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话往时,我画往事

2019-10-20 21:32阅读:
这短短的一生,我们最终都会失去,你不妨大胆一些,去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个梦。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发了疯似地满世界寻找着那只公认的,最美丽的蝴蝶,却对那些修筑篱园,等待花开蝶来的画面轻描淡写。我们用公认的尺寸衡量自己的言行标准,却渐渐地淡忘了属于你自己的行为准绳。我们习惯了这个日升日落,循环往复的画面,却忘了这也是一个花开美好,充满希望的世界。
你话往时,我画往事
深夜,凌晨一点的绿皮车(我们习惯性的把火车唤成绿皮车)在“咕隆”的轨道上慢慢的行进着。我倚在窗边,看着一群一同游玩返校的室友们带着疲倦的身体,侧靠在座位上,随着这嘈杂又有节奏的声响步入梦境。而我,却是意犹未尽的清醒,回忆着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学生时代的旅行。
窗外是一片漆黑的夜,只有偶尔的一两点光映入眼帘。
或许是想让自己清醒些,我小心地绕过室友的身体,走到连接两节车厢的过道,轻轻地把水龙头稍稍打开,捧了一把水打在脸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时间,四年的打打闹闹像电影一般,一幕幕地在脑海中反复地放映着。那段时光,我们会因为“义气”两个字而相互帮忙,追着喜欢的姑娘;那段时光,我们也会各自矛盾,却还是妥协在“要不要一起开黑打一把”......
正当我沉浸在往事的点滴时,一缕香烟的味道把我从思绪中拉回。也许是对这股味道的反感,我探着头望向过道的一角,刚想说话,却瞟到了上方张贴着的“吸烟区”三个明晃晃的字眼。
中年男子与我对视了一眼,撇过头去,依旧望着窗外,深吸了一口,只是这一口,似乎是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呼吸,然后慢慢地吐出一圈烟雾,聚集,然后慢慢散去。
我没有说话,即使内心有些抵触,却还是没有说话。别过头,再次打了两把水在脸上后,我慢慢地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年轻真好!”
我停下了脚步,望向一旁的中年男子,再看看不远的室友们,似乎是坐着睡觉难受,坐在我旁边的那个还不时的调整了一下姿势。
“年轻有什么好的,不过是按着你们的标准再走一遍你们走过的路罢了”我边说
边走向男子,半蹲半靠在过道的铁皮板上。
“一个人?”那男子淡淡的问到。
“没,和我室友们一起出来的”
“有伴真好”
我没有说话,只是咧了咧嘴,淡淡地笑了一下。诧异到,似乎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真好”。
就这样,我们一直看着窗外的黑色。他依旧吐着烟雾,我依旧想着过往的四年。
你话往时,我画往事
过了许久,他慢慢地掐灭了手中的烟火。从口袋中又拿出一支烟来,拨了拨手中的打火机,却没有把烟头点燃。
“怎么,不抽了吗?”
“她说过,不让我抽的”
“她?”我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看着这个满脸沧桑的男子,简短的头发,唏嘘的胡渣。
“她,对我很好。”
“年轻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踏着自行车在附近的林子里游逛。她喜欢画画,总是把林子里的事物一遍又一遍的画着。我总是问她为什么,她也只是反复的说着‘它又动了’”
中年男子的嘴角稍稍的扬了扬。
“那。。。。。。”我不想问什么,只是想引诱他把话说完。
“可是,动了又怎样”男子苦涩而又无奈的抿了抿嘴“或许,所有的跳动,到了最后,都会渐渐的静息下来吧”
“即使曾经信诺过,晚年相伴庭院,十五赏月,我说着以往的时光,她画下事物的模样。可是,那又怎样?”
男子的话很简单,但传达给我的信息,却很浪漫。那大概是:
你我暮年,相伴庭院。云卷云舒听雨声,星密星稀赏月影。你话往时,我画往事。
男子最终还是把那根烟给点上了。他依旧望着窗外,而我,却看着那缕烟的苍白。
我没有再问他的过往,因为我知道,有些事,不适合分享。
我缓缓的站了起来,想对他说些什么,或许是安慰的话,或许是鼓励的话,可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用手,轻轻地拍了下他肩头的无奈。
待我刚转身的时候,他突然轻声的说着:
小伙子,记得要拿好你手中的画笔。人的一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长,想画什么就大胆的去画吧。
我顿了顿身子。是啊,想画什么就去画吧。即使最后,这幅画是多么的不堪入眼,即使没有人愿意去欣赏它的残缺。但是,那又怎样,我们通常遗憾的,不是没有完美的画卷,而是你不敢下笔勾勒的,那一笔曲线。
未来很长,却也很短。我们不用余生谈失败,不忆过往的伤害,这便是,人生最美的期待!
就像,你笑着话述往时,我惬意的画着往事。
你话往时,我画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