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织金报文艺版刊发散文一篇,存谢!

2017-03-24 14:42阅读:
2017年3月17日织金报文艺版刊发散文一篇,存谢!


链接www.zhijindangjian.gov.cn/zhijinbao/NyShow.aspx?PaperID=33&mNum=851&pNum=6 春雨朦胧里的乡愁
文 青麦
在我溪水一般清澈的记忆底片里,故乡那泛着麦香味的老宅总在我的眼前瞬间成像,那些阳光下的花草树木时刻熨帖在我的心上,童年里那些欢乐的日子恍如昨日。
我不知道老宅有多少年的历史了,老宅很大,我的爷爷奶奶和他们的兄弟都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偌大的一个四合院,日子虽然苦得很,可是四合院里始终是热闹着的。
时过境迁,在我
真正的记忆里也就只有一排正房了。青青的砖脚,厚实温暖的土坯墙,苇草的泥屋顶。夏日里风雨无情的肆虐,冲走一层草泥长出几根杂草,父亲每年都要抽出空闲找左邻右舍帮忙给屋顶上一层掺了麦草的新泥,让屋顶继续承接无情的风雨。
春日里,院子里枣花含羞,杏花带雨,榆钱摇铃……满院的春色无论如何是关不住的,碧树繁花,生机蓬勃。而深深扎根于心灵深处的那株朴实的老槐,则是我的最爱。这株老槐起初是长在野外的,爷爷看它是无刺的家槐,才移栽到院子里。它和爷爷一样有着温厚无私的品性,它无刺,不会伤到我们。它只有一米多高,我们可以随便攀爬,即使不小心摔下来也不会摔坏。自从爷爷离世以后,没有谁还记得去修剪这株平凡的老槐,可它圆圆的树冠依旧托着一团蘑菇状的绿云,在我幼小的心中升腾入天。夏日骄阳似火的日子,老槐努力的伸展开密密匝匝的枝叶将我的家院置一地浓浓的绿荫。兄妹四人学校归来,一人一处,拖椅拉凳,背书记词。一身粉笔味儿的父亲也挤进这方荫凉里来批改作业。
不知不觉中,老槐绽放了满树乳白如云烟的花儿,成群的蜂蜂蝶蝶终日嗡嗡嘤嘤于树间花影之中,微风轻抚,槐花的清香氤氲弥散,沁人心脾。老宅的院子也很大,麦收的日子里堆满小山似的麦垛。我很喜欢看父亲在风中用木锨扬起的一片金色的麦粒雨,噼里啪啦的哗哗散落。
老宅的院子里,种着许多的蔬菜。垂垂挂挂的辣椒茄子,爬满架的黄瓜豆角,丝瓜和扁豆的藤蔓花朵互相纠缠在篱笆墙上,围满了篱笆墙的向日葵无视它们的纠缠,一心向着热情的太阳奋斗。那些不安分的鸡鸭时常偷偷啄食菠菜油菜的青芽嫩叶,被我们追撵的满院子飞跑。
自从父母搬离了老宅,老宅的院子里就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和欢笑。我已经几年没有去看过老宅了,这次去看的时候,天上正飘着细细的春雨。面对多日不见的老宅,我感觉它真得是很老了,房角的青砖风化的很厉害,有一个屋角也坏掉了。那株老槐在风霜的磨砺中,斑斑鳞裂的树干刻满了无尽的沧桑,突兀于地面的树根如一只巨手紧紧地握住厚重的土地,在初春的风雨中昂首而立。

看着老槐已经透出些青翠的枝干,看着满院子里隐约着的淡绿,酸涩的泪水流过湿湿的脸颊,春雨朦胧中我又看到了那些苍翠的树木和亭亭的金黄的向日葵。(104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