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坟墓,但坟墓外头也不一定是人间

2018-01-11 13:34阅读:
婚姻是坟墓,但坟墓外头也不一定是人间
PGONE《圣诞夜》
“bitch都来我的家里住
全部撅起屁股cos圣诞小麋鹿
就骑在她肩上把燃料抽精光唱铃儿响叮当
说我太强壮那刺眼的阳刚像她爱的kingkong”

放在两年前,这段歌词我爱它,放在现在,它显得可爱又可笑。对于生活来说人都是这样,越无知的时候,越放肆。
我如今三十岁,离开家在深圳打工已经多年。​
两年前,我的大伯去世了,他的死,如耳光般扇醒了我。
以前我根本没想过结婚的事情,对我来说,婚姻就是坟墓,它不光光装进了爱情。李小璐这档子,在当时的我眼里根本就算不上是个事儿。
“嗨干嘛提结婚?是妹子不好玩了,还是自由腻了想不开。”这就是我常和我哥们说的话。
哥们都一个个结婚了,二十八岁的我依然被年轻和虚妄麻痹着。总有人说婚姻是坟墓,但离开了婚姻,坟墓外头,也不一定是人间。
羊羔作伴,卖了换钱 婚姻是坟墓,但坟墓外头也不一定是人间
​我的伯伯叫霍广,其实我觉的叫祸光更和他的一生相配。
多年前,他给姑姑家放羊,每天拿着一根鞭子和羊在山上转,转着转着就到了我们家的院子里。
于是他就坐在院子前的土拢上抽烟,我经常坐在他旁边问长问短,他也一直回答。
记忆中他似乎总穿着长袖衣服,那双手也一直干枯,都是骨头,那皮肤下的血管清清楚楚,脸上也是瘪的,很粗糙,胡子也很长。
他没事的时候眼睛总去看对边山上。
我很好奇,也曾仔细去看他是在看什么?但我终究没有找到。
问他,他只说“不看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姑姑家的母羊生了小羊,我见过它,白绒绒的羊毛摸上去光滑又柔软。比起它的妈妈它可爱多了。听说小羊一直跟着他,那是姑姑对他的谢意。
伯伯一直把小羊养成了大羊,和它
妈妈那么大。
可惜到了冬天,几个亲戚把他的羊给卖了,当时他说什么也不同意
“我就这一个伴了,我的孩子,我养了好几年,我舍不得。”
可他一个瘦小老头哪能管得住亲戚,最后还是卖了,那些钱都给他买了生活用品了,大底都是过年需要的东西。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婚姻是坟墓,但坟墓外头也不一定是人间

那时我问过他一个问题,你家的孩子呢?
“死了,没照顾好。”回答的很直接,直接的我都哑口无言。
他年轻时也结过婚,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当时他是在邻村找了个岁数差不多的女人,婚后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相差也就两岁多些。可这婚姻却不长久,女人就走了。
因为他不干活,家里穷的没法过,可他还和女人总吵架,每次都大大出手,女人总被打得鼻青脸肿。
终于,女人受够了他走了,孩子也丢给了他。
他就自己带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和一个三岁的孩子过活。
一次前村有人结婚,两个村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他急急火火的就抱着孩子去了。
哪曾想,他就那么悲催,一个烟囱上的砖头掉了下来,正好砸到了孩子身上,等送到医院孩子已经没气了。
一个孩子就这样没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小女孩感冒了,他来照顾着,可这感冒越来越严重,高烧三十八度。他却并没有把她送到医院,而是自己在家照顾着,而且总说着我家孩子很好,马上就会好,能扛得住,不用去医院。
孩子让他失望了,没有扛得住,死了。
短短的几年里,媳妇走了,孩子也先后走了,他的那一孔窑洞里纸剩下了他自己,空空荡荡的,炕上也只剩下了他自己的铺盖乱七八糟的摊着。
以后的日子里他一直自己过着,也没有在找过媳妇,难以想象他是怎么谋生的,或许打过工,或许一直在家种地活。
我记忆中,他就给姑姑家放羊谋生了,后来不放羊的时候就是靠着亲戚过,有一段时间我家卖面,他来了。
“我的面也吃完了”他张口道。
我们就让他搬走了一袋,后来又来搬过几次,也就任他。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家院子里,他和几个亲戚看着对边的山说:“等我死了,就把我埋到那里吧”。
当时亲戚还笑他,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的?他却没有吱声。
年轻的欢愉和虚妄 婚姻是坟墓,但坟墓外头也不一定是人间
​两年前他去世了,是被山下的好心人家发现的。
他的尸体就侧躺在他家的炕上,冰凉冰凉的,已经硬了,具体是什么时候去世的谁也不知道。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甚至我开始害怕我也会这样的死去,我空有一身躯壳,呆在深圳的出租屋里,如果死了又有多久会被人发现?
眼前的新鲜、肉体、年轻的欢愉,曾经的所有快乐,都好似眼前的虚妄和幻象。
后来,几个亲戚一起把他埋了,用的就是他准备了好久的那一口棺材。
他最终还是没有埋到他指的那座山里,而后来我才知道,那座山上埋得就是他的两个娃。
公众号:
岛上十点故事(BBfresh), 我想听听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