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2019-06-06 06:31阅读: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虎狼丛中立,从道不从君
说他不从君肯定是有点问题的,君都不从了还不得被皇帝给咔嚓了,这里的意思是他只以民为重,谁来当这个君都无所谓,皇帝轮流转,民重君为轻,表示的是这个意思罢了。
他叫冯道,史上说他是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且都为宰相级高官,当然,也有人说是十位,也有人说是十二位,不重要啦,反正这是一位在中国历史上辅助皇帝最多的一位臣子当是无疑的。
他辅佐皇帝的名单就不用列了,一是多多,二是无趣,当时是五代十国时期,乱象丛生,城头频换大王旗,谁握重兵,拳头硬便可帝而王之,大家也没拿这当回事,只要有饭吃,民众不流离失所便是好皇帝,至于什么正统正宗正溯的,统统都是假场合,也不是民众关心之事。帝王如此,那辅助的臣工能为之者就是忠臣好人,反之当然就为人所不耻了。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冯道,字可道,号长乐老,瀛州景城人,即今天河北沧州人,五代时任多朝宰相,最后病逝于后周朝,享年73岁,追封瀛王,谥号文懿。
他是被王安石评价为:“能屈身以安人,如诸佛菩萨行”,苏东坡对他也是赞赏有加,他在当时有“当世之士无贤愚,皆仰道为元老,而喜为之偁誉”的声望,并广为人们所颂扬。
但他却是欧阳修笔下不知廉耻而“视丧君亡国亦未尝以屑意”的墙头草,他也是司马光眼中的“奸臣之尤”;范文澜先生甚至将他斥之为“奴才中的奴才”。总的说来,他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褒贬不一,争议多多,但主体是谴责居多的一位负面人物。
但在当时对他的评价那可是高多了,他是五代时“当代士无贤愚,皆仰道为元老”的国之名士;也是《旧五代史》中被称之为“郁然有古人之风”“深得大臣之体”的贤德名臣。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五代十国是继南北朝后又一个动荡之年代,不同的是虽然异族乱华没有南北朝时那样地恐怖,但戎夷交侵,他们仍然是乱世之主角;而且更糟糕的是,无论是南方或北方都打成了一团,举目四顾,全国几乎就没一个安定之地。
冯道的祖先为农为儒,没有恒业,家境贫寒。史其载“不恶衣食,负米养亲,好学能文,以披诵吟讽为事,虽大雪拥户,凝尘满席,湛如也”。也就是说,他出生贫家,但很努力学习,如果是处康宁之事,中个举人进士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他最早是做了燕王刘守光的参军,不过这刘守光史上将他称为“桀燕”,可见不是个东西,他不但囚父攻兄,还与小妈通奸,是历史上恶名远播之人。这冯道一个正人君子,哪能在这等人手下做事,于是弃走他投,转了一圈后,在晋王李克用手下供职。
冯道为官期间生活俭朴,不尚奢靡,不设床席,居则茅庵一所,卧则稻草一束,食则与奴仆相同,声名很是不错。后来父亲去世,他回家守丧,退耕于野,躬自负薪,甚至于把自己的家产卖掉去赈灾。自己所居唯草屋而已。及至期满,被授翰林学士。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即使在富贵以后,也依然保持着这种作风;他清廉自守,地方官员的所有馈赠,即使斗米匹布,他也一概谢绝,出征在外,将士将抢来的美女送给他,他绝不亲近,而是另找屋子养着,待找到家人后,立即送还……
继而经唐庄宗、唐明宗几朝后,他一路升迁,最后做到了如宰相之地位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在这十余年内,君臣相得,到了唐末宗继位还依然拜他为司空,一直到那个历史个著名的儿皇帝石敬瑭攻入洛阳建立后晋。
谁当皇帝对冯道来说都一样,而皇帝们对他也是客客气气,这石敬瑭依然以冯道为相,对他还更加地重用,史载:“权归中书,事无巨细,悉以归之。寻加司徒、兼侍中,进封鲁国公。”此间冯道曾多次上表求退,石敬瑭就是不答应。
后来石敬瑭的儿子继位,加冯道太尉,进封燕国公。国灭于契丹,戎王耶律德光又以冯道为太傅。后汉高祖立,冯道乃归汉,汉祖拜为太师。周兵反,郭威篡汉,是为后周。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后周的郭威加冯道为太师、中书令,在礼遇上更加尊敬他,甚至“进对不以名呼”,后来他的干儿子,一代贤君周世宗柴荣嗣位,仍然对他一如既往,冯道是在世宗朝病逝的,世宗闻之,辍朝三日。
冯道一生历仕高官,安享荣华,任风云变幻却我自岿然不动。但是这象他这样的读书人,深受儒家思想浸濡,其忠君意识应该还是有的吧,这换主子比换衬衣还要频繁,难道他心中就没有自责吗?
在他晚年写的《长乐老自叙》我们可以看出他的思想轨迹,“为时乃不足,不足者何?不能为大君致一统、定八方,诚有愧于历职历官,何以答乾坤之施。”从这一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冯道还是有自责之心的,他也是一个有政治理想之人,也想“为大君致一统”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但是他却始终没有遇到这样的明君。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还真如他所说,他所处的年代及他所奉之君,除了最后的郭威和柴荣乃有为之君,可惜那郭威和柴荣二人天不假年,上位没几年就抱恨而去;其它都是些不上档次的形象,那石家父子就不用说了,后唐那一串的李家几幅颜色,不是杀人如麻的乱世枭雄,就是忠奸不辨的幼儒昏庸。都不是能“致一统”的角色,这冯道就是想当个前秦之王猛,可也得有雄才大略的秦王符坚现身才行啊。
尽管我们可以肯定,冯道同王猛在雄才大略上不在一个层次,二人没有可比性。然而在那个乱世,能保全性命已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不知有多少经纶天下的高手、胸怀大志的能臣、满腹文章的学者,或惨死于屠刀之下,或毁灭于暴政之中。
其实在那个时代,你还真看不出到底哪个能一统天下,哪个是有为之君;汉民族在南北朝时被杀得差点亡族了,延至五代时这元气也恢复中。所以并无后世的汉奸一说。
而被后世看重的所谓“忠君”之概念,其实在宋以前是很淡薄的,至少还没有形成普世价值。那春秋战国时延继下来的奉明君的观念还是很有市场的,想那商鞅,李斯等一众,哪个不是为异国效力,他们为秦帝国一统天下所作出的丰功伟绩不是被后人称赞至今。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评价一个历史人物,不能脱离当时的实际情况,那走马灯一般频频上位的皇帝,哪个是值得冯道去效忠的呢,怕是今天也不会有结论,如果用极端的道德化,武断地将冯道屈辱地钉在历史的十字架上,那么就好比用简单的黑白二色来定义世界,既失真又无趣。
在一般人看来,他历经那么多个王朝,为官肯定是圆滑之极,如那奸佞小人一样,靠的是溜须拍马来讨好当权者。其实真还不是这样,冯道并不是靠拍马屁赢得皇帝喜欢的两面三刀之人,相反,他是个很有操守的,他不贪财、不好色、不树敌,是武夫当道的时代中的一股清流。
更重要的是他关心百姓,从不结党,加上有智慧、善谋断、能容人,知进退,以这样品德之人立庙堂之上也就不会招来非议谤言了。
他注重人才的培养,不管是寒士还是高门,皆引之朝廷为用;他才情绝冠,万言立马而成;他文采出众,华丽美篇,义含古道。尤其是他刻印“九经”,为宋代儒学的重兴奠定了重要基础。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他历多朝而经年不倒,其实诀窍也不深奥,他就是不管你哪个当皇帝,我以不变应万变,我都干好我自己的那些事,在做本职工作的同时,兼顾好百姓的利益。这就是他立于不败之地的精髓。如他自己总结的那样:“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所以我觉得,抛开后世以“忠君”之道来衡量冯道之N臣之行为而不耻他,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他在保全自己的同时,为当时的民众还是做了不少的好事,但可惜的是,历史不是受惠者书写的,在中国人的历史心智中,形式往往占到比实际更大的比重。
再有很重要的一点,冯道在当时有很好地声名,他一直是以文人的面目示人,从不涉及军权,这对靠军队起家的五代十国时的皇帝们不具有威胁,所以这是他们最为放心的。
既然对皇权没任何地威胁,何不借其名声和威望来为本朝张势呢。所以,表面上看着冯道三公、三师的官衔一大堆,其实就如同蒙古国的海军部部长一样,荣誉而已嘛。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
冯道:历五朝八姓十一位皇帝的不倒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