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調理亞健康體質的用藥進退步驟.(2)再打瘀血

2019-01-18 02:59阅读:
首先要說的這兩個個方子,其實,要放在上一篇「厥陰治法」中也是可以的,溫經湯證、當歸生薑羊肉湯證,因為嚴格來講不等於《傷寒論》感冒傳變而成的標準厥陰病,所以這裡再補充一下。
另外,「厥陰」與「瘀血」這兩個主題,多多少少都會帶到一些婦女生理痛的問題,所以一些常用的治生理痛的方子,也在此一併列出。雖然有些方既非厥陰病也非瘀血,但一起比對主證,才比較能讓它們各自的特質更明確地凸顯出來:

當歸生薑羊肉湯
如果是如性的生理痛,長期調理而言,這個湯,時不時喝一喝,總是會有好處。羊肉的「羶」味,令它也是直入厥陰的補藥,和烏梅的直補風木之氣不同,它更是會強化厥陰區塊的「肉身」的部分。
民國初年的經方家曹穎甫建議可以在湯中再加些生附子,把老寒氣逼一逼,更能夠讓女人下部免疫力增強,且容易受孕。
臺灣的女同學跟我分享了一個辨證的方法,說:如果一個女孩子的生理痛,剛好就是「她媽媽當年也是同一種痛法」的,用這個湯會特別有效。我想,這種女性的問題,或者也帶著一些所謂「先天不足」的遺傳因素也說不定,在這裡就用後天的方法,一併把前代的「基因負債」也還一還吧。

溫經湯
這個方子,也是生理痛會用到的方;雖然它最原本的主治,是比較接近更年期的發潮熱。
它的主證,找的第一是「嘴唇乾」(注意,不是口中,是嘴唇),第二是「手心熱」。嘴唇偏乾是一定要有的,而手心熱則有一部分患者相當不明顯或沒有。但這是指治「更年期」為主。
如果是治生理痛的話,小腹偏冷、或小腹覆蓋一個抱枕會好一點點的,大約就可以用了;除非是有更明顯的附子湯證(下文會說明)。

當歸芍藥散/小建中湯/芍藥甘草附子湯

這三個仲景方,都是一般生理痛的「通用方」,不需要什麼醫術。基本上因為是芍藥劑,有「絞痛」感時都可以試一下,通常都會有效。
如果硬要分的話,小建中湯比較適合氣血偏虛/氣色偏黃的人。芍藥甘草附子湯比較適合體質偏寒(並且比身邊的其他人更『不耐天氣冷』)而「單純的絞痛」較清楚者。
當歸芍藥散的話,比較適合那種好像痠、又好像往下扯、又好像悶痛……總之是有點「不清不楚」的混合型。如果是經「前」就先開始不舒服的話,不能說百分之百,但通常是當歸芍藥散比較有效。這個方,用生藥打粉;因為煎劑和科學中藥的效果反而弱。
當歸芍藥散,如果再加味菟絲子、沙苑蒺藜,比較能治到「內分泌不夠」的所謂「仙女病」的體質,這種體質的女生,看起來人「太乾淨」,素素的不帶肉味,這樣還是有點「水至清則無魚」的問題,要再養出一點動物性的部分,月經才會順一點。這種加味,前面的溫經湯、後面會說的附子湯等等,都可以掛進去。

如果真是虛到「氣不攝血」,月經該結束了還一直時有滴漏,最輕的用歸脾湯,不行的話用當歸補血湯,還不行的話再加味成傅青主的「老歸血崩方」。這年頭的年輕女性,體質屬「老」類還真是不少,多半你第一方和第二方都可以跳過不用,直接用第三方就行了。
單以止血來說的話,灶心土,也就是「伏龍肝」是特效藥,你在這篇文章的哪個方之中都可以加一點,如果順便就能把血止住了,就不必再折騰這些了。

在這裡還是要回頭說一下:前面說的種種證狀,下腹絞痛也好、滴漏不止也好,如果體質上就是有之前講過的厥陰病主證的話,還是要先醫厥陰病才行。比如說當歸四逆加味湯證的人,無論是瘀血塊、漏血不止、還是生理痛,不先把當歸四逆湯證調理好,這裡說的幾個方,都不會很有效。

附子湯
以治生理痛而言,這個湯一定要有的主證是「手腳冷」加「脈沈」;通常有的主證是「手腳關節像感冒時的痠痛」;「也可以有」的主證是「整個背發涼或特別怕冷」。
這個湯並不治瘀血。但比較是對到「帶脈虛,當補精」的問題,因此也治到帶脈太虛而容易流產的體質。這種的虛,右尺脈一帶,通常是整塊偏「凹陷」一些些。
帶脈虛的人,後腰容易有垂垂的肥肉,傅青主的完帶湯也是治這個,但通常附子湯會快一些有效(治白帶的話,還是完帶湯有效些就是了)。
你可以在附子湯中再加一份山藥;不過,附子要比白朮放得更多,不然補不進下焦,藥性會都被白朮攔在帶脈。

桂枝茯茯丸
這個方子是治療子宮肌瘤的基本方。如果這個人體質不寒,並且不帶厥陰病的話,慢慢吃、慢慢好,日起有功地會有效果。
不過,如果是寒性體質的話,不把體質先調暖一點,這個方很難有效。
當然,積的寒氣如果太多了,可能還是要動到溫白丸這種力道更強一點的祛寒藥(溫白丸連瘀血也一併打了),不然的話,桂枝茯苓丸加一般般的暖藥,療程會拖得太久,幾乎就等於沒有效了。
如果是掛厥陰的話,這種子宮肌瘤,掛當歸四逆加味湯的機會是比較大的,要把湯歸四逆加味湯證治好大半了,桂枝茯苓丸才會起效。
另外,厥陰體質的人要治肌瘤,日常保養,當歸生薑羊肉湯加生附子,大概也是要一直喝的。
這個方子本身,因為效果不猛,所以你配的時候,再加一些皂角刺或者穿山甲都可以,不過前一篇文章也說了,如果是「囊腫」類的,抽痰藥,要用指迷茯苓丸或大黃甘遂阿膠湯,就不是以這個方子為主了。

下瘀血湯
這個湯證很要緊。
我真是受夠了一大堆自稱「虛不受補」甚至自稱「溫不受補」的傻蛋,自以為是容易上火的熱性體質,說什麼:「我一點補藥都不能吃,一吃就上火!」結果都是因為瘀血,白白吃了一大堆下火的寒藥,把整個體質都搞壞了。
吃到一點當歸、人參之類的藥物,牙齦就發腫了,然就開始狂吃下火藥。這種人,可能是太寒,也可能是瘀血。
所謂太寒,也就是血管太窄緊的體質,用生附子可以把血管推寬。比如說,如果你吃了當歸生薑羊肉湯,會牙齦腫或失眠,你就再多放一點生附子,如果就補得進去、不再上火了,你就大約是這一類寒症。
如果不是寒症,多半就是瘀血,要用這個下瘀血湯。
這個湯的主證,主要就是:人發悶,常常燥熱口乾,有「上火」的感覺,可是脈既不浮又不滑,都沈沈的,根本就是沒有火的脈象。「嘴唇特別乾扁」也是主證之一,不過長相有遺傳的問題,這個辨證點就不強求了。
像這種狀態的人,即使是口臭得很嚴重,也需要用這個下瘀血湯,而不是用清胃火的藥。
每一個人的大黃耐受度不同,所以這個方子大黃要放多少,就依個人體質差別做調整。如果是我的話,通常是桃仁和土鼈蟲各用7克,大黃3克到15克不等,全部打成細粉,用紹興或花雕酒一碗,泡這藥粉一個小時,開火再煮成0.7碗糊糊的,連渣喝掉。
這種藥喝下去,多多少少肚子會有一點痛,不過我還是覺得它的藥效比較好,不想用別的藥方來取代它。但如果你怕痛的話,就做成藥丸,用黃酒吞服,調節到一個不太痛、也不太拉肚子的狀況,拉長療程慢慢來也可以。

桃核承氣湯
這同樣是打瘀血的方子,不過這個桃核承氣湯,張仲景抓的主證,就是以「如狂」,脾氣不好、容易暴怒為主。
如果是月經期間特別容易生氣的,用這個湯還蠻適合的。如果你怕喝湯劑肚子會痛,用科學中藥少量少量調理也可以。

抵當湯/丸
抵當湯的主證比桃核承氣湯嚴重,在《傷寒論》裡面是「發狂」,根本是人整個就發瘋了。瘀血造成的瘋狂或者是「超級嚴重的健忘」,你也可以把這個湯做成藥丸、或者用科學中藥慢慢調理,因為這個湯打瘀血的藥物比較猛,喝下去真的肚子還蠻痛的。
前面的桃核承氣湯和這裡的抵當湯,如果你辨證沒有把握,就再壓一下左下腹,適合用這兩個湯的人,通常左下腹會有壓痛。

浚血組合
紅參和五靈脂兩味藥,用11的比例,做成藥丸或打粉都好,很能疏通中焦消化道的瘀血。
好比說,沒累到、生活又不緊張,而且營養過剩的人,如果還得了胃潰瘍,他的胃無法自癒的理由,通常就是因為瘀血了。當然,任何一種胃潰瘍,最好都要一起用這個組合,因為潰瘍造成的瘀血,無論體質虛實寒熱,不把它化除,破損處都會無法癒合。
很多瘀血體質的人,都會舌下青筋比較明顯。如果不是掛到本文前後那幾個很明顯的湯證,就這個組合吃一陣,通常舌下青筋就會消掉。

紅藍花酒
紅花煮酒的這個方子,主證是抓:在月經痛的時候,有一個小痛點(比較是銳利的刺痛),你會感覺得到它位置漸漸在移動的。這種一小顆一小顆硬硬的瘀血碎片,用這個方子調理。

◎膠艾湯膠艾湯的藥味,幾乎是後代的四物湯再加艾草和阿膠,以調理月經痛來講,其實這個組合,比四物湯要「完成度」高很多,讓我覺得用四物湯來調理月經的方式,感覺蠻殘缺的。
不過這裡講這個方子,就有點岔題了,因為這個方子原來是治療懷孕期間所謂的「見紅」,緊急發生要流產的狀況,這個方特別有效。在這裡好像它不是活血藥,反而變成止血藥了?
不過懷孕期間突發的肚子疼也是用它,這可能還是跟瘀血有一點關係。

◎膠薑湯

這個方子也有點像是四物湯加味,原書的主治是「陷經」,經血特別烏黑、黑血塊特別多的,可以依這個特徵開膠薑湯調理。

溫白丸
溫白丸照原書的用法,空腹吃幾顆,事實上是太兇了。我比較傾向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夾一顆到兩顆,以不會肚子痛、拉肚子為限,用十幾二十天的時間,慢慢累積藥性。藥性累積到一定程度以後,你會覺得小腹好像有東西在微微地「刮」的感覺,然後拉出淤泥狀的大便,這是免疫細胞吃掉身體不需要的東西的排毒反應。
這個方子是又打寒氣、又打瘀血,其實對很多女性朋友,是特別適用的。我特別喜歡這個方子的原因之一,是巴豆排除寒氣的效果,其實比附子要強很多。不過吃了以後,會稍微有一點累,要睡飽才行。

大黃甘遂阿膠湯
這個方子治的是「痰血不分」的瘀血,原書的辨證點是「小腹特別凸」,但今天小腹凸的人好多,就不能說「都是」瘀痰瘀血造成的。
因為也是喝了會肚子痛的湯,所以最近我多半是讓人吃藥丸。
不過今日有科技的體檢方法,如果檢驗出「囊腫」類的病,特別適合這個方子。
那種不三不四、一般中藥吃來吃去都吃不好的肌瘤之類的東西,比如說一頓飯之間,夾一顆溫白丸加四顆大黃甘遂阿膠丸一起吃,效果是很不錯的。不過吃到偏油的食物,就不太有效,療程中飲食需要清淡一點。
這個方子另外一個厲害的地方,是很會「抽油脂」,就看你忍受得了多少肚子痛了,湯劑喝一帖,皮下脂肪就薄一層。雖然中藥這樣開很缺德,但是比抽脂手術,這樣還更不傷身吧(不過虛胖的人反正還是會復胖的)。

血府逐瘀湯/少腹逐瘀湯/身痛逐瘀湯/通竅活血湯
這幾個湯是清朝王清任代表性的瘀血方。
血府逐瘀湯主打的是「膈下」瘀血,如果以主證來說的話,通常會有一種「吸氣吸不太進來」的感覺。
當然,如果是氣虛的人,也會有這樣的感覺,那個要用張錫純的升陷湯。稍微可以用其他的主證點,來分辨一下體質。
至於少腹逐瘀湯、身痛逐瘀湯,我覺得可學可不學,因為張仲景的其他方劑,如果你辨證夠準的話,會比這兩個方子好用。
通竅活血湯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它能夠讓頭皮的狀況改善比較多。不過用麝香實在太貴了,我可能先用日本人的葛根紅花湯試試看吧,不行的話才用這個方。如果是用便宜的科學中藥,手術後想讓疤痕不要太深,這效果還行。

大黃蟅蟲丸
這個藥丸是治微血管的瘀血,原書主治是「肌膚甲錯,兩目黯黑」,如果你有一片皮膚特別乾、易起白屑,通常這個藥丸吃一陣就會好。不過太嚴重的牛皮癬,病機就複雜了,不能說只用這個方子能好透。
而且原書的吃法有點太慢,我常是叫人用酒一次吞12顆,會拉肚子的話再減量。如果是肝硬化什麼的,還要吃更多一點。
至於另一個主證「兩目黯黑」,整個眼睛看起來灰灰的,眼白的部分不夠白。這本來是好辨證點,但最近有一些邪靈附體的人,也是整個瞳仁的部分一片漆黑,這好像就不是用瘀血藥來治了吧。
它治療的是「乾血癆」,如果瘀血體質的人,虛到不行,又一副營養不良的憔悴樣子,這個方雖然起效慢(三個月為一療程),但比較不傷身。


關於婦科保養藥,岔題兩句:
最近不曉得大陸這邊是怎樣,我這邊,好多人跑到相識的藥局問:「能不能配出倪海廈醫師的玉華丸?」
這藥方,尊重對方的智慧財產權,我也不要來搞100%仿真山寨版,但……那廣吿詞,實在寫得也太誘人了吧?簡直是女科一切全包、兼且駐顏不老。
我手邊的常用藥,比較接近「女科一切全包」的,是陳士鐸的三清丸,也不怎麼需要醫術和辨證,女科病,總是有吃就有好一些。
而從漢唐玉華丸的廣吿詞「滋陰而降陽」一語,我便覺得,路數是特別接近程鍾齡《醫學心悟》用來作為肺癆保養藥的「月華丸」,之所以叫「月華」,是因為其中有一味「應月華而生」的治癆專對藥物「獺肝」,如果不放獺肝,就不能稱之為「月華」。說不定就改個字為妥。
無論是三清丸(用鰻骨),還是月華丸(用獺肝),原本都是治癆病的藥,三清丸清補厥陰,治傳屍癆;而月華丸以降肺氣、滋肺陰為主,治肺癆。
如果要我來山寨一下「女科一切全包兼且滋陰降氣駐顏美容」的療效,我會想,女科的話,三清丸夠好了,這個方先不動它,原方照吃。

美容的話,柴胡桂枝湯是皮下引經藥,總要有的,先科中給它來兩三克,然後,這個路數的養顏滋補藥,玉竹、石斛、菟絲子、沙苑棘藜子,各給它來個0.5克吧,然後,程氏月華丸的藥味,獺肝不用,其他的:
天冬10 麥冬10 生地黃20 熟地黃20 山藥30 百部30 沙參20 川貝母10 阿膠10 茯苓10 三七10 菊花10 桑葉10克,全部加起來搖勻成一罐,一次吃個兩三克,和前面的胡桂枝湯加味配一起,以內服美容藥來講,效果應該不會差。雖然藥性說不上暖,但因為是小劑量服用,倒也寒不壞人就是了。
不然的話,就把柴胡桂枝湯和其他那些藥也加到一起做藥丸,也容易吃,這之中可以再用一點柴桂枝乾薑湯的法,加多些乾薑(例如:柴胡40 桂枝15 人參15 甘草炙10 半夏25 黃芩15 芍藥15 紅棗15 生薑15 乾薑60克,加天花粉20克,肉桂10克,以及玉竹20克、石斛20克、菟絲子20克、沙苑棘藜子20克;再把前面減味月華丸的藥物也加進來),整帖藥就都不會寒了。
最近臺灣這邊,新德星藥局好像有做一些?老同學要幫忙試吃的話,可以去買來玩玩看?

不過,照倪氏醫理「女人的氣要下得來,乳房才會氣順」這件事,最近又有人跟我講了一個樊助教的醫案。大意是有一個女生,原本吃豬膚湯是為了別的原因,但吃了豬膚湯之後,乳房痛的問題卻好了。
這個故事,是不是告訴我們「豬膚湯,也能夠以滋陰藥的立場,把浮上去的陽氣吸下來」呢?
我覺得豬膚湯肯定不是每種情況都好用的,但反正豬膚湯是「如果你天天喝,別人兩年老兩歲,你兩年只老一歲」的好東西,你就當「吃錯也是賺到」,試一段時間也好吧。

也有朋友提醒我:「中醫美容,當是由內而外的,身體不好,氣虛血虛,人怎麼美得起來?」
這是自然。
不過,這裡,如果不講我常掛在口邊的「先治厥陰、再打瘀血、再抽風痰濕、再補陽……」的那個順序,只說補血的話,倒也還有有些「廚藝」可以講講:

好比說,臺灣這邊,很多女生都覺得「四物湯挺補血」。但個方子的本意,是要把有點瘀住的經血排乾淨用的;是擠污血的方子。
說要「補」嘛,因為其中的活血、行血藥也會有點耗血,所以這方子的先天結構,正負相消之下,就註定了它補血奇慢無比,比你「多啃些葡萄、桑椹,再喝點鏽鐵釘煮的水(這基本上是有效的方子哦,不是在嘲諷)」還更慢許多。
而且我特別感到不解的是,吃了四物湯,下次月經來,還要喝四物湯,年年月月一直喝著,月經痛或黑血塊怎麼老不能斷根呢?
相比之下,我還是情願用前面介紹的這些方子,打「準」一點,一口氣就醫好算啦。

直接補血的方,我還是覺得炙甘草湯好用一些。
要快的話,當歸補血湯見效快,不過就需要大睡特睡來還身體債,不然治不到本;並且加加吃腎氣丸,因為黃耆多少有點抽掉命門之火。
前陣子有位女性朋友,因為健身房去得勤,整個左關脈都浮大而空,眼看就要沒血了。我讓她吃了一次煎劑的當歸補血湯加酸棗仁,她大睡了三天,脈回來了。可見得用當歸補血湯也是行的,只是要睡覺還債。

如果要補血的話,炙甘草湯合湯歸補血湯做食療,日常生活中多喝,也是一個好選擇。
用老母雞一隻(去五尖),配:
北耆40克,當歸7克,生地黃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