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根本人心而已

2020-01-17 19:45阅读:
天下根本人心而已
北伐名将桓温“洒脱”的为官之道,值得后人体察玩味。
  闲翻《晋书》,对北伐名将桓温“挺雄豪之逸气,韫文武之奇才”的评价,让人心生敬佩。在波谲云诡、权力倾轧的封建官场中,桓温能够成为北伐名将。他是运用了哪些谋略,从而攀向了职涯巅峰呢?
  在任荆州刺史时,桓温深知江汉地区屡经战乱,政局动荡,民不聊生,百废待兴。为官一任,他仁政为民,治吏有方,政绩赫赫。
  有一次,他属下的一名令史因犯错而领受杖刑,行刑者按桓温的意思只是将刑杖从那人的官服上掠过。桓温的三儿子当时年纪尚小,不知缘故,见此情景后,就极为不满地对父亲说:“我刚才从官府前经过,看到令史受刑,上拂过云彩,下掠过地面。”
这分明是在讽刺行刑者徇私情玩忽职守,没有打到正地方,然而桓温却说:“人犯错了,知改就好。打又有何用呢?我还担心打得厉害了呢!“不靠酷刑威慑百姓,不靠特权恐吓部属,没有煽情、没有调侃,只有温情的叮嘱。这个桓温不简单!
  干事业不怕艰难,关键在是否得人才。得人心者得天下,得人才者必强天下。
  桓温手下有个叫罗含的官员,为人仗义,才华过人,但就是谨小甚微,也有点“滑头”。桓温派他到江夏相那里去检查工作。没想到罗含到了以后,经不住热情高规格接待,居然一点都没有过问郡中的事情,而是直接跑到江夏相的官宅喝了几天大酒就回来了。
桓温好奇地问他:“江夏相那里难道没有什么事吗?”罗含反问道:“您认为江夏相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恒温说:“他是个胜过我的人。”罗含马上接口说:“哪有胜过你的人却做坏事的呢?”这一句话,便将自己的监察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
  面对自己如此狡黠的部下,桓温没有责怪,不过分苛责,而是反思自己,注重用人之长,设法力避其短,对他仍很器重,关爱有加。时间长了,罗含领悟了桓温的用意,甚为感动,用心做事,尽心履责,最终不负重托,卓有建树。
  天下根本,人心而已。桓温用真心真情,情理交融,赢得了部属的心。他用人,不但要“用其力”,更要“用
其心”。用其力,以一当一,以力克力;用其心,以一当十,以心制胜。
  桓温不只具有宽和的作风,而且严慈相济,该出手惩治时也绝不手软,毫不留情。他伐蜀时经过三峡,有个好事的小兵上岸捉了只小猿带回船中。母猿见爱子被捉,便在岸边哀号,边跑着跟着桓温的船队行了百余里。
当晚母猿终于追赶上来,拼尽最后力气跳上船头,却悲喜交加地死了。士卒解剖开母猿之腹,见其肠子断成了一节一节的,其惨状可想而知。桓温听说后大怒,严惩了捉小猿的士兵。
  桓温既勤且廉,既严更慈。他重立功立言,更重立德立威。此事传开,军心大振,民心大吉。桓温还发出告示,不得扰民坑民害民,让百姓安居乐业。老百姓欢天喜地,都牵牛、备酒,到军营慰劳。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历史证明,任何一个领导者,一旦忽略了群众的感受,淡忘了舟水之喻,就会失去执政乃至生存的基础。居官入仕者,倘能思之、鉴之,并身体力行,必能大受裨益。
  桓温西灭成汉,战功累累,威名远扬。一次,桓温与手下的士兵一同吃饭,一名参军用筷子夹蒸的菜时,不想菜粘在一起无法夹动。而同桌其他人不但不帮忙,反而嘲笑起来。此时,桓温一改平素的温和表情,严厉地斥责道:“一同吃饭仍不相助,倘若遇到危难之时又该如何?”于是,将那些参军不容分说,就地罢免。
  桓温所从事的是带兵打仗的事情,有那么多的人团聚在他的周围而至死不渝,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他很注重与官兵之间的情感交流,因此在他和官兵之间,有着十分牢固的情感纽带。今天的领导者,也应该将情感当成一种力量,用它去动员、感染、影响周围的人,激发人才的热情和活力。
天下根本人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