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脱口秀女王思文可没有输

2020-08-13 19:49阅读:

肥罗大电影

电影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做一辈子兄弟。”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几乎是从相爱的那天起,说段子就是思文和程璐的相处方式。分手也是。
上期《脱口秀大会》,李诞一开场就宣布思文退赛,思文说自己太累了,而且一直处于低谷,无法为大家带来快乐了。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但她明明还在给大家带来快乐,节目的彩蛋里,思文程璐被逼着对着镜头说出分手的感想。思文说:“我现在很好啊,还有朋友给我寄安慰的礼物,酱鸭之类的。”
程璐看着她说:“是想让你不要嘴硬。”
思文转头望着程璐,大笑,程璐也是。
思文是靠说夫妻的段子出圈的。《脱口秀大会》第一季的一期,让很多人记住思文的一个段子是:“很多人会问一个问题,就是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友谊?我觉得是有的,我跟我老公就是。”

她建议,把老公当兄弟,可以避免未来可能要分房睡的尴尬,直接卖掉双人床换成上下铺,老公就是睡在你上铺的兄弟。临终前再握着老公的手问,“我是你的什么?”“朋友。”“那我就放心了,朋友一生一起走。”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还是在这个舞台上,程璐说出也许是他俩最后一个夫妻段子,“最后我赢了,家没了”,全场大笑。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接着,没有一丝狗血戏码,两人像是顺其自然地分开,留言:“婚姻不在,兄弟还在”。
到了上一期,全国观众都知道他俩离婚了,节目组还让两人写出临别感言,程璐调侃说,怎么有上爱情节目的感觉,思文则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写出的——实在不行了可以借钱给他,落尾处写着“你的前妻”。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有女网友说,过去以为这段关系思文的情感投入没有程璐多,临了看了信才觉得,哦不是的。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程璐对这段分手的解释是,“很多人生重大的痛苦时刻,我没有陪到她”。
这当然是一个温柔、苦涩又深沉的爱情故事。但有些网民的说法我不认同,就是在许多人看来,思文成了这个故事里的输家。
开什么玩笑!离婚、退赛、笑着说要做程璐一辈子兄弟的思文,怎么可能输了呢?
她明明还是“脱口秀太后”呀!

“思文炸了炸了”

如果没有程璐,思文大概还是一个爱在朋友圈里分享段子的国企职员,大概率和脱口秀没太大关系。
小时候老师给思文写评语:‘王思文,语言表达能力优秀,胆小害羞。’”两种描述,在思文身上形成奇妙的和谐统一:善于表达,但不轻易开口。那时候她绝不可能想到,自己会成为重新定义脱口秀女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女人。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小时候她是在朋友里好笑的那种人。天天看笑话书,十几本笑话书倒背如流。校内网每天都有最新段子100条,她狂看。还天天把觉得好笑的笑话,用短信群发给五六个人。
每次出去吃饭或者玩的时候,吃个包子,她都会说“我讲一个包子的笑话”,讲完大家都哈哈大笑。
她甚至成为一个喜剧研究者——看《我爱我家》为代表的中国情景喜剧,学中国式抖包袱技巧;看《老友记》等美式情景喜剧,学习如何用笑话直面生活残酷;以及港片喜剧中无厘头的演绎方式。
那时候唯一的英雄用武之地,就是班会让大家上台表演节目,她自告奋勇讲笑话,讲完之后很炸场,她就觉得很开心。
后来她进了国企,她觉得浑身不得劲儿,英雄没有用武之地了。
直到一次豆瓣同城活动,她跟朋友偶然走进了一场脱口秀演出现场,黑压压的小屋里坐着二三十个人,她看到有个不帅但是很会讲段子的主持人,在台上发光。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大家好我是程璐。”声音天真又伶俐。
两条平行线,相交了。
演出的间隙里,思文问身边的朋友,为什么觉得台上的演员讲得不好笑,底下的人却在狂笑?
后来才发现那二三十个人几乎全是脱口秀演员,狂笑不是礼貌,是相互帮衬。
那场演出的高潮出现在“来宾感言”环节,让新来的朋友讲讲自己的想法。
思文像当年班会上一样,走上舞台将所有演员吐槽了一遍,甚至模仿了其中一位演员的神态和动作,场子真的炸了,全场人狂笑到停不下来。
程璐立马邀请思文加入俱乐部。一个爱情故事也一起开始。
对于思文来说,这意味着终于可以依着性子,火力全开讲段子了。可在世事浮躁且变幻多端的时代,放纵自我变成一件很难的事,向前走一步,意味要付出代价。大多数人想要乐子但不愿付出代价,行吧,我放弃。
可是思文扛下来了。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接下来这对小情侣的命运,开始和中国脱口秀的历史进程联系在一起,而改写脱口秀历史进程的是一家所有人都知道的公司——笑果文化。
在李诞亲赴现场力邀之下,程璐决定加入笑果,但有个条件,让思文作为“家属”一同签约笑果。
思文在国企的收入很不错,但毫不犹豫就去了。因为觉得脱口秀+上海好像有点东西。
去了才发现上了贼船。
刚做专职脱口秀的时候,思文评价自己的段子讲得平平淡淡、无聊乏味。每次从地铁站走到演出现场的那段路,她感觉自己在“上刀山”。
她时常逼问自己:“为什么别人讲得那么好,自己讲得这么烂?”
让思文坚持下来的是一个信念:证明自己的身份不仅仅是程璐老婆,还有自己的能力。
这个如今听起来像段子一样的心愿没能在《今晚80后》时代完成。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那时每次上台,思文都觉得自己讲得“啥破玩意儿”,《今晚80后》有个观众投票环节,一比就是李诞建国史炎轮流第一,程璐、思文、海源每次包揽后三名。
思文有时候走在路上都很痛苦,受不了就对着程璐吼,“你为什么要逼我讲脱口秀!”程璐反怼,“你讲得那么好,为什么不讲!”
直到一次脱口秀相声大赛,上台前程璐和思文说,“你再不讲,在公司就彻底没有立足之地了”。结果思文硬着头皮讲完一个段子后,观众发出浪潮一样的笑声。工作群里大家一直说,“思文炸了炸了”,那一次思文拿到全国第四,开始找到感觉了。
这个故事的有趣之处在于,一般人以为思文属于天才型的选手,凭着自己的天分与努力轻松就站上了脱口秀女王的位置。事实却是从小就热爱喜剧舞台的思文确实天赋过人,但她在开启辉煌的事业之前也付出了比常人更加刻苦的努力,这可能就是陶虹说的“有天赋一定要百分之百努力”吧。
一次次挫败之后,再上台的思文喜感好像是骨子里透出来的。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普普通通的生活,她说起来,就好笑得不行,一出场就让人无法移开眼睛,这时候的思文状态热得烫手,只需要一个爆款段子,她的脱口秀事业就能进入巅峰岁月。
这时笑果搞了一个新节目——《脱口秀大会》。到了第一季第三场,主题是友情,大家建议思文说说闺蜜情什么的,结果她想来想去,自己也没什么好笑的闺蜜情,再抬头一看,看到程璐。
就在那一场,她说出了“老公是睡在上铺的兄弟”,一战成名。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张绍刚后来总结说,这个梗之所以能火,是因为思文捅破了大家心里的窗户纸,大家都知道这回事,但没有人能说出来,你就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就像周星驰找到了自己的无厘头,吴君如找到了自己的扮丑式演出一样,这个段子同时也意味着,思文终于找到了自己在脱口秀舞台上的独门武器——老公这个兄弟。

痛苦的脱口秀女王

在我们看来,思文的职业生涯似乎没有低潮,从2012年告别国企职员的闲适生活开始,她好像开启了一场开挂之旅:从《今晚80后》一路杀上春晚排练舞台(虽然被刷掉了),但却在男性占主流的脱口秀领域里,为女性杀出了一条血路。
但没人理解她的转变其实很动人,她一开始的态度是“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行”“职业脱口秀好痛苦”,但随着练习和竞争的展开,一旦在痛苦中发现脱口秀的魅力,她又开始努力了。
结果在努力中好像突然之间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最后观众一路见证女王登基。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现在想想,早年间困住了思文的,也不仅仅是从业余到专业脱口秀的转换,面对李诞建国这些强者的不适应,而是她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或者说——脱口秀舞台本身就有一种“女人讲脱口秀很奇怪”的刻板印象。
她还要遭受网友的指责,不停地会有人留言说,“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很恶心?”她心想,脱口秀演员真是太难了,既要讲得好笑,还要长得好看。
但她尝试了各种可能性,终于为后来的脱口秀女演员趟出一条全新的道路。
每次当灯光起,欢呼声渐强。一位身着黑衫、长裙的短发女性,被追光灯推到台前。
当她说出“大家好,我是思文”这一瞬,她就像一个车手一样把赛车速度推到最高,一开腔,语速飞快,嘴角一扬,讲段子手起刀落,化为哄堂大笑。
但她不仅是好笑,而是重新定义了“女性脱口秀”。不夸张地说,观众观看她演出的过程里,多少都能清除一些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
过去女性受到的教育,往往是要求你要“规矩”,但规矩一定不幽默。那些思文段子中塑造的女性形象,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追求和鲜明个性。一下子就把很多规矩破掉了。
比如她希望女孩能够独立一些:“如果你自己对自己很好,你会发现这种感觉比别人对你好,要开心很多。” 从夫妻关系到婆媳关系,从女性生活观到个人成长,在脱口秀里,思文一向都在强化真正的女性独立,无形中都输出女性价值,体现出女性对于女性的引导和关怀。
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第一期,她上台讲:“女性想要有存在感,最重要的是要有钱。”,“女人只有经济独立,才会对生活有掌控感。”
加上她自己的形象,干练帅气,她的出现就是改变偏见,让观众知道脱口秀不是男演员的行当,并在无形中感受到男女平等,让女性意识到要独立自强。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但是很少人留意到脱口秀女王的忧伤。
《脱口秀大会》第一季拿下第三名,正是事业迈上新台阶的时候,思文突然得了肾结石,连续高烧不得不进行手术,然后休养了半年,这中间姥姥去世,病刚好,爸爸又去世……
结果这些都化成了段子:思文在医院里疼得不得了。医生一看结石,就跟学生们说: “你们看,这个结石大不大,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在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思文跟医生说自己很疼。 医生马上跟学生们说:“看,她开始疼了。”
在手术台上,医生护士们认出了她。 一个男医生说:“给明星打麻药,手不要抖,小心她半身不遂。思文你专业的,你说我好不好笑?”
这些段子也还好。
最痛苦的是姥姥的段子。思文经常说自己的幽默感都是继承自姥姥,也是因为这份感情,她一直无法完成稿子,直到说到“孤独”这个主题,思文很自然就把稿子完成了。
在读稿会上讲姥姥的段子时,她还哭得稀里哗啦的;不过正式上台时,她已经可以笑着讲出段子了: 每天早上,姥姥拿着绿色搪瓷碗,倒满一碗咖啡,然后,倒吸一口凉气,一饮而尽。 喝完说:这辈子吃了很多苦,都没有这个咖啡苦。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对于喜剧人来说,每一次痛苦也都有一些收获。某种程度上来讲,讲脱口秀是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
段子结束时,思文说“愿天堂没有咖啡”时,眼睛里噙着泪花。
观众一笑就过去了,最懂思文的还是程璐:“我觉得思文舞台上比我耀眼是应该的,因为她经历过的痛苦比我多太多了。”

跟程璐做一辈子兄弟

离婚后,思文说要和程璐做一辈子兄弟,听脱口秀的人都懂是什么意思。
如果把思文程璐的故事写成一本书,书里最刻骨铭心的都是脱口秀。
关于离婚的段子,程璐思文都说过,连起来,就好像一部中国脱口秀发展简史。
程璐说的时候《今晚80后》还在,那期的主题其实是有钱了怎么浪漫。程璐想象他和老婆思文去逛街,走在广场上。他突然一指大屏幕,说:“老婆,你看!”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然后大屏幕上打出几个字——“老婆,我们离婚吧!”
这时候就有很多提前雇好的人跳出来,拍着手喊:“离婚!离婚!离婚!”
然后他单膝跪地说:“老婆,我有一句话,有很多年都想跟你说了,我们就离了吧!”群众演员们表演就更卖力,一齐拍手:“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这时候思文已经泪流满面,对他说:“老公,这么多年来,这是你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我答应你,我们永远都不要在一起。”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当年每当到了抖包袱的时候,程璐都会忍不住望向跟王自健建国他们坐在一起爆笑的思文。
4年后,《今晚80后》没了,王自健抑郁症好了也不讲脱口秀了,李诞成了蛋总,王建国还在说谐音梗,思文程璐的段子成真了,段子依旧好笑,也有些心酸。
到了思文说关于离婚的段子,已经是在《吐槽大会》。
她在谈“高考后离婚热潮”时说:孩子考上清华,夫妻办离婚,多好,双喜临门。
据说婚礼那天思文的父母才见到程璐,不明白女儿为什么要嫁给他。思文回答:“搞笑啊。”思文后来说,父母觉得你更搞笑,嫁了个一穷二白的人。
但就是这群一穷二白的人结婚办了场吐槽大会,朋友们先吐槽她俩,程璐和思文最后登场,一一反驳朋友的吐槽之后,再反过来吐槽。
这场节目后来启发了笑果文化,并促成了后来那档火爆全网的同名综艺。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思文为什么嫁给程璐,道理特别简单,廖一梅有句话:“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他们一开始就看到彼此的闪光点,也理解对方的软肋,甚至相互推了对方一把。没有程璐,就没有后来的思文,只是出人预料的是,思文先红了起来。
思文第一季大火以后,夫妻关系似乎像是错位的,俗话说女强男弱,但这反倒成为了程璐新的选题。
程璐直接把“思文老公”这个称呼联系到了居里夫人身上,甘当思文背后的男人,他的段子是:“俗话说得好,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做名女人背后的男人,还挺爽的。”
做名女人背后的男人有多爽呢?“今年思文就说要买房子,我就说,好,去吧!”
这很容易引发外界的猜测,比如他们曾经在访谈中说过,结婚的第二年他们就开始分房睡,也不是因为感情不好,而是工作太忙作息不一致,为了彼此休息好,干脆分开睡。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离婚以后很多情感号把这件事总结为两人分手的关键原因,就很好笑,每对夫妻的相处方式都不一样,难道传统的相处方式就能保证白头偕老了吗?
其实两人分手的原因,他俩自己总结了:那个人缺席了你生命中最痛苦的时刻。
什么是思文最痛苦的时刻?当然是生病手术,姥姥、父亲也都离开的那一年。
思文自己说,”那时候,我很希望能有程璐的陪伴,希望和他说说话。”但那也是程璐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几个月的封闭式创作,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结果连手术都是思文自己去做的。思文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程璐没感到,被推出来的时候,程璐来看了20分钟说,看起来挺好,没事了,再见。
离婚、退赛,做程璐一辈子好兄弟!思文还是脱口秀女王
思文理智上可以理解这件事,因为当时公司所有人都处于被逼疯的状态,她自己说程璐肉眼可见地衰老10岁。“我可能还有时间去伤春悲秋,程璐可能连释放情绪的时间都没有。”
但没有人是完全的理智动物,决定我们行为的,很多时候不是理智而是情感。
所以最后的结局是注定的。
可是她俩在一起的时候,接受媒体采访标题就是:「我们从没说要一生一世」。
思文说:我想过,即使我俩不是夫妻,也会是彼此生命中第一重要的好朋友。
她俩在一起的日子几乎跟中国脱口秀发展同步,分手让人可惜,但二人对脱口秀梦幻般的痴迷总让人觉得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美妙,世界上没有永远长久的婚姻, 但我依然觉得他们的真情可贵,因为那种没有负担的相互欣赏依然会让彼此发光。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