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这是水磨沟,一个被称为小九寨的地方

知青记忆: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人的一生中,总有一段刻骨的心路历程,于我来说,自是下乡时的那段经历,相随相伴的,是那一条从家通往乡间驻地的路,不过,经半个世纪的光影,原来的一路风尘,一路凄凉,而今已是一路风景,一路花香。
从知青群中得知,青林乡同马家乡合并为水磨沟镇,如同屯溪改为黄山市,灌县改为都江堰市一样,作为广元著名的风景区,借水磨沟扬名,乃顺势而为之必然,何况,这里已被称为“小九寨”了。
水磨沟属我下乡的青林乡新生大队,相对于其他五个大队,这应该属于最不发达地区,在我的印象中,那里有原始森林,有我们一个系统的105信箱的知青插队在此,听说还有很多野兽。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一条小溪顺着两山之间流出,汇入黄坝河后又向着马家方向流去,这地脊山贫之地我是从没去过的,不意今天却开发成为旅游之地,在广元还颇为出名,但只知道水磨沟,至于青林为何,怕是无几人能知道的。
想当年,那下乡的地方离家是多么的遥远,从工厂的沟口算起,5公里到县城,又69公里到中子铺,再5公里到转斗铺,过一条漫水桥,沿着蜿蜒的土路北上,大概又有20公里吧,就到了我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地方,广元县青林公社。
现在看来,其实也不远,不到百公里的路程,一脚油门就杀过去了,可当年就不一样了,我一般大概是三个月左右回一次家,一次平均半月余,可每次要回农村去的时候,总是那般地不舍,真是:漫漫回乡路,郁郁纠结心。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从这条叫作后马路的主要街道一直向北,就通向我们下乡的地方了。
可又不敢呆得时间太长,要知道,那个时候吃的的定量,每月发的粮票就那么多,相当于是从家人的饭碗中硬刨出一份来,这不能不说是有相当大的压力;然而更重要的是,时间长了,贫下中农们是有意见的,是会影响以后推荐的。
毛主席让我们去接受“再教育”,你成天呆在家中,如何能让贫下中农们把你教育好?那么只有一种结果,在农村多呆几年,这谁受得了啊。
从下乡到今天,快半个世纪过去了,去年回去了一次,现在,高速已修通,半小时多点便可到转斗铺,但是,为了观赏沿途的风景,也是怀旧,遂沿着旧时的老路前行。
这条路唤作川陕公路,是34年蒋介石为“剿共”,花了近三年时间修建完成,其中最为艰难之处,就是我们现在行驶的这一段路了。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这就是当时皇泽寺的模样
因为是修了高速,这条路现在走的人是大为减少,仿佛还是原来的泥结碎石路面,一出广元,沿江前行,江对面是全国唯一纪念女皇武则天的庙宇群,叫作皇泽寺,我们从对岸能很清楚的看到,虽然现在是富丽堂皇,但我还是记得以前那荒芜的景象。
转过一个弯道便是千佛崖,这可是从南北朝就开始开凿摩崖造像,历代皆有增加,到民国初年时,有17000余身,窟龛绵延500多米,纵横密接,犹如蜂房,最高处叠至13层,达40米,是堪比大同和龙门的知名佛家圣地。
可惜老蒋为了加快进度,在此地段上严令炸毁窟龛,半数以上不存,现在仅存窟龛400多个,造像7000余身,当年路过此处,一片的破败景象,野草人生,无人看管,是野兔及一些兽类搭窝建屋的好地方,而今,作为广元著名的风景区,这里被修缮一新。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曾经的千佛崖,是兔子和狐狸的天堂
一过千佛崖,经一个大湾中的广元溶剂厂,以前,这里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那带有酒糟般的气味,沿江北行不远,便是当年杜甫咏诗感叹为“寒日外淡泊,长风中怒号”的飞仙关。
这里的原名叫做“飞仙阁”,名字虽然美好,但早已不见“上有阁道百间,总名连云栈”的繁华,江流在这里顺山形绕了一个大弯,当年在“人定胜天”思想的指导下,想在这关上开凿出一个口,将河道拉直,以期那河湾成为大片良田。
不过,下乡时就看见挖了一点点,待我进厂时还是那一点点,现在风景依旧,只是由原来的黄,变成了绿,看来,人要想“胜天”,真不是光凭雄心就能办到的。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现在的千佛崖
前面就是广元三区之一的朝天了,我们下乡的青林就属于朝天区,在唐以前,此地唤作飞霞镇,自唐玄宗避乱入蜀,蜀地百官聚集于此接驾,隆典朝拜天子幸蜀始,遂改名“朝天”,延续至今。
这里有着广元最著名的景点明月峡,这是在千仞绝壁上生生地挖了个半圆,这是川陕公路最为险峻之地,远处是高耸的青峰,脚下是奔腾的江水,合着月色交相辉映故名。
不过,如此诗意的名称我是很晚才知道的,我们那时称这里为“老虎嘴”,记得有一次,同毛老八同学一起,搭乘厂里的车回去,高高的柴堆上,伸手可触那虎嘴的上颚,紧拉着那捆绑的绳索,双眼紧闭,那叫一个怕怕。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老虎嘴,又叫明月峡。
如今再看这明月峡便可爱了许多,鸟道、栈道、纤夫道、水道、公路、铁路,六条道集于一峡,是天然的交通博物馆,眼睛一闭,蓝天白云下,李白陆游们从半壁的栈道上走过,耳边似乎又能听见那远去的纤夫号子。
翻越龙洞背,过雪溪洞,经宣河便到了我们中子区,它在广元县13个区中是第10区,这个名字显得有些怪异,只是以前没有认真想过。
其实这名字还是小有来历的,因为四川自古以来地位就有些特殊,因四面环山,交通闭塞,历代均有独立王国存在,即使在大统一的时期,四川也被视为一个特殊的地区,比如清朝的四川总督一职,地位只在直隶之下,远高于其它地区。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远眺中子铺
对中央来说,四川是带有一个小独立性质的地区,所以,由中原送达的指令和书信,都是止于七盘关进行交接,所以,七盘关所属最大的镇,便叫作“终止铺”,历代延续后,百姓们都叫“中子铺”了,简单明了,后世也无人一探其沿革的轨迹了。
中子一过便是转斗铺,这可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当年唐明皇从长安狼狈一路西来,曾在此驻跸。
在马嵬坡让美艳的杨贵妃作了刀下鬼后,心中好不悲伤,穷途末路,心情低落到了谷底,但是,就是在这转斗铺,当夜星光灿烂,他看见北斗七星转斗位于正北,四周彩道环绕,随行天官言,此预示祸乱将平,回銮指日可待,玄宗大喜,遂将此地命名为“转斗”。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这是最美的一段上山路,两边的风景美不胜收。
还是那座漫水桥,还是那条潺湲的河,上山的路还是依然漫长,只是路面平整了许多,东绕西拐的,一边是高山,一边是陡岩,这心也被弄得很是紧张。
川陕儿女志气高,红军威武皆英豪。
勇杀蒋匪国民党,痛击刘湘南窜逃。
建立革命苏维埃,工农当家权掌牢。
永远跟着共产党,赤化全球志不摇。
这是1934年徐向前元帅写的一首名为《红坪县题咏》诗,这一年,以我们东风大队为中心,建立了红坪县,县府在代学武他们住的东风一队的李家坪大院中,而我们二队的庙垭,则是红坪县苏维埃所在地,现在,一座纪念碑耸立在紧邻我们的公路边上。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顺着这条小路前行200米,就到了我下乡的住地了
以前常“串队”,代学武他们院子比我们住的赵家坪院子要大很多,厨房是我们的数倍不止,那应该是原来的正房大厅;墙壁上满是细竹大小的圆孔,估计是插入竹节挂公文包或枪的地方,在紧邻的山坡上,时常有人拾得锈迹斑斑的弹壳以及手雷,也反映了当时战事的激烈。
现在,要说这里已是水磨沟风景区的一部分有些勉强,但是,相比于现在居住的水泥森林,这里水清山绿,气候宜人,别有一番景致。
原来大片地力低效的地方,也被绿色的植被覆盖,农家的房前屋后,瓜果飘香,花草葱茏,随着久违的炊烟升起,暮归的牛铃声将这周遭点缀得更加地宁静,这大概就是“鸟鸣山更幽”的感觉吧。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水磨沟中的民居,那叫一个巴适。
夜宿山乡,一轮圆月挂在天空,顿有“半夜老僧呼客起,云峰缺处涌冰轮”之感,觉得这一切都显得这般的美好,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只能听见黄坝河水潺潺的声响,好一个宁静的夜晚。
渐渐地,云生月隐,四周一片的寂静,神秘迷离,原来的悲凉无踪无影,青林乡在心中竟然是如此的美丽,简直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只是在当时的环境下,识不得它的真面目而已,正应了那句陶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往事随风,生命就是一个过客,那近四年下乡时的茫然和惶恐,伴着所有发生的故事都成为过去,或者叫成为了历史,都在韶光云烟里,暗自飘散,袭一缕山风,担两肩月光,且珍惜现在,以一份沉静和谦逊的心态过好当下,便好,便好。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我们原来是下乡在今天的世外桃源中啊 只有这木耳架,还如同我们当年的一样。
知青记忆:一路风景相伴到世外桃源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