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2018-01-10 06:18阅读: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额尔登敖包山脚下,伫立着一座红墙黛瓦的庙宇,人们称之为贝子庙,庙前是个广场,庙后是额尔登敖包山。贝子庙是藏传佛教的圣地,享有“北国名刹”之美誉。随行的当地朋友介绍说,因为这座寺庙是一个叫作巴拉吉道尔吉的贝子修建的,故称贝子庙。相传,当年兴建贝子庙时,贝子巴拉吉尔道尔吉环顾四周,只见处处水草丰美,一时竟不知把庙址选在何处。当他来到额尔敦山下时,发现草地上盛开着很多小黄花,黄花象征吉祥,黄色代表着黄教。就这样,庙址选在了额尔登山下,额尔登山也因建在山脚下的贝子庙而更加受到人们的崇敬。“文革”中贝子庙遭到严重破坏,宗教活动也被迫停止,寺庙房舍也被政府和个人占用。近些年政府投入巨资对其进行修缮,恢复了原貌,晨钟暮鼓和诵经声又在贝子庙上空传响。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打开APP阅读全文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贝子庙广场上三座白色蒙古包整齐地摆放在寺庙前,蒙古包本是游牧民族在草原的家,摆放在城市中也很有特色,两侧矗立的高大经幡如旗杆一样。广场浓缩了锡林郭勒盟蒙古族阿巴嘎、乌珠穆沁 、察哈尔、苏尼特四大部落民俗文化特征。贝子庙建筑群沿袭黄教传统建筑风格,结构独特,雕刻精细,由主庙、属庙、家庙、佛塔及众多僧房组成。贝子庙是蒙古族与汉民族共同创造的古代建筑瑰宝,在建筑艺术上将蒙、汉、藏等多民族艺术风格融为一体,具有深刻的民族文化内涵。寺庙雕梁画栋,重楼复阁,汇集了许多人的智慧。那飞檐斗拱的建筑,千姿百态的佛像,富丽堂皇的绘画装饰,均具鲜明的民族特色。庙内环境优美、建筑风格独特、文化底蕴深厚。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步入庙门,立刻感觉到一种浓浓的佛教氛围。寺院内很清静,那些虔诚的佛教信仰者,早早来到佛堂,伴着喇嘛们的诵经声在佛像前三拜九叩,默默地抒发着自己的心愿,祈求神灵和佛祖庇佑。院中央有一个硕大的香炉,游客们把香纸置于炉内焚烧,烟雾缭绕,香味沁人心脾。寺院两旁的台阶上坐着一些信徒,他们左手摇着经筒,右手捻着佛珠,有的嘴里还念着经文。我们沿着走廊往前走,在正殿两侧看到一排铜制的转经筒,每个转经筒上都刻着几个藏文。藏传佛教的寺院比汉族地区的寺院更加神秘诡异,主寺朝克沁殿门檐下挂崇善寺大匾,崇善寺是乾隆御赐的寺院正式名字,乾隆三十三年,皇帝亲笔为贝子庙题名“庆善寺”,四十八年皇帝又为该庙亲书“崇善寺”。朝克沁殿的院落很大,正殿居中,四方立有四座配殿,也称朝克沁殿的卫寺,是属于正殿的管辖之下的特殊庙堂。正殿东南角和西南角与汉族地区寺院一样筑有小二层楼的钟楼、鼓楼。主殿内三尊金灿灿的主佛居中,端坐于莲花宝座上的佛祖释迦牟尼高两米多,头带尖顶的正统法帽,两侧供着阿玛佛。鼓楼之后是密宗殿和护法殿,钟楼后则是宗喀巴殿和药师殿。出朝克沁殿,西庙明干殿没有开放,东面的却日殿,亦称东庙,规模仅次于朝克沁殿院,是本庙最重要的念经堂。始建于嘉庆二十年,正式名称是福源寺。院中一株古树被围起来不许游人靠近,古木参天与贝子庙共同经历了雪雨风霜,是贝子庙历史的见证。南院东厢房为贝子庙简史陈列,介绍了贝子庙的地理环境、历史发展、建筑特色和寺庙制度、宗教活动等。贝子庙既具有汉式构制风格,又有藏传佛教建筑装饰艺术的特色。它不仅是宗教圣地,更是锡林浩特旅游业发展的金字招牌,二零零六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贝子庙是锡林浩特市的发源地,这里原为元太祖成吉思汗第十五世孙巴图孟克达延汗后裔之领地,明代属元太祖成吉思汗弟别勒古台十七世孙诺比特默克图的游牧地,进入现当代,锡林浩特市还曾是建国前的中共锡察巴乌工委所在地,今贝子庙西大殿即为锡察巴乌工委的办公旧址,已辟为盟市两级红色旅游重要景点。贝子庙作为中共锡、察、巴、乌盟工委所在地,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培养了大批革命干部,成为内蒙古重要的革命根据地和乌兰夫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发祥地,具有十分重要的纪念意义,北院已列为锡林郭勒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院内有一尊雕塑,是两位手持钢枪身穿蒙古服饰骑马的勇士。由于锡察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成为共产国际地下交通线,王若飞、乌兰夫等领导人都走过这条通道。乌兰夫领导成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后,在此开辟了锡察革命根据地,成立锡察行政委员会,设立中共锡察工委,开展了艰苦卓绝的保卫锡察解放区的斗争。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寻踪觅迹大汗路(四)梦寐萦怀贝子庙
  走入贝子庙的人依然很多,但好奇的游客多过了虔诚的信众,审视的冷眼多过了狂热的目光,这也正合乎存亡之符效、废兴之必然。我无法形容贝子庙在这个时候的神圣与庄严,只是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心在瞬间沉静了下来。我像一个虔诚的朝拜者,在贝子庙里一步步走来。古老的庙宇有了几许沧桑,几许神秘。草原的风吹动着蒙古包前旗杆上的经幡,和殿堂檐角的铜铃,让心在宁静的同时又有了些许的彷徨。干净的寺庙里留下了朝拜的人们叩首的痕迹,所有的祈愿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轻轻默许,只有佛懂得人间有多少孽缘,就会有多少在佛前叩首的人,我也叩首,但我并不知佛会渡我,还是我自有宿命。也许,佛不过是笑看人间轮回,任由缘起缘灭。而我们又如何能脱去与生俱来的一副俗胎凡骨。抬头望天,那些与经幡像是沐浴在阳光里的花,正淡然地盛开,花是幸福的,因为它们始终懂得,万物皆有定数,一切随缘。
2018年元月3日脱稿于锡林浩特元和建国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