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2019-08-07 07:40阅读: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景阳宫井句,月蚀吊婵娟
清末这一段历史真是让人头痛,如同那远古故事一样地飘渺,不同的是,远古是资料稀缺;而清末则是资料太多。同一件事,同一个人,不同的说法多多,且都有人证物证,言之凿凿,这个是亲身所经历,那个是亲眼之所见,如果你要想弄清楚这一时期的某个人或某件事,你一定能够体会一个词,什么叫莫衷一是。
这一时期如果要说女名人的话,老佛爷是当然的一姐,但接下来可供选择的就有些挠头了,估计是赛金花了吧,但这珍妃也不太会输与她,也许说二人并驾齐驱可能更合适些吧。但不同的是,这二人在声名上的角色可大不一样,赛二爷负面多多,珍小姐当然是正面形象。
对珍妃的印象始于电影《清宫秘史》,当时小,只记得黑乎乎地画面中,在大火四起,太监把这小女子塞进井中,然后一行人匆匆而去,这就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叫珍妃的女人。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后来稍大,看了些杂书后知道,她是光绪的宠妃,洋派可人,不讨慈禧喜欢,说她影响了光绪,继而让母子俩关系紧张,于是老太后心中发恨,在八国联军进京时,将其弄死了,这就是我对珍妃很长时间的一个了解。我想这可能也代表了国人对其的认识和了解程度了吧。
珍妃,他他拉氏,满洲镶红旗人。光绪仅有的两个妃子之一,原户部右侍郎长叙之女,13岁时被选入宫,先为嫔后为妃。八国联军进入北京,慈禧西狩时,珍妃被投井身亡,时年24岁。
这段话的最后几句怎么看都有点病句的意味, 什么叫“被投井身亡”,投井的投,当然是主动而为之,一般就说成投井而亡;然而,加上了一个“被”字,显得又是被动。但想想,可能也对,是被人投入井中,那么是不是中间少了个主语呢?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其实这是官方的说法,这样说也显出了对此事描述的谨慎和无奈,因为关于珍妃投井有着不同的说法。但是说法再多,无非也就是主动和被动两种,一是说慈禧西逃,临行前珍妃不肯走,赌气跳井;二是说珍妃是慈禧让人给扔到井里去的。
现在大家认可是第二种说法,也就是被动地沉入井中,但为什么会被慈禧让人塞进去呢?说法又是很不一样,主流的叙述是慈禧临行前,派人将已打入冷宫的珍妃提了出来对她说道:“洋人打进城里来了,外头乱槽槽,谁也保不定怎么样,万一受到污辱,那就丢尽了皇家的脸,也对不起列祖列宗,你应当明白!”
话说得很坚决。老太后下巴扬着,眼连瞧也不瞧珍妃,静等回话。珍妃愣了一下说,我明白,不曾给祖宗丢人。太后说,你年轻,容易惹事!我们要避一避,带你走不方便。珍妃说,您可以避一避,可以留皇上坐镇京师,维持大局。就这几句话戳了老太后的心窝子了,老太后马上把脸一翻,大声呵斥说,你死在临头,还敢胡说。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珍妃说,我没有应死的罪!老太后说,不管你有罪没罪,也得死!珍妃说,我要见皇上一面。皇上没让我死!太后说,皇上也救不了你。把她扔到井里头去,来人哪!于是,珍妃便香殒井中。这是到目前为止多数人人取信的版本。
历史是由掌握话语权的人写的,而当时的掌握这权力的正是以康梁为首的保皇党。于是,这一段对话又有了新的版本,即珍妃是大义凛然,怒斥慈禧,大呼“皇帝不能走”,从而惹得老佛爷又羞又恼,赶紧让太监崔呈秀将珍妃塞入井中。
不管怎么说,这珍妃是井下而亡了,凶手当然是这老太后,为何这慈禧不将她带走,非要置她于死地呢,这其中的深仇大恨何来?
还有一种说法是,本来慈禧是要带她走的,但珍妃当时得了天花,身体虚弱,不能随行。珍妃又申请回娘家避难,还说了些让老太后不高兴的话,于是,老太后一气之下,干脆就井处理了。只是不知道这种说法可信度几何。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珍妃肯定是当时宫内女性中最漂亮的,她是同姐姐瑾妃一起被选入宫的,相比于大光绪三岁隆裕及比较木讷的瑾妃而言,她不但琴棋书画皆精,天真活泼又思维活跃的性格,更讨人喜欢。
我们从照片上可以看出,隆裕皇后长得实在是同漂亮不沾边,她是慈禧的亲弟弟桂祥的女儿;而瑾妃也只是相对于皇后来说,稍稍好点点,二人同珍妃可以说有天地之别。想那光绪正值青壮之时的小鲜肉一枚,对慈禧这硬安给他的皇后和搭配而来的瑾妃,肯定是不会喜欢滴。
据说珍妃姐妹自幼随伯父在广州长大,而广州作为最主要的通商口岸,西渐之风肯定会对她们有很大的影响。而且伯父还请了一代名士文廷式为家庭老师,高考时文廷式连榜高中榜眼,后来也是光绪的老师,为清流派骨干人物。她们的兄长也都是思想比较开明的人物,她的母亲也很开通,整个家庭对珍妃的熏陶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但是,二人在广州长大这事毕竟是据说,因为有人考证说姐妹二人从未离开过北京,我是没认真考据过,因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珍妃的性格先天就很活泼,至于是否去过广州,无有力佐证。
活泼、新潮,漂亮这几点是珍妃的特征,但如果就此上升到她从小受到新进文化渲染,早就有了革新思想的高度,就有点胡说八道了。她喜欢新奇的东东,奇装异服,爱好奢华,这在宫禁森严的大内当然是会被人侧目的,为此,她也被慈禧怒斥。
清末的历史一个重要的格局就是慈禧光绪母子一体的格局,后来七弄八搞的,母子二人的关系很是紧张,让老佛爷很是伤心,她恨所有对光绪有影响之人,而在宫中这珍妃自然是跑不掉的。
珍妃被慈禧忌恨,这珍妃本人也是有很大责任的,比如,正当甲午之战争斗正酣之时,珍妃却在卖官鬻爵地大捞特捞,书载:“初太后拷问珍妃,于密室中搜得一簿,内书某月日收入河南巡抚裕长馈金若干。”珍妃“以忤太后,谕责其习尚奢华,屡有乞请,降贵人”。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这珍妃的脾气可能也犟,她看慈禧也是满满地不顺眼,仗着光绪的宠爱不知自敛,老佛爷实在是气不过,觉得她太缺乏恭敬贤淑,太张扬了。多次对她进行体罚,最严重的是被施以“褫衣廷杖”,就是直接脱去衣裤肉体施刑,以至于珍妃被打得是“人事不醒,周身筋脉颤动”,这也太残酷了哈。
珍妃卖官我是不太清楚这运作是如何的一个程序,想她一个妃子如何能有如此大的权利,我真是弄不懂,甚至有些怀疑。但这是被官方所认可之事,而且她的一个梳头太监都能收受贿赂,置办豪宅,想必这过手之数定然甚巨。慈禧对此当然震怒,珍妃身边有数十人被法办,抄家充军处死者多多,以至于后来内廷熟悉珍妃之人是极少的,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珍妃在死之前,早就被囚禁起来了,她那皇帝丈夫也被囚瀛海,她当然也没好日子过,简直是生不如死。如果不是她内心还对光绪皇帝抱有希望,不知道有什么理由继续活下去。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所以我想,如果是她自己投井,那是对光绪帝的失望;如果是被老佛爷塞入井中,那也是被这慈禧恨之入骨了。不过,恨的原因我见有人归于珍妃支持新政,损害了慈禧党派的利益,这个就太想当然了,说她是为了国家前途付出真行动而招致祸身的女人,明显是太抬高珍妃了。
珍妃的性格实在不适合生活在宫中,宫中有宫中的规矩,有宫中的潜规则,只能遵守不能违反,如此才能正常地生活下去,奢靡不是事,活泼没关系,卖个官啊,弄点钱啊,这都能容忍,但不能太没眼力价儿,至少要知道不能顶撞老佛爷吧。为什么你姐姐没被老太后厌恶,吃着喝着得以善终。
而对慈禧来说,逼其投井或者让人将珍妃塞进井中,对一般人来说,肯定是显得很残忍。但要知道,作为最高权力者,杀个人于她老人家而言,说家常便饭都是轻的,那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你说皇家残忍也罢,说慈禧毫无人性也行,但我觉得慈禧对珍妃还是一忍再忍了,至少没有为一般平常琐事上加以天罚,如果不是珍妃那最后的一句“留皇上坐镇京师,维持大局”,让老太后脸面无光,且有干政之嫌的话,也许不会痛下杀手吧。当然,这是我的一点猜测。
写太多了,该结束了,最后再说一点点哈,就是珍妃的漂亮应该是不用怀疑的,她喜欢照相,但可惜的是,现在据说只留下一张半身像,而这张照片至今也没有铁证说明就是她本人,且这张照片同1930年故宫公布的一张珍妃全身照片,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我们现在认可的这张小胖小胖的半身照片,是故宫1960年的发布的“贞贵妃肖像”,但是直到2013年,此照片之人的后代亲属发布了几张她的照片,才算真相大白,原来她是溥仪的皇后婉容的祖母。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如此一个引得后人感叹的美人,连一张照片都弄不清楚,张冠李戴地笑话百出,就更不要说她的死因啊,生前的所作所为啊,这些更深层次的问题了,一切皆雾里看花。
也许,朦胧更显得美吧,因为带点神秘会增加美感,我们又何必要弄得那么清楚呢,如果真确定一个如同她姐姐那样形象的照片出来,岂不让人更加失望,是吧。我们还是相信她的老师文廷式所写的那首吊唁诗吧。《月·吊珍妃》
藏珠通内忆当年,风露青冥忽上仙;
重咏景阳宫井句,菱干月蚀吊婵娟。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
珍妃:不拿慈禧当回事而被填井的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