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新課程]食教育.性教育

2020-01-19 19:45阅读:


食教育:飲食日用中的本草學及中醫理論
229日起每週六上午912點,上課六週

性教育:以《莊子.德充符第五》為軸心探討療癒場的構築
227日起每週四晚間710點,上課六週

「食教育」的課程,最初的規劃是先在舊金山上課,然後再到北京去上一次課。但是,最近有台灣的同學說,這個課程他有興趣,那我覺得,在台北開一週一次的課程,應該可以跟同學探討得更盡興些。
因為舊金山和北京都是兩三天的短期課,而在台北,兩次上課之間的一星期時間,可以給同學回家功課,試做一些藥膳、或是其他人體實驗,內容可以改造得更有趣一點吧。並且這樣的時間間隔,也會給我機會去問清楚同學的需求在哪裡,一面上課一面修正,讓課程內容更符合同學的實際需要一些。
我自己是帶頭「不養生」的作死之人,所以開這種養生課,除了基本的矛盾與諷刺之外,我覺得,以情報價值而言,應該比較能觸及現今許多養生理論的「死角」吧?一般市面上勸人養生的老師,老王賣瓜,總要說養生好養生妙養生呱呱叫;那,我就不是會勸人養生的人啊,各種養生法的不良問題、吐槽點,我倒是比較清楚我覺得養生這個主題,本身就是一個「攖寧」,是需要破而後立的;大家迷信的保養方法,我來把它們都吐槽完了之後,感到人生真是太不安全了,然後,大家再來一起想想:我們還能怎麼活呢

「性教育」這個課程,則是一個對
我本人而言有好幾個向度的意義的嘗試。
首先,是正在寫的下一本《莊子白皮書.實踐篇》,內容種種,我需要一個小小的舞台,讓我試著說說看,然後看看同學的表情跟反應,我才能知道:我的文學領域表現力,到底有沒有足夠的力道把信息正確地傳達給同學?
因為接下來的《莊子》教學內容,我如果在日常生活跟人聊起,幾乎都是被誤解成別的意思!尤其是《莊子》第五篇之後,那是這個世代的左腦系文明,特別不習慣的世界觀,等同所謂「玄牝」;說好聽一點叫內在的女神,但其實也就是被封印在山谷之中的雌性野獸,這個世界背後的能量世界其運作法則,很多都是一般人不能接受、也不能相信的。所以如果不這麼在課堂上,當作打草稿,再順過幾遍,我對我寫出來的紙本書還是不能放心的。
另外就是,關於「莊子的道家」所提供的「療癒」之法,本質上有一點像是《黃帝內經》裡面寫的:真正的養生之道,必須要說到「七損八益」(黃帝的男老師岐伯在這裡把黃帝轉介給女老師素女,等於是承認了一般的養生方式,到底還是缺了『房中』這一塊),副交感神經的提振、提高免疫力的方法,所謂真正的「補」法,不能完全依賴藥物或者運動方面的養生這種種內容,又不像是一種「技術」,反而更像是一種「心法」,要透過實踐去「悟」出來的。
「食教育」的課程,已經要對種種養生法進行吐槽和檢證了;而這個「性教育」的課程,恐怕是根本連「養生」這個概念本身,都要顛覆掉了。
〈德充符〉這個篇章的主軸「可愛心法」,莊子本人並沒有用色情的方式書寫。可是以我這個教書匠的角度而言,用「性生活」當作研究、陳述的載體,理解起來會相對容易。
所以這個課程,也就要和同學,說蠻多「種種淫邪下流不可描述」的話題了。然後再把這些聽起來腥羶色的內容,漂白消毒,寫入下一本白皮書。所以,這個課程的內容不會是書稿定案,而是定案之前的難產過程吧。
而這個課,我也不敢拿到大陸去教,總覺得傷風敗俗。上課也不敢留下錄音給同學複習功課,自己也不知道本人夠膽講到什麼程度(不只是色情話題,而是有些人的八卦,真的不能傳出去,傷害太大了;寫書的時候都要把人事時地物改掉,重新杜撰吧)同學大不了聽到受不了了就直接退費走人吧
可是說真的,現代人,尤其是男人,真的是在性方面搞錯的事情超多的!副交感神經的性愛,本是性最自然的樣貌才對的,然而,現代人不要說做不到了,絕大部分的人,是根本不知道有這個東西的存在!
並且,性能量的修煉,關鍵又不在於床上的肉體技術,而在於日常生活中能不能破得了「面子」這一關(海底輪中的根本性能量是被羞恥心的念波壓制住的)。
可是,面子,又是一種非常接近無相天魔的波長,人在愛面子的時候,大多數是情況,他本人是並沒有發現自己在愛面子的(我沒有愛面子的意思),只會以為:「你搞錯了,我是解釋清楚給你聽啊,我是要讓你了解事實啊!」而他自以為要澄清的「事實」,往往就是「自己說的謊話自己都相信了」的無相天魔,每做一次,就多解離一點,把心中之神打壞一點
所以,要得到性生活的快感,就得先把日常生活中,你原來不知道那叫做「愛面子」的各種瑣碎行為,都先辨識出來,然後,還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決心去改呢這真是,性快感的道路,就像「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啊!
最不費力、最輕鬆的選擇,結果在這個世代的文明,卻變成大家最難做到的事了。
現今很流行的「療癒」這個詞,在一般人的語感,恐怕都帶著點心靈雞湯口味:正能量、溫情兮兮的。
但,如果允許我用科學正確的方式來說這個詞,那我要說:療癒的起點在於承認事實,承認事實很殘忍;療癒的終點在於價值完成,價值完成很艱難!
莊子心法的「療癒」,的確很殘忍、也很艱難;但,至少,是真貨。

這兩個課程,姑且都設定為六次,不過我的莊子課一向不知道要教多久,如果同學聽得下去而我又沒講完,之後再加課、再加課,結果講到三年之久的情況也是有的。不過就姑且先上這六次吧,然後我去北京教一下「食教育」的週末短期課,臺北這邊要繼續上下去的話,等我北京回來再說了。

請點進這個網址,裡面有報名表單:
https://forms.gle/SjLSpC9tdQTiZiJw7


這兩種課程,每一種課程的每次課設定為台幣$500 ,六堂課是$3000臺幣。報名表單中有匯款方式;也可以選擇第一次上課的時候現場交。

「食教育」第一次上課也算試聽,你下課時覺得不喜歡,可以跟助教說,給你全額退費。
「性教育」試聽到第三次下課,你都上過一半了才覺得不喜歡,跟助教說,都可以全額退費的。

上課地點,應該是在台北車站附近租教室(最有可能是愛蘇活,如果人數少我可能會商借易經學會,走投無路的話可能花多點錢看看台大校友會行不行),不過租教室前我需要先統計報名人數,所以最後埸地的決定,請容後公布。

報名表單中會請各位留電郵信箱,原則上,上課地點用電郵公布,不過現在很多人都只看Line而不太看電郵了,所以保險起見,也請同學報了名之後加下面這兩個群,各種消息在群組之中也會公布一次。

週四班
https://line.me/R/ti/g/s-qFwBNize

週六班
https://line.me/R/ti/g/zaeWoHsS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