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2020-02-18 14:35阅读:
《新世界》又把观众气得想打人了。
或者更准确点:想打铁林。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2020一开年,这绝对是全国观众最想“打”的男人。而这一次他的最新劣迹是:用热水壶打了孙红雷饰演的金海脑袋三次,开水浇脸,最后直接用枪把这个大哥打死了,死之前金海还让他跑。
现在全国观众气得集体在家“云打人”,观众越生气,《新世界》评分越低,一路从8.2掉到6.0,可能还没见底。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要知道六年前的姊妹片《红色》,8万多人评分,高达9.2。
同样的编剧,同样的“徐天”“金海”“铁林”,开年国剧,到底崩在了哪?
节奏、故事、人设。不遮掩,是真有瑕疵。
最直接的不同是:《红色》,看得人解气,《新世界》,看得人生气。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云打铁林,必须算我一个,但,有件事我不赞同——有观众放话,气成这样,“张鲁一的戏,以后不看了。”
怎么说?2020年了,把角色和演员分清楚,还要再说?
还有网民的论点更奇怪:张鲁一演
得这么好,怕不是本色演出?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我就问一下:六年前他的徐天演得那么好,本色演出;《麻雀》的毕忠良演得那么好,本色演出?《他来了请闭眼》里智商逆天的高逼格天才罪犯谢晗,本色演出?《妖猫传》里的唐玄宗,还是本色演出?
张鲁一到底有多少本色?千人千面,都靠本色演出,可还行?
我倒想把话撂这儿:铁林被骂上热搜的次数越多,张鲁一的演技就越硬。

一个全国观众都想打的男人,怎么演?

张鲁一演铁林之前,原本观众最担心的,是串戏。
毕竟,编剧徐兵作为业内知名几个名字打天下的“取名废”,从《红色》《乱世书香》到《美好生活》《新世界》,还有待播的《我在北京等你》,主角全是徐天。
而其中观众最爱的,莫过于张鲁一饰演的《红色》的徐天。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结果一转眼,徐天成了《新世界》的莽撞青年,而张鲁一“徐天变铁林”,只要一个动作眼神有《红色》的痕迹,观众能不跳戏?
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红色》的徐天多招人疼,《新世界》的铁林多招人恨。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铁林有多气人?全国观众都请求:不要他活到最后一集!
随着剧情的发展,铁林下线甚至取代小红袄是谁变成了观众追剧的焦点,结果徐允诺金海都下线了,他还在杀人。
观众纷纷表示能不能众筹给铁林买条红围脖,让小红袄把他捅了。
可铁林刚出场时却是个怂包蛋+喜剧担当。
胆小,懦弱,贼怕死,怕老婆最行。
出场的时候就在胭脂胡同和班主滚在一张床上,一声枪响吓一哆嗦,听见老婆关宝慧找来的声音直接躲进衣柜里了。
爱搞花花肠子,还怕老婆,大街上被赶下车,大冷天在院子里“罚站”过,照样满脸堆笑甜言蜜语。
在单位,习惯性地缩脖子驼背, 手里抱着个茶缸子往哪一战,存在感接近于零。
天天遭同僚冷嘲热讽,和死对头的互怼日常,完全是前几集的笑点担当。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但,张鲁一的表演早就给角色转变留过后门——
还记得不,刚出场时,他去隔壁解救徐天。
明明手里有枪,却只拿枪当摆设,直到人走了才作势开喊“别走啊你”。
这是铁林的小聪明——贪面子,又圆滑。
后来眼看着拿不回三兄弟的金条时,他的方案最狠:带枪闯进只有两名女子的宅子,直接抢。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兄弟中,铁林虽排行第二,却是最没地位的那个。
媳妇儿被金海打一巴掌,敢怒不敢言,可是眼神里,写出的都是怒气、怨气,这怨这怨,是生理层面的,看那青筋——爆起!那眼睛——红透!
但,铁林的“变坏”,不是写在脸上。而是流露在举手投足间的。
被冯青波杀把刀架在脖子上,“换你的命,选谁?”
“谁都行。”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一句话出口,这人物后来干什么,就都不奇怪了。
妥妥一个有野心有手段、为权势而生的暗黑反派。
但就算是变坏,依然被演出一条漫长的弧线。
刚得志的时候,金海问他是不是不想离开北平了,他一句“党国给我撑腰”,动作多浮夸,人物内心就有躁动。
到了得意忘形到在酒桌上偷瞄柳如丝的时候,那股子要上位的劲头,遮都遮不住。
到了金海不肯交田丹,挡了他的道,再看他的眼神,早已没有曾经的闪烁,而是充满了暴戾和偏执。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等到他一脸血红,举枪威胁,当初那个憨憨铁林还在?只剩下一个再无回头路可走的可怜傀儡。
说到底,张鲁一演的,从来不是标签化的反派。
而是复杂的人物。
刚开始,怂、色、蠢,但又透着可爱真实。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甚至,重情义,爱护兄弟。
明明自己胆小怕死,却第一时间冲出去救自己作死的徐天。
徐天满脑子浆糊误会金海杀了小朵,他第一个替大哥反驳。
可,一旦兄弟威胁到自己的上位路,便按捺不住“谁挡杀谁”之心。
到最后,张鲁一演出了铁林懦弱的一面、也演出他暴戾的一面,演出他曾经良善的一面,也有被自己的野心和命运逼到绝路的狠劲儿。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大开杀戒的这一段,他脸上的人性之色完全褪去,充满着咄咄逼人的狠意,但,又时不时有人性的回光返照。
他开枪重伤金海,金海命悬一线时,一句“傻兄弟”劝铁林远走高飞。面对生命最后一刻大哥对自己的温情,他什么表情?愧疚、痛苦,但该杀还得杀。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坏人难演,因为他们往往层次复杂,情绪难明。
但,演得好了,却能让观众在品这复杂况味时,生出一丝悲悯。
从头到尾,张鲁一演绎出一位中年小男人从怂包到杀人魔王的变化。
有灰度的人物,张鲁一接住了,观众理解了。
这就是演员的本事。

张鲁一的演技到底好在哪里?

铁林坏出圈儿,有观众问:要不是本色演出,能演那么好?
但演好男人徐天,让全国女观众都想嫁,演绝世坏兄弟铁林,气得全国观众不分男女老少都想打。
又绝不是“本色演出”那么简单。
张鲁一的表演,最擅长对味。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演谁,是谁,演谁都是内味儿。
这本事,是磨出来的。
张鲁一一家三代都是高知,他本人先是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导演系, 中戏毕业以后,没有人找他拍戏,张鲁一去演了话剧。
2003年到2010年,他先后演了《安妮日记》《樱桃园》《建筑大师》《琥珀》等近十部话剧,足足在话剧舞台上沉淀了近7年时间。
一直到得到合作过话剧的蒋雯丽的推荐,他才在2005年参演了电视剧《玉卿嫂》,饰演柳家少爷,正式开始影视演出。但,却不是进入演艺圈。而是当一个演员。
在这个过程中,张鲁一还攻读了北京大学艺术硕士学位。
再回头演戏,一个一生的角色来了——他入行近十年的第一部男主剧就是《红色》。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红色》的徐天多精彩,不用多说。外表斯文内敛,顶个“妹妹头”,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动起手来,打架,推理,枪械、爆炸玩得飞起……
但最有趣的,反倒是《红色》之后的角色——几乎,都是反派。
但凡是张鲁一演的反派,共同之处除了“不讨喜”,还有一点——
反差大,很少有“撞型撞款”,演法也截然不同。
演铁林,好在哪?一想起来就让人恨得牙痒。
不讨喜的角色,演得愈绝,愈招人骂。
可《麻雀》却相反——毕忠良“坏”起来,不招人烦。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外表优雅、心狠手辣,一抽雪茄,工于心计的形象呼之欲出。
张鲁一为什么能把这个谍战剧模板化反派演出花?
一个字——爱。对别人斩尽杀绝毫不留情,但又深爱家庭,对妻子温柔宠爱,对兄弟有情有义,兄弟有问题,他看不出来?他是不愿意信。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张鲁一果断接下这个角色:“因为我看到了这个人或许会有很多不同面的人生”。
到最后,一个优雅腹黑却深情内敛的角色,硬是撑起了整部剧。最后成为少数靠反派而圈粉的演员。
到了《他来了请闭眼》,是扭曲的“鲜花食人魔”。
智商超高,但周身却萦绕着阴鸷的气息。
而《妖猫传》里的唐玄宗,一段打鼓戏,眼神和手部动作看的人头皮发麻,眼神从未盯在鼓上,而是直视前方,是盛世帝王之气,又写满显而易见的欲望。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但,他可以为杨玉环开设盛世之宴,也会为了保住皇位,选择送爱人去死。
“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些角色动人,是因为角色身上,都泛着人性的幽光:复杂,又矛盾。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角色到张鲁一手上,总是更深一层,被他演出巨大人性弱点中充满挣扎的痕迹与火光。
但,这都是天分?
《红色》里,徐天的日语台词都是张鲁一原声出演,听起来足可以假乱真。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因为演《火线三兄弟》时,他早已为戏学会了日语。
演《妖猫传》的打鼓戏,用替身?是不可能的。
专程跑去学打鼓,走到哪儿打到哪儿,配上肘部的不少动作,打到手麻也不停歇,到最后,一场鼓戏被他打成了电影的华彩乐章。
都是际遇。
初出茅庐开始,张鲁一就赶上了中国影视最朝气蓬勃的阶段,有好戏,但也泥沙俱下。上一部赶上了,9.2,这一部可能就是6.0。
但无论戏怎么样,他这双看似人畜无伤的小鹿眼,总能承载出最复杂的情感、再强烈的冲突。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也难怪有人总结—铁林唯一的优点是啥?
张鲁一演的!
但张鲁一最大的缺点是啥?
不红。
发现没,许多人气顶流,演谁都是演自己,粉丝记住的,也是他,她,而张鲁一演完了,你只会记住角色本身。
角色红了,他没红,为什么?

不红?敢当面怼孙红雷演技的男人,也只有他了!

《新世界》有个故事,或许能解释张鲁一的星途。
孙红雷受访说:“张鲁一是出了名的戏痴,第一天就把我给切了”。
那是孙红雷和张鲁一第一天合作,演的哪场戏?
就是本剧名场面:金海打铁林。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两人面对面摊牌这场戏。金海一声“铁林”,铁林一句“大哥”,话未说完,两人的眼圈都红了。
但,正面冲突之后,两个戏骨从动作到眼神的交锋,看得人汗毛直竖。
仿佛,能嗅到空气里的硝烟味儿。
精不精彩?极其精彩。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但,孙红雷却被张鲁一质疑那场戏的演技了。
孙红雷称:“那天是我上去就给他打了,抽了好几个嘴巴,把瓜子皮扔在他脸上”,没想到张鲁一却停了下来,对孙红雷说:“红雷哥,我觉得你这个举动不对,不像金海的人物”。
孙红雷说,“我当时心里非常不悦,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啊,师弟跟师哥能这么聊天吗?能不能委婉一点”。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说完,旁边的嘉宾都笑翻,但孙红雷话锋一转,说张鲁一是一个很真诚、很天真的人,一心为了戏着想,不惜在拍戏第一天就得罪了同组的师哥。
后来他时常请张鲁一吃饭,就是因为他对方能说实话,能够指出自己的不足。
发现没,很多人说,张鲁一是唯一一个火了之后不作妖不油腻还能演好角色的中年男演员。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但,也是因为他不作,就没热度,做戏痴,难免得罪人,毕竟,不是每个同行都像孙红雷这样英雄惜英雄。
这么演,能火?
但这就是张鲁一,没新闻,不上综艺,不发社交状态,在作品宣传期外,他近乎隐身。
就算被迫营业走红毯,女星争奇斗艳,男星西装革履,是标配吧。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结果他冬天出席国剧大典,搭档王子文身着一袭白色露肩长裙,美丽优雅又抗冻。
张鲁一呢?
妥妥的羽绒服老干部风。
上《声临其境》,虽然是韩雪的助演嘉宾,但他跟韩雪并没有见过面,连相隔距离都计算分明。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配音叫好声一片,被问及为什么要来参加节目时,他说:“家里人非常喜欢这两个电影片段,他们就想听听如果我配的话会配的怎么样,所以我就来了……”
顾家是人设?
但他时刻把结婚戒指戴手上,总是不经意地转戒指,早就成为粉丝津津乐道调侃的梗。
参加发布会,主持人问他圣诞节会送另一半什么礼物时,他愣了几秒说:反正……钱都在人家那里管理,想怎么买就怎么买呗。
主持人故意挖坑,问朋友失恋打电话来哭诉和爱人找他去洗澡选哪一个?
张鲁一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洗澡,发现现场气氛很欢乐后,羞耻地低下了头。
这个打小绘画、书法、篮球全部拿得出手,钢琴、小提琴、口琴样样不在话下,的“别人家的孩子”, 在这个人精遍地的圈子里,似乎就是——不上道。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如何算上道?即使是实力派中生代演员,也难免要拼人设。
邓超喊过“we are 伐木累”;孙红雷一度成“颜王”;雷佳音和郭京飞组tf老boys。不怪他们,唯有如此,才能出圈儿,才有更多观众喜欢,有了人气,才能挑更好的戏。
但梗玩多了,又难免付出演员职业上的代价。孙红雷不当颜王了,才再次凭演技上热搜。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而不炒绯闻,不蹭热度,称自己离流量很远和张鲁一,却一直把自己藏进戏里,和观众最好的交流,就是“作品和角色”。
这样的执念,是主动选择,也是限制。
埋头演戏,未必每次都能挑中好戏,也很难维持大热一时的人气。
偌大的娱乐圈,想红,想火,就得急速奔跑。
但有些人,却心甘情愿在追逐流量的市场中被淹没。
直到下次有好戏的时候,再随着角色,冒出来。
因为他是真正隐藏在角色背后的人,是孙红雷口中的“戏痴”。红不红是命,但若自己甘之如饴,不红就不红。
观众都说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所以当观众都想组团打铁林,我却馋张鲁一的演技。
从《红色》9.2到《新世界》崩到6.0,他的神演技,不背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