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李雪琴、杨笠成为脱口秀女王的日子

2020-09-20 10:26阅读:

肥罗大电影

电影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2018年末,刚注册某音没多久的李雪琴在清华大学附近遛弯,录视频时突然想到偶像吴亦凡,就录下对他说的话:“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这则视频被播放了100多万次,李雪琴的粉丝数涨到了100多万。更令人意外的是,吴亦凡也录视频回应她:“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亮。”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那时候她离脱口秀还隔着十万八千里,吴亦凡也想不到她未来打进《脱口秀大会3》决赛的事儿。
几乎在同时,杨笠来到笑果文化,见了笑果的CEO——不是李诞,以及笑果总编剧程璐,程璐说看过很多新人写的段子,觉得她的感觉是对的。他说:“你可以来写,我不保证你一定能写出来,但你先来写。” 杨笠觉得这哥们说话挺靠谱,就去了。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那时候程璐肯定没想到她后来征服了2020年的夏天,更想不到后来会和思文离婚。
杨笠进了笑果以后给《吐槽大会》当编剧,写了个超长的段子发群里,被吐槽在写小说。杨笠说:我倒是想。随后她收到一个女孩的加好友邀请,接着这女孩又把晚出生五分钟的妹妹也介绍她认识,三人组了个小群。这对姐妹在这个夏天同样名声大噪,她们是颜怡颜悦姐妹。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在脱口秀经历了2020年初的一系列起伏跌宕,一位脱口秀希望之星手撕老东家后离场,另一位直接锒铛入狱后,谁知脱口秀大会能迎来逆风翻盘式的热度水涨船高,而拯救脱口秀的,是一群女人们。
现在所有人都在谈论《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能否产生第一个女性脱口秀冠军,不仅是因为杨笠、李雪琴双双杀入决赛,对决王建国、王勉、杨蒙恩、呼兰,更因为大家都觉得这冠军是她们应得的。
从“雪国列车”“杨笠可能是从未来返回的逆行人”这样的爆梗,到“男人的谜之自信”,这些女性脱口秀王者们承包了观众一个夏天的快乐和话题,要是没有她们,天晓得李诞和他的《脱口秀大会》有多寂寞。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在脱口秀在国内发展的第四年里,终于迎来了女性脱口秀演员的集中爆发。杨笠、李雪琴们不仅完成了对直男的年度拷问,还完成了女性视角的观点输出,当某些直男癌末期患者跳出来反驳,反倒更证明了杨笠的金句——他们“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
思文退赛时,大家还担心少了脱口秀太后,差了那么点意思,事实证明我们想多了,一个太后走了,千万个娘娘们站起来。
不管有些“蜜汁自信男”们怎么想,女性脱口秀女王的时代,真的到了。

成为脱口秀女王之前的日子

如果说要寻找这届脱口秀女王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她们都来自小镇。
如今李雪琴调侃自己的职业说:“我觉得我们做搞笑视频的人,是全世界最希望脱口秀这个行业发扬光大的人,要不然我们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抄段子。”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李雪琴走红的原因,当然是两年前她录制视频喊话吴亦凡。
而在创造那个一夜爆红的奇迹之前,她还是来自辽宁省一个小镇上的东北普通女孩李雪琴。
直到高三毕业那年,她收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意味着在今后的岁月里,她将超越上海交大的史炎成为脱口秀界学历王者。
但上学的日子让李雪琴变得焦虑、苦闷,在一场约会中,男友意外发现她似乎存在抑郁症倾向。
最初李雪琴觉得没那么严重,可后来她越来越焦躁,甚至曾用刀子划破手腕,看着鲜血缓缓流出。
后来她与几位朋友商量着一起创业做节目。结果才刚录三期,就退出了合伙公司。
在晃晃悠悠中经历了休学和退出创业后,时间已经进入2017年,这一年《今晚80后脱口秀》落幕了,王自健隐匿脱口秀江湖。 也就是那一年,《吐槽大会》第一季上线,他的朋友“蛋蛋”成了李诞,“雪国列车“中的建国还是王建国。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但命运的齿轮已开始转动。2018年的某天,北大毕业的李雪琴随意在清华校门外拍了一个视频。
视频中的她,素面朝天,表情呆板,穿着件普通黑色上衣,没有任何精心设计的动作和台词,唠嗑一般说完了几句话。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然后,视频出人意料地爆了,大家迅速记住了这个在视频中面无表情的小镇姑娘。李雪琴收获300万粉丝,并因此获得百万级创业投资,史航说她“就像一个巨人没有弯腰救走过拱门。”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后来她的创业伙伴谢田飞说,一开始也没觉得视频怎么样,直到看第三遍才get到了,“一个网红一本正经地站在清华大学门口,很多人潜意识会以为她总要说点什么,比如这个门有段多么波澜壮阔的历史。结果只是说它很白。空洞的答案加上她面无表情,操着东北腔,就有种荒诞的喜感。”
李雪琴正经历一场荒诞走红的时候,杨笠还是一个孤独的北漂。
李雪琴来自东北,杨笠来自河北,也是小镇姑娘。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从小地方到北京,她觉得大家都很洋气,见过很多世面,“很多人高中就出国”。相比起来,她认为自己很没有存在感。
一开始她是一个技术一般,天天被甲方虐的平面设计,后来她忍不住在知乎上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做一个90后喜欢的logo,是什么意思?”
后来她在附近的天桥艺术中心找了份场务的工作,负责检票、领位。很多时候还跟观众吵架,不知道如今那些观众是否感到与有荣焉。
很长时间她要靠父母贴补才能在北京生活下去。觉得自己无法在这个社会上从事一份脑力劳动了。与李雪琴一样,她也开始怀疑自己有抑郁。
世界有些绝望,杨笠决定自己跑去讲脱口秀聊以慰藉。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她准备了一周的段子,总共就演了三分钟,只有一个段子“响”了,但那三分钟讲完她觉得挺带劲。
之后就有了她去笑果文化的一幕。
而此时来自江西的颜怡和颜悦姐妹刚刚违背母命登上脱口秀这个大船,两姐妹都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颜怡学的法律,颜悦学的金融,还各自考取了律师和会计资格证。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要不是参加了笑果文化举办的冬令营活动,接过了李诞递来的橄榄枝,这对连周立波的海派清口都没看过,对于脱口秀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看的美国囧司徒《每日秀》的姐妹,也断不会走上脱口秀这条不归路。
当时连她们谁也没有料到,昔日的小镇姑娘们的命运轨迹,将共同交汇于2020年的《脱口秀大会》,并彻底改写女性脱口秀的命运。

脱口秀女王升级史

蝴蝶效应说: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对于这些后来的脱口秀女王来说,一开始扇动蝴蝶翅膀的,其实是国产脱口秀一场巨大的观众审美疲劳。
2017年的《吐槽大会》第一季成功了,可是从第二季开始,这款以冒犯为基础的综艺却让观众感到了一种一团和气的氛围。而《脱口秀大会》越来越像《今晚80后》老牌选手们的小圈子游戏。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为了让脱口秀文化往更大圈层渗透,这《脱口秀大会》不仅在领笑员的选取上更加不拘一格,在选手挖掘上也开始进入到其他行业,比如网红。
自打有了“追星锦鲤”的称号,李雪琴的手机消息就没停过,数不清的网红公司和广告商要找她谈合作,连早已忘记姓名的同学,也纷纷来找她忆往昔。黄渤说的好,人不红,遇到的都是坏人,红了,遇到的全是好人。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但后来她在段子中回顾过这段网红时光的生活:老板半夜给她打电话,她没接,她老板叹一口气,“完了,李雪琴死了”,终于接通电话,老板第一句话就是,“这大半夜的你怎么还睡觉了呢”。
崩溃的时候,她就把自己锁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里,拿着大榔头砸不停冒信息的手机。
还有一次,她用水果刀划破了自己的手腕,就坐在那儿冷眼旁观了一会儿,又拿起纱布给自己止血。
随后她给朋友发了条信息,说:“刚刚浪费了一个小时的加班时间自杀,没死成。”就又抱着电脑做起PPT。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一直到有次她受邀为美团员工做分享,把台下观众逗得哈哈大笑。她回家后她想了很久,觉得让人开心也是件可以取悦自己的事情。从那时起,她已经注定着了李诞的套路。
然而最开始蝴蝶的翅膀还没有卷起龙卷风。
杨笠先一步已经出现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舞台上,有粉丝统计,她在一个段子里说了数十次的“你知道吗”。李诞在微博上叫她杨笠宝宝。
但她最终排名垫底,粉丝跟她说的家暴、恐婚等性别议题让观众接受困难。但杨笠当时就明白:不是这个问题。现场男观众不多,是我没说好。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但那时候她已经开始展现出自己的女性态度, 比如有一次她坐在一群男演员中间开会,颜怡颜悦走过来送她一本书——《父权制与资本主义》,男演员们看到了就笑得特别大声,而杨笠虽然拼命地遮那本书的标题,但还是觉得挺爽的。
虽然初登场并不怎么火爆,但它在女性脱口秀上的意义,不容小觑。 它象征着曾经以思文为代表,以婚姻为主要议题的女性脱口秀的时代叙事,开始落到更丰富的女性个体悲喜上。
在杨笠李雪琴之前,国内还没有哪个脱口艺人能把女性个体生命的悲喜,讲到真正丝丝入扣。 而在这些新一届女王完成“实习期”之后,则注定刮起一阵女性脱口秀的龙卷风。

她是怎么把男人们说到跳脚的?

2020年上半年,笑果文化被顶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李诞为《脱口秀大会3》做开场秀,上来就拿节目和笑果文化“开涮”。
“很神奇对不对,这个节目居然还在,这个公司居然也还在。最神奇的是,今年还有很多新的脱口秀演员加入。这个脱口秀呢,就是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池子是自己走出去的,卡姆是被公安机关带走的,但进来的人谁都想不到。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这一季《脱口秀大会》在赛制上做得更“刺激”,一开场就搞二选一淘汰制。 “脱口秀太后”思文、脱口秀界公认的元老周奇墨先后上演被淘汰的惨剧,并直接冲上了热搜,第一季的脱口秀大王直接在舞台上公开“吐槽”过赛制。
通常人们认为,男人的抗压能力应该比女性强一些,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残酷赛制下,在扛起独立女性大旗的思文退赛之后,到杨笠、赵晓卉为代表的新手入局,到天赋型选手李雪琴入局,女性脱口秀演员的队伍不但越打越大,还越打越强。
最早出圈的是杨笠,她第一期就以女性困境为主题,讲了一段讲复仇者联盟,唯一的女性角色黑寡妇的超能力是衰老速度很慢的段子,“这个超能力要怎么拯救世界呢,是把坏人活活熬死吗?”以此来反讽大众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为什么女性就必须年轻漂亮身材好?
国内的脱口秀女演员早就在寻找不同的角度探讨女性议题。例如被称为“脱口秀太后”的思文常常使用夫妻、婆媳等构建已婚独立女性人设的话题。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可思文并没有让广大男性同胞感到被冒犯,就算冒犯,也是冒犯程璐。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直到本季第三季《脱口秀大会》第五期播出之后,#杨笠吐槽直男盲目自信#的话题火速登上了微博热搜。之后杨笠说的#身材平是对男人的不屑一顾#的话题又再度掀起热议。
而即使进行了大量的人设铺垫,比如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帮亲不帮理的无脑闺蜜,但她段子的出圈程度,还是上升到足以引发直男不安的程度。
如果说“平胸是对男人的不屑一顾”还只是对男性的反击。
在台上肉麻地佯装撒娇:“再写不下去怎么办?我就去晚上敲李诞的门,一路敲进总决赛——脱口秀敲门人”,也只算对女性刻板印象的反讽。
那么一句“男的,垃圾”,则真是轻而易举地触怒了一部分男性观众。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尽管罗永浩大赞杨笠话术之高明——
“她这个高明就在这 她把在座的男的都骂了 但每个人都坚信 跟自己没关系 觉得骂得是旁边的人。”
但事实证明总有直男认为被戳中心事,集体跑去杨笠的微博下留言表达不满,觉得杨笠侮辱了他们。杨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真的有人生气。
节目播出第二天,凭借催婚和对于女性身材焦虑的吐槽也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共鸣和广泛热议的
颜怡和颜悦对杨笠说:“我们很担心你”,之后三个人抱着哭作一团。
果不其然各种各样的直男群体争先恐后地站出来,打头阵的就是《我是演说家》六强和教授储殷。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这位发言令何炅都感到不适的著名《奇葩说》辩手的奇异观点如下:
一、“男人在你面前自信,根本不需要很特别”。
二、“可能这些普通男人长得并不好看,但如果卸了妆,你可能是真的丑。”
三、“没有公主命,还有了公主病,这就是要命的事情。”
结论是:“你以为你是看不上普通男人的傲娇小公主,其实你只不过是一个被商业社会忽悠、洗脑的韭菜。”
这则吐槽视频火了之后,杨笠正面回应:“不想当小公主,就想当老富婆。”
储殷又继续嘲讽:“通过收割小公主成为老富婆。”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作为一个男性作者,我也搞不懂储教授到底为什么那么自信,凭什么觉得男人就是理性消费者,而所有女性都是被商业社会割韭菜的傲娇小公主。但完全可以肯定的是,正是储教授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进一步验证并升华了杨笠的脱口秀观点。
正如李诞所言:“杨笠说的其实是男女是两种性格,不是对立,但身上‘男性’性格比较重的朋友,可以反思一下,考虑把这个性格中和一下。”
在看过无数段子嘲讽过女性之后,一到自己被调侃就站起来暴风呼啸,不过是脱口秀而已,男人是不是玩不起?
事实证明,许多男人就是玩不起。
然而杨笠的女性议题其实根本不是刺向男性的矛,而是给被审视和严苛标准困扰着的25岁+小镇姑娘们竖的盾牌。她不过是不小心把盾牌搁在了某些直男的痛脚上。
这季《脱口秀大会》风头最盛的当属杨笠和李雪琴,不过两人的出圈方式还是不同,前者以鲜明的女性梗,后者则纯粹凭借一点——她就是脱口秀天才。
相比杨笠,李雪琴最大的喜剧才华就是:让观众全程笑到打鸣,即使听完并不记得她到底说了什么。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比如吐槽录节目的过程,调侃自己的职业,拿母亲再婚的事自嘲,还吐槽老板“画饼”劝她参加节目,都是平淡无奇的小事,但又好笑无比。杨天真看完公开挖角:“我太喜欢她了,你跟你老板商量一下,把你合约转给我吧。”
某种意义上,她和杨笠都是思文的学徒,只是后者继承了思文段子中犀利的一面,而她继承了思文以生活视角为切入点,将生活中最常见的细节吐槽出来的喜剧才华。
到最后,就连杨天真牵红线的王建国都可以成为她的段子主题,她的段子永远是妙手偶得式的。
但总体而言,女性脱口秀的成功是成功踩准了女性主义大年的脉搏。
2020年,女性群像剧、女性综艺在互联网上乘风破浪,而《脱口秀大会》又恰到好处地推出了几位各具特色的女脱口秀表演者,顺势恰好踩中了一代人的神经。
新一届脱口秀女王们:李雪琴杨笠的女性脱口秀崛起往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