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2018-01-01 06:18阅读: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身在都市的我,现在所剩下的只有这些零碎闪回的关于甘南的片段了,它们是那样孤立无助,凋枯残败地零落在我的文字里,那样不合适宜,苍白孱弱地诉说一些生命和生活的疼痛。关于甘南的记忆,开始回放,我用倒叙的手法,回想此生高原跋涉的初次,终于脸颊上有了高原的印痕。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石头开花的扎尕那
水和山,我生命中不曾缺少的遇见,山是山,水是水,而在扎尕那,此山不是山,此水不是水。扎尕那的山,不仅是石头横切或竖放的巨型盆景,而是融入了熠熠生辉的信仰,可以寸草不生,也要头顶明灯。如果只是山,它只能成为风景,屹立于高原之上,任风吹雨打;它已不是一座山,它是一座神居住的城堡,圣水滋润着它,敬畏匍匐膜拜着它,它是永恒的化身,它是生命存在的信念。在扎尕那,你可以读懂藏族民的坚毅和洁白,也可以读懂自己平生未能如愿的渴望。在迭部,壁立千仞的山川上,经幡鲜明的色彩横浮在河流奔腾的浪花里,炊烟为黎明打开了祈祷的卷首语,寺院之上的金顶安放着信仰的光芒。我留下了渐行渐远的目光,未曾与一匹狼相遇。离开了迭部,我也离开了万物纯朴的甘南,离开了石头能够开花的扎尕那。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尕海湖我的香巴拉
  我站在海拔3200米的高度,将你深情拥抱,朴素纯洁的高原之歌在耳畔回响。静谧的尕海湖,风姿绰约的尕海湖,七仙女跌落的一颗翡翠。你读她一万遍,她就给你一万次回眸!一片草原,野花可以和鼹鼠一起出没;一片水域,万千候鸟亮出了空灵的羽毛。你予我以清风,我予你以晨露。黑颈鹤衔着一轮明月,不远千里飞抵尕海湖,只为奔赴一场无须许诺的相聚。我亦如是,与草原比邻的湖面,是白云的溜冰场,我驾一辆马车,轻声行吟着爱情最初的时刻。朝阳不语,落日不语,时光说:“再不来,你就老了”!纯情的白天鹅,静谧的尕海湖,雪域高原的香巴拉!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拉卜楞寺一盏神性的酥油灯
告诉我什么叫做信仰。你未能如愿的前世,你窘迫不堪的今生,都只是为了修行,去恶存善。没有天堂,只有自然与阳光认真地对话。阳光,可以不厌其烦地提起,它是万物的根源。而信仰,可以看见风,可以看见雨,也可以看见阳光。转经筒,转动五彩炫丽的轮回与今生;喇嘛、活佛,如拉卜楞寺上空的白云,不悲不喜。每一座殿堂,都在打坐诵经;每一寸土地,都流溢信仰。每一缕空气,都可以闻见匍匐膜拜的心无旁鹜。天地唯美和静穆,能让人去除浮虚,匆匆地脚步,放轻再放轻。周遭的群山如同寺院的金顶一样金光闪闪,亦呈现生命原始的荒凉与厚重这里没有风景,我愿大夏河的水声带走人群的喧嚣,让信仰每深入一次,灵魂就受一次洗涤。我不言我,我愿灵魂有归宿,生命有尊严。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草原浸入血液
从甘南走过,在一片绿茵茵的语言里洗涤了我心灵的荒凉,站在辽阔的草原上,思想才会丰润与满足;步入广袤的草原,心底才会无限宽阔;植根绿色的草原,生命才会无比顽强。甘南的草原是多元的,也是不可复制的。那么深邃的绿,像毒一样,浸入体内,浸入血液。血液开始变绿,绿莹莹的液体,顺着血管汩汩地流进每一个细胞,血液也变成绿色的,在你的每一根神经末梢开始揉搓、渲染,让你与草原融为了一体,你就会幻化成草绿色的精灵,随风舞蹈。这样的经历,若在甘南,会不止一次地重复,最终固化成你喜欢甘南草原的理由,血液里流淌的是绿色的液体,骨头里附着的是绿色的火焰,思想里固化的是绿色情愫。草原上出现无数个自我,在脚下的泥土里生根、发芽,不断地复制、粘贴,再复制,再粘贴。抵达草绿色的心底,飘向无尽的苍穹。甘南草原,一走进你的绿色里,就再也不想离去。我喜欢甘南,因为我与你永远用绿色相连。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饮一杯青稞酒
  一路行程,风景之外的风景,是欢笑和友情,是一杯青稞酒的热情。没有喝过青稞酒,我不敢说出我到过甘南。夜空,明月还未升起,锅庄舞已把火焰的舌头再度拔高,火星冉冉升起,化为满天星,照耀着空旷的大地,照耀着人们红彤彤的脸颊。高亢柔美的藏族民歌,把高原稀薄的氧气舞动,我的豪迈便有了充分的理由。再饮一杯,醉了此生,我是否可以想起昨日金黄的青稞,在地里迎风轻舞。伴着夕阳与晚霞,青稞的身影远去,我举起了酒杯,与甘南道一声:“扎西德勒”!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一个人的甘南(三十三)结束语  回味甘南
渴望再一次深入甘南
  一片土地,匆忙走过,看到风景,看不到深入的灵魂。只有深入一块土地,才能抛去歧义的认识。草原、河流或一块石头,用自己的表达方式,与天空对话。马匹、羊群或牧人,用脚印表达对大地的敬意。或肤浅或深刻,我只能用自己的眼光读你,没有华丽的文字,也没有泛滥的抒情。你亦不能阻止我,幻想格桑花她会为我开出一朵纯洁,白雪她会给我献上一条哈达。这些有时可能不那么重要,孤独的风景我从未看透。我期许友情的欢笑,打开我尘封已久的心灵,我愿向人间的温暖匍匐膜拜。高原之高,不在于海拔,在于灵魂的自由。除去枷锁的牛羊,自由的咀嚼,你不要联想它们终将被屠戮的命运。我所仰望的大地与苍生,在这里找到归宿;我前世的沧桑与困惑,在这里找到了属于它的版图。
2017年9月30日脱稿于京华运河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