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蛋走一个(上)兴渤兴

2016-07-07 23:20阅读:
张艺兴是个刚觉醒的A,本来他还不知道。
有一天晚上,他闻到了一股好闻的味道。中间还夹杂着另一股刺激性味道。他被吸引着蹑手蹑脚走下床,顺着气味来到爹和爸的房间。他鼓着勇气凑上去,听到了他爸压抑着的呻吟声。他打开一条门缝,看见他爸被他爹压在身下顶动,一下一下的。然后他的下体也一下一下地跟着跳动。这好闻的味道来自他爸,他看着他爸被爹操射了一床单。爹还不肯放过爸,拉过爸爸脚脖子翻过来又开始顶。
爸带着哭腔的叫床声好听极了,比小时候给他讲故事唱儿歌还好听。爸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比自己在外面碰到的所有人都好闻!怪不得爹这样爱爸爸。
艺兴这时候看见爸爸下身又被爹握在手里揉。爸爸踢着小短腿微微反抗,他特别想冲进去按住爸爸的腿,跟爹一起操爸爸。爸没穿裤子啊,小腿上的筋都爆起来了,好想让那腿的主人下不来床,让他舒服到流眼泪。
…让…他一边被自己操一边喊自己的名字。
“天…”艺兴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也硬的难受,但他还没失去理智,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隔着爸爸的衣服手淫,很快射了。艺兴满脑子都是爸爸没穿衣服在床上喘息的样子,他希望爹爹明天就出差,他要向他的朋友讨教驯服O的方法和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