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白夜行》

2020-02-14 12:12阅读:
浅谈《白夜行》
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把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看完,看完之后久久不能平静,发现东野圭吾笔下的很多人物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活”得像行尸走肉,而另一个人则可以在她的频道发光发热,具体的可以阅读东野圭吾的《祈祷落幕时》,《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等等。羽蒙涉猎的东野圭吾的作品不多,暂时知道有这个特点的就这几本,要么是男女情,要么是父女情。
浅谈《白夜行》
其实花半个月的时间看完这本书确实用时长了点,不过表妹说:“像这种书,我花两个小时就看完了。”其实用两个小时的时间确实能看完一本书,但是很有可能只是理解了很浅显的表面内容,并不深入,并不能了解作者想通过这部作品所表达的时代背景以及其隐喻。
今天就浅谈下这部让我辗转不能入睡的作品吧!
简要概述(该段内容包含剧透,提前浏览可能
影响阅读体验):由于母亲与自己家当铺的人在家里偷情,桐原亮司跑到废弃大楼的通风管道里玩耍,却看到了父亲对自己的好友雪穗实施侵害的不堪一幕,扭曲的惊惧与愤怒使得11岁的他用长剪刀刺死了自己的父亲,之后西本学穗的母亲及“母亲的情人”也“意外死亡”,随后她被优雅独居的唐泽礼子收养。没有了完整家庭的少男和少女,在惨剧发生后度过了平静的七年,然而,桐原亮司发现当年的案子还是有人在查,而且,已经开始怀疑到自己和唐泽雪穗身上了。没有家庭温暖的二人,为了不让自己的罪行被发现,用尽各种手段把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一除掉。
这一切的起因竟是少女的母亲由于家庭窘迫,为了钱逼着自己的女儿出卖肉体,幼年不幸的经历,让雪穗的心灵从此失去了阳光;而亮司基于各种复杂的情愫,一直暗中帮助雪穗报复迫害她的人,同时也帮她一步步铲除一切妨碍她成功的障碍。
最终桐原亮司为了让警察不追查到雪穗,借用跳楼的冲击力用剪刀自尽,而雪穗面对桐原亮司的尸体,一次也没有回头。
桐原亮司与雪穗之间有无爱情:在我看来,他们之间是有爱情的,但是这种爱情之间还包含了很多复杂的因子。桐原对于雪穗除了最基本的男女之情外,还有一种对于她的责任感,当他得知父亲对于自己心爱的雪穗作出的种种恶行,他是愧疚以及想要赎罪的。他希望雪穗如她的外表一样美好,因此他宁可生活在黑暗里,从中学时代开始就做上拉皮条,开发盗版游戏,盗领银行存款,勒索等等违法的事,乍一看,他对于物质生活又没有什么追求,无疑这些钱都是给了雪穗作为她事业的基金。桐原可以一次次把他心爱的女人送到别人的怀里,证明他的愧疚以及赎罪以及责任感是大于男女之爱的,他觉得他的人生早已毁在了11岁那一年,但是雪穗的人生还很长,她完全可以抛开过去,过上更好的生活。
雪穗对于桐原也是有爱的,虽然她结过两次婚,并没跟桐原发生过关系,但是有过恋爱史的人都应该能发现:雪穗的两任丈夫并不是她的最爱。雪穗选择的丈夫都是经过她和桐原的精心安排的,雪穗知道高宫诚并不爱自己,还是排除万难嫁给他。在婚后发现高宫诚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之后,又用手段与其离婚。最后,她企图勾引筱冢一成,发现没用,而后还是选择了嫁给筱冢康晴。冷眼去看这些,无疑会发现,雪穗的两任丈夫都是她事业的垫脚石而已,仅此而已。
浅谈《白夜行》
雪穗曾经对自己的职员夏美说:“我的天空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这一段雪穗发自内心的话,正好说的是桐原,桐原就是那一束光。有了这束光,雪穗可以不顾一切的往前走。只有桐原知道雪穗坚强的外表下藏着苦痛,也只有桐原一个人是她的守护神。雪穗是依赖着桐原的,并且深爱着桐原。在她看来,她和桐原早已合二为一,不过是一个人生活在光明里,一个人生活在黑暗里而已。
对社会的思考:一味追求高速发展到了丧失理智的程度,一定会有悲剧发生。纵向来看,整个小说刻意保留了明确的时代感,甚至用当时一些知名的新闻报道来暗示时代背景,包括日本的教育体系,也在对主人公从小学到大学经历的描绘中展现出来。横向来看,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也堪称八九十年代日本浮世绘,最开始进入小说的是底层民众,如当铺老板、面店女工,还特别描绘了当时因为日用品涨价出现的超市哄抢局面。小说中段开始出现中产阶级,茶道老师唐泽礼子、世家子弟筱冢一成、私人侦探今枝、普通公司中层高宫成等人就是这个阶层的代表;到了后半部分,随着唐泽雪穗的生活逐渐变化,她嫁给了世家子弟筱冢康晴,自己也开了服装店。小说中又出现了上流社会的生活场景。
《白夜行》堪称2009年的第一书:一切一切都有深深的情感与无奈完全贯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