用国家力量,派军队到岭南捕鸟。许多鸟类因此灭绝,造成了一场生态灾难。
这些对一个受宠的皇家掌上明珠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但她后来试图掌握军队谋反,而受到威胁的太平公主和李隆基联合发动了唐隆政变,李裹儿在当夜被杀,年仅25岁,一代天皇贵胄的娇艳之花就此飘落沟壑。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李裹儿的声名不好自是由来已久,但在先期编撰的《旧唐书》中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不堪,但到宋人编写的《新唐书》中,其不良形象便大幅提升,这也是因为追求文省于旧,把《旧唐书》中一些不该删的内容删掉,从而使得人物面目有点失真。
《旧唐书》对李裹儿的评价,大部采自《大唐故勃逆宫人志文并序》,也就是来自安乐公主的墓志铭,想这墓志铭乃李裹儿死后不久刻就,当然要大书其不赦之罪状,而正是这三百言的碑刻,将这李裹儿以不齿之人之形象留诸后世。
这墓志铭上还有几句话是李裹儿最大之罪状,即“密行鸩毒,中宗暴崩,六合摧心,三光掩色”,记的是她与母亲韦皇后合谋,用有毒的蒸饼毒杀她的父亲唐中宗李显。这也被后世史家大量采信,其中就包括《旧唐书》和《资治通鉴》,使得这李裹儿在艳丽容颜的背后,闪烁着无耻和残忍的凶光。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李裹儿是一个被李隆基所杀的罪犯,仅凭这当时给罪犯所立墓志铭而展开的故事,其真实性必然是要打折扣的,因为想当“皇太女”就能伙同那也想当女皇的母亲,一起毒死爱她的父亲,因为,父皇死了,她也就失去保护她的屏障,在杀机四伏的宫廷,也就会如一棵小草一样的无助。所以,这怎么想都是不太可能的,缺乏逻辑性嘛。
再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唐隆政变后不久,皇帝李重茂退位,李隆基的父亲李旦复辟为唐睿宗,而李旦即位以后,立即将韦氏以一品礼、李裹儿以二品礼安葬,如果她们真的做过毒死李显之事,李旦是肯定不会这样礼葬她们的。
李裹儿自13岁回宫到25岁被诛仅12年时间,留下了相当不好的声名,其实真正有独立思维的时候当是很短的,在宫廷不少女性都自以为是做女皇梦时候,她觉得自己是最适合如她祖母一样,是能够站在最高层当女皇。但是,她一个小姑娘的哪来的支撑势力,完全就是个瞎闹腾不懂事的女子在那儿胡闹嘛。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幼稚,想当然,专横,骄纵,这些特征导致了她完全生活在一个梦幻世界中,也许,这些都可能是她那武家夫婿怂恿而为,她一个没头脑的狂放之人应该是没有那政治敏感的,以她那年龄段之人,是不可能有那样智慧的。
武则天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不要觉得无论是武还是李都是这个时代最尊荣的姓氏,却也转瞬能变成草芥刍狗般的姓氏。有本家青云直上,也有本家直堕泥沼。有能官赫赫胸悬金印的好命人,就有昏惨惨寿数将近的倒霉蛋。
王孙贵不可言,但王孙亦命如草芥。一次又一次的政变清洗,无数李家人和武家人做了枫林的吟哦鬼。王图雄霸,刀山血海,通向至尊之位的路只有一条羊肠险道,不是天命所归便尸骨无存。可惜,这涉世未深的李裹儿却没弄懂这个道理。所以我说,她就是一个活在梦中的小女人。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
李裹儿:一个恃宠而骄瞎闹腾的大唐第一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