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一定的年龄,我们都会妥协吧?

2019-01-14 13:17阅读:
到了一定的年龄,我们都会妥协吧?
到了一定的年龄,我们都会妥协吧?
文/奕欢君
01 .
昨天刷朋友圈的时候,见一个朋友发了一条销售保险的动态。
这个朋友是一年前在简书社群里认识的,记得刚认识他那会儿,我不会弄公众号,他还在微信上用语音很耐心的教过我。
他喜欢写东西,和我一样,会经常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写的文章什么的。我有时候看到了,就进去点个赞,或者在文章底部简单留言两句。
我以为他会一直写下去的,近半年吧,察觉不到这种状态是从哪个时间刻度开始变化的,再刷朋友圈的时候,很少再看到他分享自己写的文章,我也几乎再没有去给他点赞留言过。而那条关于销售推广的动态,也是我第N次见他发这种朋友圈了。
我猜想,应该是和他近来的本职工作有关。
因好奇
心的驱使,我在评论区问他:“好久没见你更新了?”
他那边立刻秒回说:“太多事呀,工作。”
我又问他:“你是转行了吗?”
他回复说:“是的,文章只能是爱好啊。”
单看他回复的这句“文章只能是爱好啊”,会觉得说这句话的人使用的是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没有想太多,也没有多愁善感。
可能是我这个人总习惯不由自主地,把一些事情往深层次复杂的地方想,俗称想太多,认真揣摩那七个字“文章只能是爱好”,会有一点说不上来的尴尬和难过,它恰巧把现实世界里的某些东西赤裸裸地揭开出来。
而这种现实是,我们用理想化的符号构造出来的世界,最后都会被“平庸或平凡”这个词给粉碎的很彻底,然后留下来的,就是所谓的生活与生存。
到了一定的年龄,我们都会妥协吧?
02 .
以前,我是极其不喜欢说“妥协”这个词的,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有资本去憧憬那个理想化的世界。
但最近在看过一些人和事后,会觉得之前的那种想法掺杂着很多幼稚和不成熟。
到了某个阶段,我们都会遇到自己的天花板。就像有些选择,也会给你一种想选择都选择不了的无奈感。
我看到的部分人,大抵都是如此。
去年的冬天,约好一起写下去的那个公众号朋友,从八个月前开始,我就再也没见他更新过文章。记得他和我说过,他是热爱且喜欢写作的。
后来,也因为工作转行放下了公众号和手中的笔。
那个高中的女同学,那天看到她在朋友圈里发推广某项产品的动态,记得之前她也和我说过,她最讨厌那些在朋友圈里以卖东西的方式,刷屏的人了。
而如今的她,也因为本职工作,成了当初那个自己口中刷屏的人。
并不是在说她们现在做的和过去说的有什么相对立的,又抑或是自己成了自己扇自己脸的巴掌。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他们反映出来的这种状态,是生活里很真实也很现实的一部分。
到了一定的年龄,我们都会妥协吧?
03 .
一直觉得内心里存在着某种信念,这种信念是,我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一定不能让自己成为自己讨厌的人。
这种信念的存在,经常让我把自己沉浸在以自我为中心的状态,把某些东西忽视和逃避,然后脑海里勾勒出来的世界都是自我理想化的模型。通俗点讲,活得太过理想化和不真实。
这种理想化是不成熟的,究是看,它一直都在让我逃避那些不敢面对的东西。
就比如,每次跟别人谈到年龄这个话题,我都不那么去愿意承认,自己已经是一个过了二十岁的成年人了。
或者谈到要毕业这个话题,说到有一天会走出象牙塔,总觉得那是一件不敢想象的事情,其实是有点恐毕业,怕面对也在逃避毕业后要走进社会,面临一个人找工作的尴尬场景。
再往远一点看的话,谈到以后爱情将不将就这个话题,换做是以前我会说,宁缺也不要毋滥,但现实是,真要是到了三十岁,爱情里就不能像年少时那样只注重感觉了,没办法,年龄摆在那里了。
就连有时候的爱好,也会在某个阶段或路口,因为生活里那些琐碎无比的事情,把那份热情慢慢侵蚀掉。
04.
现在的人很乐观,在美好的东西面前都喜欢说,年轻人,要敢于做梦。
喜欢做梦不是一件坏事,但也不是一件好事,从客观层面上讲,它是个中性的词,不去憧憬与幻想,人总归少了一点朝气和热情,而如果总是把自己置于未来的理想状态中,是不真实和虚幻的,它在某种程度上隐藏着我们不敢面对现实的一部分。
以前,我觉得“妥协”是个挺悲观的词,也曾用小大人的角色奉劝过很多人,不要轻易去对自己妥协。
人成长过程中的一种迹象就是在看过一些东西之后,承认自己的幼稚和不成熟,对以前某种根深蒂固的认知做出新的思考方式
是的,现在的我,越来越不敢说不要轻易妥协这句话了。就算是发自内心喜欢热爱的东西,也不敢就此下定论说,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有些年龄的选择,的确会在最后让我们低下高傲的头,走进妥协那个圈子。
这样说来,会有一点悲观和丧的心态,然而也是抛开某种不真实,正式接纳现实不美好的一种真实。
就像那句俗话,人,不能太真实了,但也不能不真实。
这句话,不矛盾。
-END-
关于作者:奕欢君,踏实慢热的女同学,用尽可能理性的角度观察世界和人类,喜欢听歌没事写写写的耳机控,力争成为一个佛系温柔派的作者。微信公众号:笔写经年(Yihuanjun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