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2020-02-14 08:22阅读: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刘禹锡:引杯添酒饮,把箸击盘歌
在我能背诵的唐诗中,刘禹锡所占比例不少,开初读来是敬重满满,随着后来多读了些书,感觉就有些异样了起来,这是因为虽然他是一位文学史上的人物,但细究起来,他应该归于政治史上,写诗作文只是其副业而已。
从他的诗文来看,他又实在应该属于文学史人物,他在唐代文坛上虽不属于大佬级人物,但影响还是很大的,尤其是他的诗,被很多人喜欢,传颂甚广;而他在政治上实在乏善可陈,我们几不知道他有何作为,但在他的诗文中,却读出了他实在不象一位政治家,太率性太真挚,以这样的个性是不可能在官场上混出个名堂来的。
大凡有点才气的文人总有一个毛病,总觉得自己的盖世之才应该售予识家,应该居庙堂之上治理国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才是正道;然而如果一旦达不到此目的,便是怨气满满,什么怀才不遇,什么未遇明主,“一身襟抱未曾开”一堆的词便袭将了上来。
比如李白,高才吧,唐玄宗是识人的,如果真让他去管一地方,他那大才肯定不管一毛钱用的,文学是文学,政治是政治,完全地两码事嘛,后来的李白不就去投靠永王李璘并劝其称帝,结果被弄去夜郎看月亮去了,政治敏感度一塌糊涂,如此的才能怎么能管理地方,更不要说治理国家了。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刘禹锡应该也是这样一个人物,他那《游玄都观》及《再游玄都观》,表现的都是他的任性,完全是一副“打不死的小强”作派,与一个政治家的所应该具备的基本智慧,差距实在是太远了。
刘禹锡,字梦得,河南洛阳人,唐朝文学家、哲学家,进士出身,初为淮南节度使杜佑所器重,后从杜佑入朝,刘升迁为监察御史,后又在多地任刺史,因参与王叔文的改革,被贬为司马,卒年70,追赠户部尚书。
刘禹锡自称是“家本荥上,籍占洛阳”,又说他系出中山,乃中山靖王一脉,这个就无考了,应该同那三国时的刘备一样,想那中山靖王刘胜有百多个子女,玄德兄都卖草鞋去了,谁知道这刘禹锡出自哪派哪支,是吧。
这刘禹锡定是聪明异常,他21岁便考中进士,这可比现在高考中的清华北大要金贵得多,一科只取十几名,所谓“五十少进士”,肯定至少要比现在的省级高考状元要强不少。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这榜进士中有他后来的一生知己,那便是大名鼎鼎的柳宗元,二人的关系甚是亲密,这样的情感在二人的生命旅程中一直相伴始终。
同年中榜是有感情的,在刘禹锡任监察御史时年方30岁,可谓前途无量,此时不但柳宗元在御史台上班,同时还有另一位大佬韩愈,这三人过从甚密,诗酒唱和,好不开心。
而后来,刘禹锡同柳宗元一起参与了王叔文发起的永贞革新,至于这革新的内容和历史评价在此就不讨论了,反正这场改革如闹剧一般,百余天就很快地草草收场,王叔文被害,而刘禹锡同柳宗元等八人,同时被贬为司马,这便是史上著名的“八司马事件”。
说起司马这个官职,它在各个朝代司职不同,秦汉时那可是列三公之位的高官,但在唐代是属于闲官,没有任何职权,如白居易的“江州司马青衫湿”,相当于顾问,也叫“养老官”。
在永贞改革中,刘禹锡因为年青,火力最猛,得罪之人也多,所以尽管八人都被贬为司马,但在地点上还是显出朝廷中有人对他恶意的陷害,他被贬的地点一改再改,最后是贬去了朗州。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朗州是何处?现在叫常德,属湖南湘西,直到建国之初这里还是属于未开化之地,土匪横行,迷信色彩深厚,那让人惊悚的“赶尸”就都在这儿,那里现在叫旅游胜地,原来是穷山恶水,如全国知名的张家界风景区,可以说,那个地方在唐朝就真是个蛮荒之地。
从最高权力中心的集团成员一下被贬到如此之地,这瞬间的天壤之别对谁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那柳宗元遭到贬谪后,迅疾转身为一个苦愁之人,成了一个“独钓寒江雪”的“孤舟蓑笠翁”,后来更是将愁苦进行到底,不到50岁便逝世了。
反观刘禹锡呢?他面对挫折毫不在意,“司空见惯寻常事”,挫折本来就是人生的财富之一,他于朗州的大地上,在飒飒秋风中放声高歌: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自古悲秋,秋日中的吟咏总夹裹着萧瑟的秋风,此时刚三十多岁的刘禹锡方踏上朗州的土地,他并没有被贬谪击倒,从此消沉颓丧,自怨自艾,反而依旧是豪情万丈,借着一只孤傲的白鹤排空凌云,将自己的诗意载上了云霄。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诗中的一个“排”字很有动感,隐喻着阻力和高处不胜寒的意境,作者是以鹤自比,带着桀骜的气质凌空而去,这其中有着哲理的意蕴,他带给读者的不仅是秋天的生机,还表达了作者心中自有春天,秋风秋雨奈我何的深意。
朗州一贬就是十年,在这十年中,一心想报效国家,一展其才的刘禹锡壮志难酬,但是,正是在这一段时光中,他写作了大量的诗歌和文作,特别是写出了史上少有的哲学著作《天论》三篇。
十年的,刘禹锡终于回到了京都,等待上面重新分配工作,按说经过十年时间的打磨,他应该接受一些教训,磨去棱角,稍稍圆滑些才是;“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但现实中的他完全没有变,虽然他已从青年艰难跋涉着步入了中年,而那身上的傲气一如昨天。
刘禹锡好道,在京城了这一时间中,他经常去道家名观游览,在此,他作了《游玄都观》诗,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诗作名为游观盛景,实际是用“桃千树”影射权倾京师的新贵,你们这些人的日子和轻薄易谢的桃花一样,是不会长久的,其中也表达了另一层意思,你们玩的这些,都是老哥我玩剩下的!
这种语义双关、讽刺朝政又充满对新贵的鄙视之情的诗作,当权者当然也能品味出来,所以宰相武元衡等人看到这首诗很不高兴,就把刘禹锡贬至播州,后来又徙到夔州做刺史。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夔州,即令重庆奉节,古属巴东郡,唐时的生活水平也许同那湘西差不多,时至隆冬,刘禹锡溯江而上,山寒水瘦。穿三峡而过,仿佛置身天外,历经艰辛方到达夔州。
在这边远之地,刘禹锡作为一地方要员,在处理公务之余,亦著述颇丰,并且还向当地民歌学习,创作了组诗《竹枝词》。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此诗明白如话,无须解释,其“晴和情”谐声的双关语,是基于活跃联想的生动比喻,历来为后世追捧;他这组诗歌词的风格明快活泼,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民俗特色。如同屈原作《九歌》一样,
刘禹锡从当地民歌中汲取素材,变民俗风情为文人风雅,创作出有别于文人文学的民歌体诗歌,显示了文学创作中雅俗互补的重要意义。
他在夔州呆了三年多的时间即被调任和州刺史,即今安徽马鞍山和县,两年后奉调回京,从初次被贬到这时,他被放遂的时间整整过了23年。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人生有几个23年,然而此时的刘禹锡依旧是豪情不改,秉性不变,他在途经扬州遇到白居易,在饮宴中,白居易在微醉中写了一首诗《醉赠刘二八使君》,对刘禹锡长期遭贬表示了深切的同情;而刘禹锡当即回赠了一首《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有赠》,于是,我们有了传诵千古的名句。
巴山蜀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闻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这首诗的颈联是非常著名的诗句,同陆游的那“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样,广为流传,几乎是人人都会吟诵,这反映的也是哲理,不仅有开阔的视界,而且有一种超时距的跨度,显示出历史、现实、未来在这里的交融,这也是刘禹锡昂扬意志的一曲高歌。
这就是刘禹锡,虽在凄凉地中蹉跎了23年,但初衷不改,仍坚持自己的理想、情操的高尚人格,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再次游览玄都观,写下了《再游玄都观》。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这首诗的正名为《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但一般都将其看作是续篇,故名;前面有个长长的序,写出了此诗写作的背景,在序文中他不但说了事由,还对这玄都观的现状进行了描述。
“余贞元二十一年为屯田员外郎,时此观未有花。是岁出牧连州,寻贬朗州司马。居十年,召至京师。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满观,如红霞,遂有前篇,以志一时之事。旋又出牧。今十有四年,复为主客郎中,重游玄都观,荡然无复一树,惟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耳。因再题二十八字,以俟后游。时大和二年三月。”
上次游此观时,刘禹锡步入中年,而今23年过去了,当年的青葱少年郎如今已是白发老者;时年他已是56岁了,政治沧桑,人事更替,皇帝都换了四任,当时的权贵们老的老,死的死,有的则垮了台,再游玄都观,想起前次被贬经历,不屈的火焰又被点燃,老顽童心性再一次大爆发,乐而题诗: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玄都观是京都长安的重要宗教场所,该观从以道聚众,堕落到种花引人,之后又千株桃树荡然无复一树,昔日的桃林全部种植为油菜花了,种桃道士不知何方归隐,百亩道观半是苔藓,唯兔葵燕麦摇曳于春风中,一派衰败的景象。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当年桃花不再,游客稀稀,物是人非,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抚旧观今,新旧更迭乃必然,所谓“芳林新叶催旧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政治斗争仍在继续。作者写这首诗,是有意重提旧事,向打击他的权贵挑战,表示决不因为屡遭报复就屈服妥协。
“前度刘郎又重来”,这怎么看都有点象“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的意味,这是一种不服,是一种“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的宣言,也就是向所有迫害他的人宣战,我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这自是一种豪情,在讽刺朝政又充满着对新贵的鄙视,当权者当然也能品味出来,后世对刘禹锡的赞美都是出自于他的不屈的气节,那种不与当局者同流合污的清高,所以,当时白居易就赞到:“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给他冠以“诗豪”的称誉,从此,这诗豪刘禹锡同诗圣杜甫、诗仙李白及诗鬼李贺等一起,载入中国文学史的史册中。
但是,豪是豪了,爽是爽了,刘禹锡也就止步于闲官的行列中了,这也可以理解,如他这般地率性,是不可能在波云诡谲的政坛上混的,万丈豪情可以赢得一片地掌声,然而,对于一名政治家来说,可以说是硬伤。
都说政治很丑陋,对此我不便说得太深,要知道,当年刘禹锡的老大王叔文,可是将他看作有宰相之才的政治人物,既然要在官场上有所作为,那么进退有度就是必须的,这不是赞美世故圆滑,而应该说叫智慧,那被后人赞美的张之洞不就是这样吗?做的是“巧宦”,握有大权力才能干大事,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这首《再游玄都观》一出,那些手握大权之人当然不能等闲视之,刘禹锡随即又陷入了被排挤的困境,再次被外放,后来又被派到东都洛阳任闲官,直至病逝也未能回到首都长安。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这篇《陋室铭》几乎每个人都烂熟于心,它明白晓畅,朗朗上口,文中的骄傲语气和刘禹锡的豪气心性非常吻合;作此文时,他已年过50岁,贬至和州当通判,他的顶头上司却很是不喜欢他,每每给他为难,一个住所三次更换,越换越小,完全置朝廷规定所不顾。
第一次将他安排在郊区,他吟唱道“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争思辨。”第二次将他弄去了僻远的城北,他又高声歌道“垂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心在京。”第三次又将他换为一间茅草屋,于是,一篇《陋室铭》一挥而就。
《陋室铭》聚描写、抒情、议论于一体,通过具体描写陋室恬静、雅致的环境和主人高雅的风度,以此来表述自己两袖清风的情怀;文章韵律感极强,读来金石掷地又自然流畅,一曲既终,犹余音绕梁,让人回味无穷。
文章表现了作者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洁身自好、不慕名利的生活态度。表达了作者高洁傲岸的情操,流露出作者安贫乐道的隐逸情趣。
“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刘禹锡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诗文,尤其是他的诗作,一字一句,都是国风之致。
刘禹锡的晚年一直以诗酒琴书自乐,在患眼疾、足疾、看书行动都不便的情况下,依然高歌“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这个坚强骄傲的老顽童,在一生屡遭磨难之后,依然乐观豁达,活出了豪气的最高境界。
临终前,他写下了《子刘子自传》,表现他始终如一的倔强正直,这种精神老而弥坚,老而弥笃;在文中,他公开为王叔文申冤辩屈,同时也肯定了当年自己参加革新并没错,长期遭贬完全是受到不公平的处置。这种敢于肯定自己一生是光明磊落的勇气,实在是无人能及!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刘禹锡实在是个乐观达人,也是一个不遮不掩的平常人,自然也喜好声色,我们现在常说的一句“司空见惯”便是出自他的典故。
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
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晚年的刘禹锡被外放苏州当刺史时,在那个早年写有“锄禾日当午”,后来穷奢极欲的司空李绅家中喝酒时,看见一位舞姬很是美貌,便想着如何能揽入怀中,又不好意思直接向李绅索要,所以,便写下了这首诗。
意思很明白,你老李七老八十了,家中有这般美艳的女子看得都没感觉了,这不是暴殄天物吗?而我却为这美女是肝肠寸断啊;李绅倒也很是醒事,当即将这舞女送给了刘禹锡,成就了好事。
刘禹锡的个人品德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他性格中的倔犟和躁进,是不太适合在官场上混的,可以说他是一个悲情英雄,但个人不幸诗家幸,他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诗文,也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一位不畏权贵、表里如一的标杆。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刘禹锡只是一个典型的文人,有文艺才华,至于治国这些政治上的才能有多大就天知道了;大概是同学者李敖先生社会形象有几分神似,至少我觉得他率性的性格,即使从政也不可能有好的结果的。
可喜的是,他的心态好得出奇,一副除了生死无大事的感觉,面对任何挫折都一笑作春风;所以,尽管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贬谪中度过,饱受磨难却笑看风云,他活出了人生大格局,也正是这样的心态,让他得以高寿谢世。
越写越多,赶紧打住收尾,最后录一首刘禹锡最著名的怀古名作结尾,这首诗被后世的文学评论家认为是含蕴无穷的唐诗杰作。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 刘禹锡:饱受磨难却笑傲江湖的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