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2019-06-05 00:05阅读:
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文坛是儒宗,朝堂为醉翁
稍微读过些诗词的人,想必对这首诗是很熟悉的吧。那就是北宋欧阳修写的一首《生查子·元夕》,这是他在妻子逝世后于元宵灯节之时所作,其中的思念之情不知感动多少后人,这痛伤之情,牵动了人心里那凄怨缠绵而又刻骨铭心的相思。山盟虽在,佳人无音,这是怎样的伤感遗憾,怎样的裂心之痛!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世事难料,情难如愿。谁不曾渴慕,谁不曾诚意追索,可无奈造化捉弄,阴差阳错,幸福的身影总是擦肩而过。旧时欢愉仍驻留心中,而痴心等候的那个人,今生却不再来,错过了一季竟错过了一生。
欧阳修是北宋一代文宗,绝对的文坛领袖,他“文起八代之衰,才冠唐宋之巅”,唐宋八大家除去老前辈的唐之韩柳,有五位同他有关联,他不仅自己文章了得,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伯乐。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又号六一居士,吉州永丰人,即今江西省吉安市人,北宋政治家和文学家,他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65岁时在颍州逝世,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后人又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也是唐宋八大家之一。
因宋时吉安属庐陵郡,所以他一直称自己是“庐陵欧阳修”,但殊不知,他同俺还算老乡呐,因为他是出生在四川绵阳,当时叫绵州,他父亲在那当推官,生他时已56岁了,不幸地是父亲为官三年便撒手西去,母亲带着他到湖北随州去投奔欧阳修的叔叔。
虽然叔叔家并不富裕,但还是努力让他接受了教育,加之母亲郑氏是受过教育的大家闺秀,用荻秆在沙地上教欧阳修读书写字,所以欧阳修儿时并没有因贫困而耽误学习。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他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往往书不待抄完,已能成诵;少年习作诗赋文章,文笔老练,有如成人,十岁时,欧阳修从邻家得唐《昌黎先生文集》,甚爱其文,手不释卷,这为日后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播下了种子。
但是他的科举之路却很不顺畅,连考两次都名落孙山。不过由于他虽然年轻,却还是有了些小名气,于是被当时的大名士胥偃保举,去了开封府最高学府国子监就读。
后来欧阳修参加了国子监的解试。欧阳修在国子学的广文馆试、国学解试中均获第一名,成为监元和解元,又在第二年的礼部省试中再获第一,成为省元,也算是“连中三元”了。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毕竟这样的“三元”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大三元”欧阳修还是不甘心,接着他又参加了由宋仁宗赵祯主持的殿试,结果被仁宗皇帝只唱及第十四名,位列二甲进士及第。这对欧阳修来说稍稍有点不满。
其实这是当时主考官晏殊自己的作为,他是很喜欢这个23岁的年青才俊,但性格圆融、深谙中庸之道的他,看到这位四川籍才子眼中的不羁与锋芒,担忧他进入官场后会招惹是非,于是故意“挫”他一下,促其成才。
其实这样的名次已很是不错了,远比今天那什么清华北大省市状元含金量高出许多了,而且他很快就被授以官职;更让人高兴的是,他不但打马花街,还洞房花烛,夫人便是他恩师胥偃的女儿。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这首《浪淘沙·把酒祝东风》是欧阳修纪念友情的一首千古名作,这里怀念的并不是他的亲人,而是他刚踏入仕途时的上司钱惟演,钱上司是贵族,老爸是末代吴越王钱俶,而大宋朝又厚待吴越贵族,所以钱惟演在当时有着显赫的地位。
钱惟演对欧阳修这帮青年才俊非常好,几乎不让他们做那些小官僚们要做的杂务事,就让他们做自己愿做之事,还提供一切条件,吃好有厨师,喝好上歌伎,直把这些小青年们当神仙般地供起来。
有如此好的上司罩着,以欧阳修为首的一帮同好便着手进行轰轰烈烈地古文复兴运动,并取得了丰硕之成果,留下很多传诵名篇,这其中也着钱惟演功劳;所以他对钱上司很是怀念,在钱调任后他便写下了这般深情地词句。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这其中有个小故事可以看出这钱惟演对欧阳修的包容,当时钱大人在后花园设宴请欧阳修这帮小兄弟一起聚聚,梅尧臣、谢绛和尹洙这些兄弟们都到了,独不见欧阳修露面,原来这几兄弟时常在这相聚,欧阳修同钱家的一名舞姬相好,这次又见面,于是找了行了个托辞做那不可描述之事去了。
按照当时规定,宴饮舞姬可侑酒助兴,但不能与官员有私,但欧阳修仗着钱大人对他的爱惜,哪里将官规当回事,半响完事后才挽着美女姗姗来迟。坐定之后,俩人还眉来眼去,情意缠绵。
钱大人面子事还是要做滴,他责问这美女如何迟到了,美女回答说天气太热,不小心在亭榭中睡着了,醒来后又发现金钗丢失了,寻找了半天没找到,所以耽误了时间。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钱惟演一听就知道这是扯把子的,但他没戳穿这美丽的谎言,反而呵呵地对这美人儿说:“如果欧先生能为你写一首词,我就赔你一支钗。”欧阳修见有这等好事,便即席赋词一首: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栖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晶双枕,傍有堕钗横。
欧阳修的这首《临江仙》写得实在是很好,它妖而不媚,艳而不俗,把一个独守空闺、等待郎君的怨妇形象写得惟妙惟肖,虽是一时应酬之作,却成就了一曲千古名词。
在钱惟演的关照下,欧阳修在洛阳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在这期间,欧阳修一路高歌,他不仅文坛登顶,而且仕途风顺,从翰林学士一直做到了枢密副使,后来又当上了参知政事,这可以相当于前进宰相的高官,参与了北宋著名地“庆历新政”的改革。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但说实话,这欧阳修是个头脑简单的文人,于政治敏感那是相当地差,他在北宋政坛上不仅鲜有作为,而且还作为“猪队友”坑了自己的一帮小兄弟。
庆历年间,以范仲淹、富弼、韩琦、杜衍等针对时弊,开展了以“整顿吏治”为中心的“庆历新政”,欧阳修自是其中坚,但由于触及了贵族旧官僚们的利益,他们自是要反对的,于是联名攻讦这些新政人物,说这些人是结党营私、朋比为奸,惑乱朝纲。
即使是最开明的朝代,这皇帝最恨地便是这结党为朋,一旦形成朋党那对皇权是极大地钳制,对这样的攻击,那些新政人物纷纷上表洗白,唯恐落得个君臣相忌惮的名头,落人口实。
但这欧阳修却反其道而行之,不按常理出牌地写出了惊世骇俗又正气满满的《朋党论》,洋洋千言而正色立庙堂,为后世君子爱不释手之名篇。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此文劈头便是“然臣谓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意思是小人为利之趋,不可能结党,唯有我们这样的君子才会结党。天呐,这不是疯了嘛,爽快又利落地承认我们就是朋党,不仅如此,还我自豪,我骄傲。唉,这欧阳修肯定是喝高了,难怪他会自称醉翁。
新政的失败虽说有多种原因,但这欧阳修的这一搅也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这亲者痛,仇者快之事,也只有他这样的醉翁能做得出来;后来范仲淹请求致仕,也就是甩手不干了,而看不清时局的欧阳修不知道这是仁宗同范仲淹演的一出双簧,是仁宗为保护范公而设的局,欧阳修又不断地上书进谏,从而更加坐实了范仲淹“以辞逼挟”的行为。
还有一事也反映出欧阳修“醉翁”的本色,那就是在对待北宋可以说是唯一之名将狄青的态度上,也是由于他的推波助澜,使得狄青悲愤成疾,郁郁而终。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有宋一朝是我国历史上“重文轻武”最甚之朝代,这缘于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篡夺皇位后,为防后人步其后尘所行之国策。狄青因对外战功,累迁至枢密副使,这便引起一帮文人的不满,极尽猜忌、污蔑之能事,其中最为过分的当属大宋名臣文彦博,然而率先发难的却是这“醉翁”欧阳修。
他第一个上疏皇帝宋仁宗,历数藩镇割据的来历和危害,中心就是武将不能重用,劝说仁宗要采取措施予以限制,一时君臣附和,訾议汹汹,最终狄青被赶出中央。可以说狄青之死就是死于以欧阳修和文彦博这帮文官,导致北宋无将的严重后果,到了靖康之时方悔之晚矣。
庆历新政后,好友范仲淹和韩琦被解职,欧阳修因为替他们辩护,也被贬到了安徽滁州为官,他是个懂得生活,热爱生活之人,啥时候都看得很开,他并没有因为谪迁而颓伤,贬到哪儿就开心到哪儿,在带着一帮新结识的朋友去琅琊山嗨时,我们就有了那美得沁入心底的名篇《醉翁亭记》。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这篇美文如一幅山水画,有山,有泉,有林,有亭。蔚然而深秀的琅琊山,风光秀丽,迤俪连绵,苍翠欲滴。群山作为背景,一圈环绕而过。林深路曲,泉流弯旋,则“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这样山与泉相依,泉与亭相衬,构成诗般地优美意境。
晚年的欧阳修自号“六一居士”,即 一万卷藏书、一千卷金石遗文、一张琴、一局棋、一壶酒、加上他自己一个老头,他这样称呼自己,简直就是个老顽童。品着他的这六个一,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头上插满了鲜花的老头,在笑嘻嘻地向我们挥手。
他远离朝堂,纵情山水,悠哉乐哉地很是幸福,他品吟“我亦只如常日醉,莫教管弦作离声。”笔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洒脱,但在这表面上看似潇洒中,却也饱含着他心中愤瞒和无奈之情。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今日北池游。漾漾轻舟。波光潋滟柳条柔。如此春来春又去,白了人头。
好妓好歌喉。不醉难休。劝君满满酌金瓯。纵使花时常病酒,也是风流。
这首《浪淘沙》可以说是欧阳修最“香艳”的词,确实有些别样的情趣。但细想起来也有些不解,因为欧阳修一直是主张“亲君子、远小人”,常言道:君子之交淡如水,如何能春风柳枝,歌姬美酒地轻狂买醉呢?
其实这醉酒风流是为自己以及为朋友鸣不平。时光匆匆,白雪飞头,虽有美姬相伴,但这心中之痛难解,他是在借酒浇愁,为自己的壮志难酬鸣不平,花下酩酊是为了浇灭心中的块垒,这其中多少心酸和苦涩,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欧阳修是北宋年间最大的伯乐,他不计名利,毫无私心地发现和提携了大批后进之有才之人,而其中最被人称道的当属同苏东坡的交集。当时他是主考官,正是这次主考,他竟然际遇了一位旷世奇才。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读苏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此人,放他出一头之地,可喜,可喜!”当时欧阳修就十分感慨的预言说:“三十年后,人们都不知道我欧阳修是谁了,而苏轼将被世人所知!”由此可见欧阳修豁达之胸襟。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就如同他的恩师钱惟演爱护他一样,他此生不遗余力地关爱和提拔人才,他慧眼识珠,奖掖后进,出自他门下或经他举荐的,是一个个大宋史上星光璀璨的名字:包拯、文彦博、司马光、苏轼、苏辙、曾巩、张载、程颢、吕惠卿……
正是欧阳修堪为人师的道德文章,才有薪火相传的苏门四学士的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才有了“中国十一世纪最伟大的改革家”王安石。所以我们可以说,是欧阳修奠基了宋代文化盛世的基础。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最后再说一件世人不太知道的事情,在思想活跃,禁锢较少的北宋,文人的绯闻多多,也没人拿这当回事,人们最多是拿这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有绯闻倒反而是件不正常之事。这欧阳修算来绯闻相对要少些的,他这方面在后世的形象还是不错滴。
但是少却不等于没有,他老人家身上也曾惊爆过桃色新闻。她有个外甥女姓张,欧阳修也甚是喜爱,作主嫁给了自己的侄儿,不料这小女子却不遵妇道,和仆人私通,事发被官府羁押,审问时不仅对此不以为然,还爆料说,这算个啥,以前我还和欧阳修干过那事儿呢,这这这,这个也是轰动一时的特大新闻了哈。
在那个时候找个小姐,睡个舞姬,纳无数个小妾,这些都正常,偶尔同谁有点奸情,那也不叫个事儿,但这同自己的侄儿媳妇,自己的外甥女有染,那可是乱伦之事,为社会所耻笑,为法律所不容。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欧阳修作为文坛魁首,这事对他的影响太大了,虽然后来官府以查无实据将此事不了了之,但欧阳修的声名了大受影响,名誉度直线下降。
我觉得这个事不太靠谱,欧阳修作为文采出众的大人物,身边每天美女起堆,大家人户,良家女子就不说了,那些歌伎舞姬的,哪个不想得到他的垂青,要知道如果他为谁写上那么几句,对这些女子来说,那可是身价倍增。
他在这种如当今影视界大V的情况下,想给哪个漂亮女子“说说戏”“减减压”,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何必要弄出这般地动静让天下笑;我想,可能这女子也是同他一样,喝醉了,要不然就如同那想当女一号而没当成的演员,在那儿打胡乱说呢,您说是吧。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
欧阳修:奠基宋代文化盛世基础的“醉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