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2019-01-11 06:18阅读: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从乔治纽博利机场乘智利航空LA7733空客320飞机继续南行,经过二个小时五十分的飞行。到达阿根廷冰川国家公园所在地埃尔卡拉法特机场,又向着南极推进了二千七百多公里,这里已经接近南极,到了麦哲伦海峡。埃尔卡拉法特是阿根廷南部圣克鲁斯省的一个小镇,地处安第斯山脉脚下阿根廷湖畔,从巴里洛切往南直到南美大陆的尖端,因其特有的旅游资源而闻名于世。只有一万多人口的小镇宁静古朴,空气清新,镇上只有一条主街几条小街,街道两侧,遍布各种类型星级酒店,咖啡馆,工艺品
商店。繁华的卡拉法特小镇,因为有莫雷诺等几个大冰川,这里成为阿根廷的旅游重地,每年的夏季,世界各地的旅行者和户外爱好者来拥来这里,是小镇最热闹的季节。卡拉法特离冰川只有八十公里 ,所有旅行者必先到达卡拉法特,然后才前往冰川国家公园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第二天早餐后,前往莫雷诺大冰川国家公园。大巴沿着阿根廷湖而行,边走边欣赏路边风景,沿途湖畔四周白雪覆盖着山峰,湖岸生长有高大的针叶松,雪峰倒影着翠绿泛蓝的湖水,景色醉人。远处是雪山,雪山白顶下是由红到绿的植被,中间是冰川,眼前是碧波荡漾的阿根廷湖,多个颜色层次,多个季节变化,一并呈现在眼前,这种美用漂亮来形容有些单薄,简直令人窒息。汽车行驶到距离冰川公园大约七千米的地方,细心地冰川管理者在这里设置了一个观景平台,让远道而来的观光者先尝试一次远观冰川的感觉。刚看到冰川露面十分激动,大家驻足拍照。大巴车转过一个山弯,巨大的莫雷诺冰川就展现眼前,它从宽阔的两山之间伸出,一直伸入湖中,湖上浮着发出蓝光的冰块,直逼其对岸的半岛,将阿根廷湖隔开成两半,景象无比壮观。佩里托·莫雷诺冰川(Perito Moreno Glacier)国家公园的正门,小巧而别致,正门面对阿根廷湖。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游轮朝着阿根廷国家冰川公园的湖深处缓缓驶去,太阳由安第斯山的后面冉冉升起,无数蓝色的浮冰偷偷地飘到了船边。冰川耸立在湖的尽头,高高的冰墙,晶莹剔透,蓝白相间,光彩照人。湖面上飘满了巨大的冰砾,有的几乎可以站上几个人。冰壁上还不时有大片的冰块脱落轰然落入水中,掀起的浪涌把游轮推得摇摇摆摆,断裂处狰狞的冰刺之间则露出内部幽蓝的本色。游轮与冰川越来越近,冰川前端的冰墙也显得越发高大,甚至能从那些形态各异的冰墙的隙缝中看到迷人的蓝色。就在大家激动地在甲板上与莫雷诺合影留念时,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就像是有人在开山放炮一般,循声望去,发现那是一大块冰墙正从冰川上崩塌下来,落下的冰块在阿根廷湖中掀起了巨大的涌浪,将我们的双体游轮抛到了浪尖,见此情景,整艘游轮的游客都发出了激动的欢呼声和兴奋的尖叫声。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游轮行至最大的莫雷诺冰川前,绵延几十公里近百米高的大冰川,像被上帝拦腰斩断的冰墙。近了,又觉得那是一排穿着蓝色盔甲的重兵阵。伴随着游船缓缓前行,寒风中夹杂着冰渣和雨水,我依然屹立在船舷边上,捕捉着变幻莫测的美景,生怕漏掉了每一片再也看不见的秀丽。放眼望去几米高的不规则冰块轰然倒下,发出如打雷般的巨大声响。我赶忙举起相机,随手按下快门,虽然仅仅拍到冰崩激起的水花,仍然自我感觉幸运呀。据说,虽然冰崩每几十分钟就有一次,但它具体位置在哪、什么时间全是不定数。为此,许多为了拍到冰崩的摄影爱好者,在这里住上个把月,也未必能拍到令自己满意的冰崩景象,更不用说只为了看看冰川,等待一次裂冰游客了。游轮行驶到冰川前,停下来让我们静观察美景,这时我才发现要想将几公里宽的莫雷诺冰川,放在一张照片中完全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最宽阔的广角镜头,也无法将这接近一百八十度的立体画面拍摄下来。我采用连排接片的方法,用了好多张照片拼接拍摄了莫雷诺南侧的全景图。此时,任何人类的语言,任何焦距的镜头,都无法还原大自然的这一伟大奇迹。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在世界尽头游走(十四)世界边缘崩塌的冰墙
游轮来到了冰川东西分界段,莫雷诺冰川沿阿根廷湖呈现为一个三角形,这个豁口就是三角形尖顶处,也是东西段游览路线的分界,游轮在这里折返。阳光下除了耀眼的白色,冰川还发出各种蓝色的幽光,天蓝、湖蓝、湛蓝、靛蓝、宝石蓝和说不出的蓝。岸上就已听到冰川崩塌的轰鸣声,在游轮上就格外注意,希望能拍到崩塌的一刻,好在崩塌时有发生,先是响彻天际的轰隆声,看到冰川塌下,激起二三十米高的水花,要抓拍难度不小,不经意就会来一下,刻意要等却半天没动静,这种寂静仿佛时间凝滞。风吹得头皮发凉,可我也顾不了那些了,始终站在上甲板上一个多小时,直到船儿归来。我冲出船舱,冒着刺骨的寒风,双手紧紧抓着船杆,死死地盯着远方那片巨大的浮冰,丢失了语言的能力。看得久了,开始接受那是真实的存在后,我终于平静了下来。游轮之旅结束后,我走栈道一路往上,转到另一侧近距离看冰川。这回用“移步换景”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壮丽的冰川加上丰富的植被衬托,由于登高能很好看到冰川的纵深,薄云缭绕下无数小冰丘密密麻麻地呈现在眼前,这一定是千百万年挤压移动的产物。我在十分短暂的生命里,能有幸看到这样具历史厚重感的场景,此生足矣。
2018年12月脱稿于阿根廷圣克鲁斯省埃尔卡拉法特Pte Perón, 1143,Lago Argentino Department,艾斯本德艾尔卡拉菲特酒店(Esplendor El Calafate )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改编、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