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湾浅浅的海峡

2019-06-11 21:48阅读:
那一湾浅浅的海峡
那一湾浅浅的海峡
父亲出身官商之家。祖父早年作官,后,官场失意,弃官经商。十年商海沉浮,竟挣得一份雄厚家业,富甲一方。再后,祖父听从他人之言,举全家产业,独闯冒险家的乐园——大上海。
大上海商海浩淼,潮起潮落,波谲云诡,变幻莫测,哪是只在小江小河折腾过的祖父能应对的。枪林弹雨,殊死血战,最后,祖父楚霸王兵败乌江。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一念之差,祖父竟学项羽一刎,毅然跳进了黄浦江。多病的祖母闻讯,痛不欲生,几日后,也随祖父而去……
家道中落,两个姑姑不得不早早嫁人。作为长子,父亲义不容辞地担起了家庭重担,把未成年的幺叔接至身边抚养。
幺叔19岁那年,在父亲的鼓动下,考入一所国民党的军事航校。次年,国民党兵败大陆,幺叔随败退的国民党部队去了台湾。
幺叔去台时,给父亲写了一封长信。不舍故土、不舍故人之情,发于心底,溢于笔端,泪湿信笺。信末,幺叔引唐人韩愈诗句仰天长啸: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
关马不前……让父亲不忍卒读!
幺叔去后,父亲极度伤心,一次又一次发狂地撕扯自已的头发,捶打自已的胸口,泣不成声地凄厉地喊叫:不该呵!不该呵!不该去读这个鸟航校!
父亲思念幺叔,思念之极,是在一年一度的中秋月圆之夜。
那夜,溶溶月光下,当我们全家在屋外小院里团圆的时侯,父亲总要把家乡产的一个圆圆的月饼放在一个精致的圆圆的盘子里;圆圆的盘子放在圆圆的饭桌靠近他的一个空位上……那夜,父亲就一直坐在那儿,神情忧伤地对着那个圆圆的月饼。父亲多久回屋,我不知道。但,听母亲第二天对他带着些许埋怨的话,我知道父亲竟一夜未归。
儿时,我曾问过一次父亲,幺叔在哪儿?怎么老不见回来?对我的询问,父亲默然,只用粗大的手摩挲着我的脸蛋。那一刻,我看见从不流泪的父亲流泪了。在中秋朗月的清辉下,那泪,晶晶莹莹。
那次后,我再也不敢在父亲面前提及幺叔了。
年年中秋夜,父亲就这么执著地用这种方式等待幺叔。当我懂事后,从母亲的口中,我才知道了父亲为什么不告诉我幺叔在哪儿,怎么老不见回来。
一晃40多年过去了。
一九九0年的一天,父亲意外地收到了幺叔从台湾辗转寄来的信。当父亲用他那长满老年斑的的手接过那封信时,我看见他的手哆嗦了起来。信未读完,年逾古稀的父亲竟象孩子似地哭了。
那以后,父亲与幺叔频繁地通起信来。往来信件,封封都是厚厚的。见了,母亲总是打趣地说,你跟幺叔在谈恋爱呀?听了,父亲就一脸的阳光灿烂。当年,父亲与母亲恋爱时,就这么着书信往来。
那时,台湾开放去台民众赴大陆探亲,潮水般的民众返回大陆。幺叔在信中多次提及准备返大陆探亲,父亲听了很高兴,我们也非常高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见到父亲日夜思念的几十年不见的幺叔,能见到他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尽管他俩早已白发如银!
幺叔几度欲行,又几度搁浅。
近半个世纪了,幺叔很想回来看看生他育他的家乡,很想回来看看他骨肉相连的年迈的哥哥姐姐。但严重的心脏病,让他不能了却夙愿!
年年月圆人不圆。海峡阻隔,老兵病重,就让那个圆圆的的香甜的家乡的月饼捎去一个圆圆的梦吧。那年后,年年中秋节,父亲总要给幺叔寄去一盒精美的家乡的月饼。
为幺叔买月饼寄月饼,年年父亲总是亲力亲为。总是去城里那家最著名的商场,选最好的厂家,买最贵的月饼。年年,随月饼同时寄出的还有一封信。信里装着一张素洁如中秋月色的宣纸,上面是父亲苍然遒劲的行草,书着苏东坡八百年前中秋之夜怀弟之词——《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这是父亲对幺叔的殷殷之愿。这是一个赢弱的古稀老人对一个病重的花甲老人的遥遥的祝愿!浩瀚大海,狂浪掀天,一峡险阻,惟此愿,相约相望相守。长命百年!
但,天不遂人愿。几年后,比父亲小近10岁的幺叔竟遽然长逝。消息传来,我是多天以后才一点一点地告诉父亲的。父亲听了,木然着,长久地沉默,继而,老泪纵横……
那晚,我久久无法入睡。想着父亲,想着幺叔,满脑子翻腾着台湾诗人余光中的那首《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邮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