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他面色冷峻,眉宇间隐隐露出杀机,一柄锋利的斧子别在腰上,气势汹汹地走了。出门时碰上妻子,妻子问他拿斧子干啥去?他说去砍柴。妻子脑袋一时虚连短路,信以为真,独自上屋看电视去了。
看电视的妻子突然想起,以前砍柴做饭,现在都用燃气和电做饭,取暖用煤,也不砍柴了,何况大年初一的也没有砍柴的。她马上想到他去那了,眼前立刻出现了血肉模糊的画面,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她想,怪不得我眼皮总跳呢!她草草穿上衣服,电视也顾不上关闭,寻找丈夫去了。此刻距离他离家已有两个小时了。
他从家里出来后,走路慌慌张张的,见人东躲西闪,说话支支吾吾的。看见他的人,都觉得他腰里别着锋利斧子绝不是好事。他是有名的老实人,老实人就象不露牙齿的毒蛇,一旦发怒,更不好惹。
他来到一家院子前,东看看,西望望,然后沁着头,独自转圈散步。东南风一阵一阵吹来,衣服也一阵一阵地配合撩起,露出的斧头雪白锃亮,格外醒目。
这家院子比别人家都大,里边停着两台轿子和一台推土机。他在门外转圈时,有一男一女在屋里偷偷张望。他转了一阵圈,感觉有些累,就独自走到前边三百米处一颗大柳树下,坐下,打开了手机,并偷偷观看院孑里。
院子里一男一女从屋里走出来,男的慌慌张张打电话,女的急急火火走到大门前,“咔嚓”一声上了锁。
过了一会,大门外开来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村治保主任和两个高大壮实的小伙。院里一男一女疾步迎了上来,男的和治保主任隔着门说了一阵话,然后递给治保主任一个包。治保主任接过包,和一个壮小伙开车疾速走了。另一个壮小伙翻墙进院,和一男一女上屋里。
他的妻子此时出现在他面前,说: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果真在这里。谢谢老天爷老天奶奶,幸好没啥事,快回家。
说完,拉起他往回走。
他们回到家门口,“蹭蹭”从墙角跳出两个人。两人行动敏捷,一前一后把他摁倒在地,不容分说,一把抢过亮晶晶的斧子。
他和妻子一看是治保主任和壮小伙,就问为啥这样?
治保主任说,你拿着凶器讨账,是不是想干不法之事?
他忙说,我没有去讨账啊,我溜达呢!你看看是凶器吗?
治保主任这才注意到,是一把塑料斧子。
治保主任说,不是凶器呀!自从刚刚发生那个著名的讨债灭门案以来,一有点风吹草动,我的心老敏感了,听到宋老板电话我饭都没敢吃,急三火四赶来了。以后注意点
。这是宋老板欠你的工钱,16万,给你,查好。
说着,把哪个包递给他。
他接过包,说:谢谢主任,以后一定收敛自己行为,做一个守法公民。
心中却暗想,欠钱还钱,天经地义。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有钱就不给,我不来这一招,宋老板能还我钱吗?#农民工讨薪#难呀, 都等钱过年呢。
他的做法是灰色地带,游走在合法与非法边缘,当然不可取。除此之外,又有何良策呢?
特别讨债
特别讨债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