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之恋

2019-10-11 21:11阅读:
少女之峦
文/台上小灯
(故事发生在解放初期西南某山区的一所村小)
一九四九年九月,随着解放军部队开进这个山区小县,十九岁的李玉从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并被分配到山区小县的这一所村小任教并作负责工作。短途客车在路上巅波了一个半小时终于到达了这个村的招呼站。如县城文教科长所告诉的那样,来迎接她的是同校的一位青年工人。
'李老师你好!我叫任俊,是专门来接你的村校工人。来,把行李给我。'
李玉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位来接她的小伙子年龄与自己相仿,且目光和善,长得非常虎彪標悍。
任俊迅速挑起行李,精神百倍地边走边说:'李老师:我几天前自县城一所武朮技工校毕业,领导上考虑到这一带尚有匪患,不夠安全,特分配我到这所村小作工人,兼作乡里的武装干事。在学校具体从事保卫,打铃,炊事工作。总之,我接受你的领导,去干你吩咐我做的任何事情。'
'那多不好意思哟。今后互相关助就是了。'
说着,来到一座陡坡前,任俊说:'老师:你是城里长大的,不习惯走山路,我一头放行李,一头让你来坐,担起你走。'说罢,脱掉外衣,露出白对襟短挂,把担子后边的行李摞到前头,让李玉坐在后头平放着簑衣的萝架上,挑起约一百五,斤十斤的担子,大步流星、闪悠闪悠地爬坡过坎,不觉来到村小门囗。
'多谢!'李玉从萝架里站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工作的环境。这所村小是一个四合院,正对校门是两个教室和一间办公室,靠右边墙是厨房和器材室,靠左边墙是供两个职工住宿用的寝室各一间。任俊住那间门外有一棵高大的松树,树皮又硬又厚,龟裂成无数的板块而互相衔接。树下摆放着健身用的石头杠铃和亚铃。校门的两边分别是男女厕所。村小后边是一面很大的坡。坡上古柏参天,一片幽绿,各种鸟叫,不绝于耳。学校前面是长满荷叶的堰溏。
'李老师,你就住这间房。我住在你隔壁,有事请吩咐,我随叫随到。'
屋内巳是非常干净。李玉铺好了床,放顺了东西,稍作休息,就听任俊喊她去对面吃饭。真没想到,这任俊做的饭菜还特别可口。
任俊一边吃一边说:'听附近老乡讲,后山上有狼出没,下午放学后一定关好大门。刚解放,不时还有强人到学校窜犯。但别怕!有政府,还有我呢!'
第二天清晨六点钟,后山坡上小鸟的清脆叫声唤醒了李玉。她打开房门,见任俊早以在健身了。
他穿着无袖的兰布对襟,仰卧在铺草垫的地上,一上一下地推举着石头杠玲,几十下之后,又站起来举石头哑铃。见李玉一旁专心观看,便说:'李老师来得正好,请协肋我。我双上肢撑在地上,你坐在我背上,配合我做俯撑。'李玉开始不好意思,任俊反复对她说:'协助我强身健体,也是为了更好地从事保卫工作呀!'李玉不得已,只好歪坐在他的腰背上,随着任俊肘关节的屈伸和背部的上下起伏,耳听着他不断数数“一,二,三,……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嗬!好棒!托着我这百二十斤的人,居然能做一百个俯卧撑!而且起来后不喘不累!”任俊的体力和毅力赢得了李玉的芳心。
自此,他俩除了在学校的工作上互相配合外,李玉对任俊的关心是格外有加。吃饭时李玉把肉片大筷筷地往任俊碗里送;任俊被盖脏了,李玉替他冼;衣服破了,李玉为他补……久之,在任俊心中,李玉善良,真诚,聪慧,能干,不由得心中泛起了爰的漪涟。
冬天的一下午,学生巳离校一会儿,校门还未关。突然,一只饿狼窜了进来。嚇得李王一边后退一边惊恐地大声喊道:'狼!''狼!'任俊从厨房闻声赶来出,只见他一纵身,跃起1米多高,疾落下,正正中中地骑跨在狼背上,挥起他那小碗粗的铁拳,对准狼的脑袋,就是一顿猛砸。一分多钟下来,只见狼歪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乌呼了。李玉看在眼里,以不可遏制的势头,奔到任俊面前,投入他的怀中说:'谢谢你救了我!你真了不得!'任俊尚不敢抱她,只是挺高了胸脯,说'这是我该做呀。'
李玉再也禁止不住:'俊:我爱你!'任俊脸红了,任李玉在他脸上亲吻。
山区的冬天是很冷的。才十二月中旬,气温便降到零下5度。早上6点,天还漆黑,李玉醒了,打开房门,见任俊在雪花飞舞的埧子里赤身锻炼。李玉到任俊房中,找了一件厚衣裳,跑到坝子中,本想给任俊披上,不料任俊一个侧身动作,衣服竟掉在了雪地上。李玉干脆从背后抱住任俊,要暖和他。任俊停止了锻炼,返转身子,亲吻李玉的额头'玉:明年转了正,就把我俩的事办了。''嗯,我俩心相契,身不离!'他俩一直相拥良久。
几十里外的一个险峯上,有几个土匪聚啸。匪首早就对李玉垂涎三尺。一天打听到任俊上县城去了,采用突袭方式,将李玉挟持到了寨中。李玉誓死不从,便被关在一个黑屋子里。
任俊从城里回来,闻知此事,怒不可遏,立即报告了乡政府和县人武部,人武部立即派了三个战士和十几个持枪的基干民兵由任俊带路,凌晨三点直奔土匪窝子。
这匪窝位于距学校约十几(华)里远的大山深处。居于相度高度约三百多米的山坡上,坡的四面较陡,仅一条两(市)尺来宽的士路通于坡下。坡上的中央是一四围都有高墙的大院,其大门的左内面还设有一瞭望棚。大院的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松树和竹林。大院内盘踞着六,七个山贼。
任俊等一行人摸着黑,历尽艰难,终于来到匪窝的大门外。此时大门紧闭,任俊利用连着一长绳的具有三个勾的爪子,顺墙爬进瞭望棚,见一匪徒正抱枪坐着打嚊,用事先备好的绳子将其连椅子捆了个结实。那匪徒被惊醒正待喊时,早被任俊用一团棉布塞住了嘴巴。
任俊顺梯子下了瞭望棚,轻手轻脚走到大门内侧,将大门大开。三位解放军和十几个基干民兵进得院内,来到堂屋内,借着几盏油灯的亮光,只见窝内的其余匪徒横七竖八地倒在堂屋的座凳上,中间的桌子上,酒瓶酒碗,花生豆干,一片狼籍。
战士们先收缴了匪徒身边的各种武器,再将每个匪徒捆了个结实。天明时,待匪徒们醒来,发觉自己的一伙人个个被英武的剿匪战士所缚,早巳嚇得魂不附体,只得乖乖地接受押送。
任俊疾速找到了关押李玉的黑屋,迅速解开李王的绑绳。李玉得到心仪人儿的解救,伤心与感动交加而来,眼泪大滴大滴地掉在任俊的肩头上,任俊则把李玉抱得更紧了……。
,一年后,民政部根据李玉与任俊的婚姻登记提前批准这一对恋人结婚。新婚当夜,新娘子激动与兴奋的泪花滴落在新郎的胸膛上,恩爰之话永远述说不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