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姑娘心中憋不住的泥石流

2019-05-06 13:20阅读:
本姑娘心中憋不住的泥石流
文/女流氓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王小波先生如是说。
今天刚好是我的生日,今天我二十三,我也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对着我喜欢的男生发情,我想不那么平庸俗气也想不那么曲高和寡,还想认识真正有意思的人,想发掘自己隐藏的其他人格,想唱一下午的歌,想快点挣钱去看到更广袤的世界,想要强,更强,更更更更更更强。我不知道以后会被生活锤成哪副德性,但是如果生猛锤没了,起码还是要保留那一点孩子气,不能再退了啊,再退就真的丧失底线,有如卖身了啊。
我时常一个人呆着,特别喜欢有微风的时候,天气也刚刚好,坐在石凳上或扶栏而站,脑子里时而天马行空时而一片空白,自言自语把自己逗笑或骂自己几句,笑的时候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可爱那么有魅力,骂的时候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蠢笨那么没能力。
我从喧闹的武汉回到了宁静缓慢的荆门小城,总有一种整个城市唯独我一人的感觉。好像我会魔法似的,施展了瞬间凝结术,然后叫卖的街边小贩嘴巴张成一个O形,广场舞大妈自以为迷死人的舞姿停在半空中,一群小屁孩嘴里含着辣条,半根辣条还耷拉在下巴上,老爷子溜着条狗,狗翘起半边臀和一条腿亵渎着树的神灵,晒得黝黑发亮的外卖小哥接着电话,手伸到摩托车后座上的配送箱里抓来抓去。明明不经意看到了那么多,依然觉得出奇的安静,害得人家快要沉溺于这温柔乡丧失了斗志。
作为一个姑娘,而且还是一个一眼看上去有点姑娘的姑娘,我总是在表里不一上吃亏。有男生以貌取人,在看上那一点“姑娘”后觉得我是个姑娘,日后相处中看到了我未经雕琢的真面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撤退,徒留我一个姑娘暗自悲伤。我那么敏感的人,快乐翻倍的同时痛苦也是成倍的 。但是一味沉溺于过去的痛苦,被思维和行为惯性奴役,然后一头扎猛子似的捂进“看似美丽,深刻”的忧伤中,一边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辛苦,一边还被自恋裹挟着不肯走出来,我每次见到这种人就特别愤怒,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因为我之前就是这种人,我心急火燎地想把他们拽出来,但是一次次人性本色让我失望,最后想通了,我何德何才能够斗得过最顽固的人性呢?何况,我又不是圣母玛利亚,拯救受虐者这种伟业还是留给没事找事的人去干吧。我就适合每天练练嘴炮无赖,日常怼怼小妖小怪,为民除害。
欺软怕硬,欺善怕恶从小我就知道,而且身体力行,孜孜不倦地践行着这个绝对真理。这样的坚持在我长大后帮助了我不少。
之前在医院病房轮转的时候,第一天到办公室报到。一个“热情洋溢”,“乐于助人”的学姐对我可好了呢!她个子小小的,身板瘦弱,满脸堆笑,纵使戴着一副文艺范十足的眼镜也藏不住她那浓烈的“官场气息”。第一天对我的百般热情和成吨的耐心让我心存感激,想着以后要春风般地对待她。妈蛋,第二天一早,小白兔露出了狼的凶相:我的问题她不再好好回答,还故意拐弯抹角地发泄她的坏情绪。这我忍了,毕竟我是新来的,要学东西,权当操练我的厚脸皮了。姑奶奶我忍了一天两天三天,到了第四天她变本加厉,我实在难以理解有些人怎么可以没有半点共情能力。哦,不对,那位学姐有共情能力,也很会“说话”,就是那套流传在某些精英们之间的“高情商”,我们汉语有很形象的词语,叫“左右逢源,媚上欺下”。期间,我发誓我没有半点怠工,没有对她使半点坏心眼,反而以德报怨给她主动推开门,去更衣室主动给她拿手术衣。你们说,就我这样体贴温柔的人,照相机曝光都找不到。无奈,为了我长期的心理健康,营造一个良好的办公环境,刻不容缓,义不容辞。就许别人张牙舞爪,我心中的泥石流可澎湃了,且收放自如,看我不冲死你。
某天,我在问诊一位病人,那奇葩学姐站在我身后,像极了躲在窗户外面的容嬷嬷,又开始作妖。我不是不服她管教,可是也要合情合理啊,为了学习,我这人还是可以没脸没皮的。可是她端着一副王科长李保长似的官架子数次干扰我的工作进程, 我爆发了,用专业知识回怼了她一句,她可是个要面子的人啊,然后捧着面子甩着脸子黯然神伤去了。
中午,我们帅气专业的带教老师走进办公室,见那学姐低头闷闷不乐,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她平常一见到老师可是生龙活虎,叽叽喳喳的。
帅老师问我:“她怎么了?”
我:“不知道。”
帅老师凑近看了看,好声好气问了好几遍,又说:“你看一下,她是不是哭了啊。”
我若无其事地凑近到她用手遮挡着的脸庞看了看,回到:“老师,好像是哭了唉。”
帅老师不屈不挠地哄逗使小性子的学姐,一遍遍询问原因。学姐像聋了似的,毫不在意老师的关心和善意。
我看不过去,对老师笑着说了一句:“老师,你就别在这添乱了,你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
帅老师一脸茫然,似乎知道了点什么又似乎不知道点什么,反正我能确定的是,他一定闻到了办公室里隐藏的火药味。但是这火药味不浓不轻,刚刚好,从那以后,我与学姐客客气气,恍若刚认识的陌生人,想到了一个词语“相敬如宾”,虽是形容夫妻的,但是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词来概括我俩后来的共处状态了。
我承认我很毒舌,但是算不上卑鄙,我不屑背后害人,我比较擅长直面而来。我那么可爱善良的一个人,不容易被人讨厌,要是你强烈感觉到我不喜欢你了,那么不用猜了,我丫的就是不喜欢你,还省得你猜来猜去累坏了脑子。我心里有波涛汹涌的泥石流也有甘甜平静的清江水,你想尝尝哪一个?

本姑娘心中憋不住的泥石流 自制的一帧泥石流,完美契合本篇文章。 虚伪圣母或者内心孱弱的人警惕引起心脏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