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之外的爱情—《时光倒流七十年》观后感

2020-06-28 14:45阅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而不可与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一部西方的《牡丹亭》,一部超越时空的绝美爱情,一幅幅唯美的画面在凄美的音乐中徐徐展开。生命如此短暂,惟爱永存……

时空之外的爱情—《时光倒流七十年》观后感
一部四十年前的老电影,多年前就知道这部电影,却在光阴一点点瘦下来,已日渐习惯琐琐碎碎的“现实”方看了这部唯美的爱情片。观看《时光倒流70年》影片时只为女主角超凡脱俗的容颜、为一幅幅梦幻般绚丽的电影画面打动,以为不过是一个浪漫的爱情童话。倘若正值青春年华,抑或会被故事本身感动;今日再听主题曲《ThemeFromSomewhereInTime》,蓦地泪水涌出,回放精彩画面,牵动我的不仅是故事,更是时空之外响起的音乐,贯穿整部影片的灵魂之声。一遍一遍聆听,那段温柔多情、缠绵悱恻的钢琴协奏曲,穿越时空久久萦绕……有澎拜的激情、缠绵悱恻的幽情、哀婉忧伤的悲情,闭上眼睛,恍惚走入电影画面,时光倒流一九七二年、一九八零年、一九一二年。

影片一开始是一九七二年,男主角理查德在大学毕业典礼上碰到了一位气质高贵的神秘老妪,送给他一块金表,深情对他道“comebacktome”。理查德虽感迷茫却并未理会。镜头一转,已是八年后的1980年。理查德成为一名剧作家,在一种神秘力量召唤下,来到一家旧式旅馆渡假,发现70年前的一张女明星相片就是那个老妪,已于他们见面当晚过世了。

时空之外的爱情—《时光倒流七十年》观后感

老妪回家的当晚,放起了《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这段音乐是连接她与理查德的重要线索。在婉转悠扬、激昂澎拜的音乐中,老妪慢慢闭上双目。理查德来到70年前,他们共度美好时光的酒店。

在酒店的墙上,理查德看到了美得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女明星照片。那微笑的红唇、含情脉脉的双眸、千转百媚的凝望,深情注视着理查德。此时响起了《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醉人心脾的音乐中,理查德一步一步缓缓靠近,照片在丝丝缕缕光影中亦真亦幻,一种似曾相识之感袭遍全身,浓烈的情感一触即发!宛如贾宝玉初识林黛玉。照片中的美女像是在召唤他,理查德疯狂寻找她的资料,排除万难,用催眠术让时光倒流70年,回到1912年。

70年前的画面弥漫着梦幻色彩,宛如泛黄的老照片。女主角的出场经过层层铺垫,在理查德、观众心中营造出“千呼万唤始出来”之感。当理查德在沙滩找到女主角艾丽丝时,画面似披了一层轻纱,不知是清晨还是黄昏,音乐静静流淌,轻盈、欢悦。从旧时光中走来的艾丽丝倚立树下,犹如从天边飘来的仙子,看见理查德并不吃惊,而是说,“是你吗,是吧?”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这是浪漫爱情的开端、这是冥冥注定的仙缘,惟有轻轻走上去,默默拿着她的手“原来你也在这里。”一个穿着夏日薄如蝉翼的纱裙,一个穿西装、戴礼帽,画面如此不协调却又如此完美,好似梦中,太多不相适宜却美得不可方物。

时空之外的爱情—《时光倒流七十年》观后感
与所有美好的爱情故事一样,总会历经坎坷磨难。艾丽丝的经纪人百般阻挠他们交往,像个巫师预知了艾丽丝的结局,遇上一个会改变她一生命运的男人,然而,他又岂能阻挠分分钟钟都想在一起的恋人。两人开始到海边约会,此时的音乐欢快、激昂,在马车上、在海边、在船上互诉衷情。两人泛舟荡漾在湖中,阳光柔柔映在他们身上,整个画面像笼着轻纱的梦。为了分开他们,经纪人绑架了理查德,可这一切只能让相爱的人靠得更紧,就算知道是悬崖也要往下跳。艾丽丝摆脱经纪人的束缚,疾疾向理查德奔来,理查德也从楼上跑下,他们在白色的旋转楼梯上紧紧拥吻,天蓝得透明。在舒缓、轻柔的音乐中,他们的灵与肉再也不愿分开。

越是惊心动魄的爱情越要面临撕心裂肺的分离。理查德错拿一个70年后的硬币被意外带回现代,最痛苦的爱情莫过于在热恋中被生生分离。再也无法让时光倒流的理查德痛不欲生,形销骨立,犹如梦中醒来的杜丽娘,再无法孤孤单单活下去。弥留之际,在哀婉、凄丽的音乐中,艾丽丝在云雾中、白光中召唤着理查德,他们终于又走到了一起。

时空之外的爱情—《时光倒流七十年》观后感
所有艺术中,惟音乐可超越时空。《Theme From SomewhereInTime》主题曲是《时光倒流七十年》的魂,一次次把理查德和艾丽丝紧紧连在一起,无论天上人间、前世今生。艾丽丝为理查德等了70年,理查德为艾丽丝放弃生命。从前的日子好慢,一生只为爱一个人,在现代人眼里,已是童话,更勿说前世今生。固然,这是一个爱情神话,“穿越”在影片中并不重要,只为那份等待。

《牡丹亭》中的柳梦梅因看了杜丽娘的画像而爱上了她,掘坟让她起死回生,历经磨难缔结良缘。理查德看了艾丽丝的照片爱上了她,让时光倒流70年,命赴黄泉到天国与心爱的人相会。柳梦梅让杜丽娘从阴间回到现实,理查德从现实走向天国,相爱的人皆超越了时空,永不分离。貌似圆满的结局,却是一个彻底的悲剧。恰因现实中有太多的不圆满,浪漫的爱情一般难有好结局,剧作家通过非现实手法为男女主角设计一个圆满的结局,满足观众对圆满结局的期许。马尔克斯《霍乱时期中的爱情》讲述了非常现实的爱情,却赋予小说一个浪漫的结局。阿里莎为费尔明娜等待了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等她结婚、等她生子、等她衰老、等她丈夫去世,他们终于走到一起,登上一艘有霍乱标志黄旗的游艇,让游艇一直在海上漂着,爱情战胜了死亡。太多现实问题、太多不相适宜,作者不写、导演不拍,艺术可以反映现实也可美化生活,却改变不了现实。生活不是艺术,我们却可艺术地生活。

观影中,我们可暂时逃离琐碎的现实,跟着角色哭、跟着角色笑,为平淡的日子增添几抹别样色彩。当理查德穿越后回到现实,犹如南柯一梦,照片中的人儿依旧只能挂在墙上。电影于我们也是一场梦,散场了,梦醒了,生活依然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