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回乡,意外发现70岁农民写下40万字抗战剧剧本…

2019-10-07 23:55阅读:
编者按:

“十一”长假回到山西老家,听友人讲起乡间一件文化逸事。
说邻村七旬老汉,缠绵病榻之余,耗时4年,手工劳作,写下39集抗战剧《游击组传奇》。
华北原本抗日主战场。在忻州市的地面上,国共联手打过著名的忻口战役。在定襄县的区域内,曾活跃着一支神出鬼没的基游队。
正面抗战,游击对敌,都在本乡本土留下了丰富的故事素材。找来剧本一看,果然与市面上流通的抗战剧大异其趣。
一是真。剧中的人物和故事,一下子脱离了抗日神剧雷剧的套路,与我小时候听亲历其事的长辈们讲的真人真事接轨了,融合了。
二是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方言土语里藏着鲜活的地域性格。不是本地人写不出这样的味道,而不经深入采访得不到这样的细节。
三是活。不是科班出身,也就没有叙事套路。不经修剪打磨,也没有这样的详略取舍。故事讲得旁逸斜出,台词说得生动落地。还挺政治正确。
抗战剧曾经是最显赫的类型,出过诸多经典作品。如今也是地面频道的主菜,是陪伴观众的忠友。抗战剧的创作困境是不言而喻的,正需要新生力量和别样视角来冲破。
长假结束,耕耘复始。今天我们特意刊出李丑喜老先生写的这篇创作谈,望他的心血之作找到有缘的制作公司,有朝一日登上荧屏。

我乃山西晋东北黄土高原上一个种了五十年庄稼的老庄户人,土包子,土老帽,双料子土货。若提种庄稼还算凑合:撂转锹头抡起锄,灭草留苗垅中游,展腰平喘刚刚事,又挥镰刀闹秋收,待到窗外雪花飘,二两咸肉傍酒壶。
跨入二十一世纪,农村生产力显著提高。忻定盆地的庄户人们更闲适了几分:机鸣春播罕见人,锄禾夏管几早晨,小忙秋收三五日,卡中又入几万金,数九寒冬更洒脱,进城住楼抱孙孙。一个满头高粱花子的受苦汉能熬到这步田地,也算是修炼成仙了。
李丑喜
李丑喜 可怎奈老汉命赖,一个肺部手术愣是将个瘦老汉放得平展展的了。常言道,“人活一口气”,剩下半口气的老汉我死是死不了,活又活不好,囚在家中打发时日成了头疼问题,成天守着电视机消费时光成了主要手段。
但一开电视,便是那种多到不得不看的抗日剧。公道说,能让人看得激动起来的好剧有一些,比如《亮剑》等,但较离谱硬着头皮看的剧集占多数。
其中,不是那些富家大户、地主老财、乡绅族首们挑头跟小鬼子干,就是谁家的翩翩帅哥、公子少爷们油头粉面,衣冠楚楚地把小鬼子拾掇得屁滚尿流,要不就是哪家的漂亮小姐穿着时装,涂着口红,挺着丰胸把小鬼子折腾得鬼哭狼嚎。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神通广大,功夫了得。
“十一”回乡,意外发现70岁农民写下40万字抗战剧剧本…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看得太久了,难免生烦生疑:日寇侵华血腥残酷且旷日持久,那些引领抗战的中坚领导核心的人物形象和动人故事哪搭去了?那些在华北敌后创立了那么多根据地军民的有效抗击,牵制日寇的斗争故事哪搭去了?那些占人口绝对多数饱尝战争苦难的穷苦老百姓哪搭去了?难不成他们就没被杀过?抢过?烧过?成了局外人?旁观者?
数以几十万、几百万计的抗日军民在我党领导下深入持久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致整个侵华日军陷入战争泥潭而难得自拔直到失败投降,这难道不是对抗战的铁定认知吗?咋就不在这上头破费点笔墨呢?
我曾多次听过老一辈们有声有色地絮叨过当年定襄基干游击大队跟小鬼子无数次地厮杀、抗争的悲凄故事,与剧中那种令人感到滑稽、可笑的人物形象和情节故事大相径庭。
“十一”回乡,意外发现70岁农民写下40万字抗战剧剧本…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打开电脑搜索,不少剧评称之为“神剧”“雷剧”,颇多微词。并分析根由是文化市场使然,收视率使然,经济效益使然。细细品味觉得这些使然都不无道理。如今国人们的口味都偏重,没有点猛料吊不起胃口,不搞神点、雷点、离奇点就有找不到婆婆家的危险。如此这般,几个“使然”一合力便是四两拨千斤的功用,于是乎就形成了眼前这一道奇特的风景。
可是,单就一种推向市场的文化产品而言,质量问题总得讲吧,其中,总得多少注意点社会影响吧?总得略微尊重点观众的智商吧?总得大体遵循点历史本真吧?总得向无以计数的消费者们传播点正能量吧?
我曾跟一些朋友闲聊过对这类电视剧的观感,一位直爽点的朋友嗤之以鼻:哼!打日本鬼子能是那球样样?只靠他们能把小日本打投降喽?咱土头老百姓就没打过小日本?都死啦?都当汉奸啦?真让人看得出火,甚玩意也能进电视,他娘的佘太君上嫖,活败咱老杨家的兴哩!
“十一”回乡,意外发现70岁农民写下40万字抗战剧剧本…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另一位文雅点的朋友则说:山羊屁股明摆着嘛,写电视剧的笔杆子都窝到城里,村里净是些半文盲,瞎白丁,踏扁了也放不出个响屁来。你(指我)倒能划拉两下,能写来了个电视剧?赶鸭子上架不是?再说那玩意儿有甚考究的?有眼的看个门头脚道,没眼的看个红火热闹,消磨时间罢了。别操那个闲心了,乖乖看你的电视哇!
两朋友叼着半支烟走掉了,我的心却给摇动了。总想着能不能弄个别那么太离谱,又多少能接点地气的玩意儿,至少是咱庄稼人的形象、语言、风土人情和自己的故事,多多少少迎合点平头百姓的口味。
呵呵,一个半吊子庄稼汉想弄电视剧本,说是鸭子想上架恰如其分,本身就是一件很离谱很滑稽的事。
要弄就待在家里悄悄地弄吧,传出去岂不是一则自不量力、为老不尊的八卦新闻?好在闲老汉有的是闲工夫,全当自娱自乐呢。于是在网上读了点编剧的基本常识和写作要领。看过再三,总觉得像蹭着流沙过河,底虚得很。又买到三大册王树增老师的《抗日战争》通读了几回,更主要靠的是“资深观众”的视觉积累加“铁杵磨针”的“上架”冲动就捏笔开篇了。
“十一”回乡,意外发现70岁农民写下40万字抗战剧剧本…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先弄了个创意,接着闷倒头爬起格子,这一爬就是四年多。边写边改,涂涂抹抹改了无其数,书稿攒下满乎乎的三个纸箱。曾有好几次知难而退想丢手不干,每次又鬼使神差地重新回到桌边再爬格子,直至弄到三十九集结束全剧。
狗日的,鸭子上架,原来就该想到这个难字。倒是这营生着实耗工夫。经常自解自慰:老汉闲着也是闲着,牛头不烂,多费点柴炭,慢煮慢炖,倘或还入味儿足呢。
动笔之初基于这么几种想法:首先得肯定和表现我党对抗日战争的领导地位和具体形象吧?不是常说“纲举目张”嘛!不体现这条“纲”还谈甚抗日战争呢!于是就设置了小九龙村的早期地下党员——铁匠郑胡子、区委刘区长、县委赵书记,以及军分区的马司令员和邵政委,串起来就是故事大纲的纲中之“纲”了。
小九龙游击组之所以能够在那么残酷的腥风血雨中,不但未被剿灭,反而不断成长壮大,锤炼成为一支轰动百里声名远播的民兵抗日精英武装,无不得益于来自“纲”的指导、帮助、呵护与支持。
依着老汉理解,抗战剧是极为严肃、残酷的题材。我在剧中设置了十几个大的回合,哪个回合都脱不了战争本身的狰狞底色。
“十一”回乡,意外发现70岁农民写下40万字抗战剧剧本…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比如,与大九龙鬼子据点仅一沟之隔的小九龙村,只一顿饭工夫就被轰击为火海夷为平地,成为无人区。乡亲们被迫躲进大山沟刨窖挖洞避敌求存。再后,因不间断地骚扰,袭击据点,令鬼子屡屡兴师动众进行围剿而又屡屡剿而不灭的小九龙游击组,使忻口、忻州日寇头目们头痛不已,不惜调动飞机侦察轰炸,沟中小土窖眨眼间毁于一旦,乡亲们死伤过半,尸横满沟惨不忍睹。
但仅剩七八个人的游击组、预备队,将仅幸存的三四十名亲人、乡亲们转移寄住他乡后,毅然撤进九龙山,在两间石板屋中安营扎寨,在极为艰难困苦、饥寒交迫的恶劣环境中不退缩、不低头、不停息,继续啃着锅巴找鬼子讨还血债,直到最终拔除了日寇据点进入解放区。
剧中,机智、大胆、刚性的男主角,见了鬼子就手痒痒的游击组组长肖五哥参战无数。三次受伤命悬一线,梁柱式的村中精英人物郑胡子和满仓,中途在中秋爆破日寇小据点时意外地在地道里被硝烟熏死。鬼子投降前夕肖五哥发小,游击组中坚人物二楞突然牺牲,令老满意的最后一个娃也死于鬼子之手。无不体现战争的血腥与残酷、无情且无奈。
设置此种情节,意在离远点滑稽与荒诞。在老朽看来,某些剧中那种帅哥少爷,漂亮小姐们在富丽堂皇的温巢内没完没了卖俏卖萌的情景,难道丝毫觉不出这是对神圣的抗日战争的亵渎吗?
“十一”回乡,意外发现70岁农民写下40万字抗战剧剧本…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不是说爱情是永恒的主题么?和平年代没得说。爱情本是甜蜜的玩意儿,卿卿我我,缠缠绵绵,如醉如痴。而战争中的爱情就是另外一种调韵了。
男主肖五哥与女主白玉兰,还有那个黄泛区逃来被鬼子打散、丈夫一去不归的韩淑贞,他们之间的婚姻爱情纠葛更是独特的滋味。
肖五哥第一次伤愈归来后,父亲肖老大以死相胁逼他与怀着娃的韩淑贞成婚。土窖洞中,敏感自卑的逃荒女,珠泪涟涟可怜兮兮,盼着俊气的肖五哥爱她,而刚性的肖五哥却恪守“他人妻不可欺”的传统道义,死也不肯动“妻子”一个指头印,五年的尴尬相处中,两人欲爱不能欲罢不忍,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一直维系到抗战胜利后完璧归赵。
游击组传奇剧本原稿游击组传奇剧本原稿 而死里逃生的白玉兰与肖五哥重逢后,尽管两人终日相伴玉兰对五哥爱得更深更烈,肖五哥却碍于已有家室,对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的心上人又是爱得那么隐忍、煎熬且难禁难耐……战争环境中的爱情不单单全是苦涩,仍有酸甜在其间。
罢了,就这点德行,加上自己的娃儿看不出丑,有意找个内行给点拨一二,但一个自卑满满的土老帽找编剧,那才叫剃头洗脚心,差了一人深,望尘莫及呢。
今儿有幸得到朋友介绍,一咬牙,丢人现眼去吧,爱咋地咋地!但愿能有个意外的好归宿,听天由命吧!
故事梗概

全面抗战爆发,晋察冀根据地与晋东北沦陷区交错中的小九龙村,在铁匠、地下党员郑老满的启发引导下,以放羊娃肖五哥为首的一批热血青年组成一支精悍的抗日武装,与一沟之隔的大九龙据点日伪展开顽强持久的殊死抗争。
前后经历了抗婚风波、端午惨案、村庄毁灭、抢水斗争、九龙沟袭敌、中秋爆破、沟窑遭袭、九龙山鏖战、龙湾里获救、雪夜除奸、大王庄地道战等绞杀与反抗。
血性的肖五哥等始终不忘“让鬼子一命抵一命”的誓言,向日寇讨还血债。浴火重生中锤炼成一支困不死、打不散、敢拼命、会打仗的英雄集体。他们不仅在一次次遭遇生死危机的恶劣环境中保存并扩大自己的武装力量,还为大王庄、大九龙村的民兵提供夺到的武器弹药,有力地保护了群众,抗击了鬼子的疯狂杀戮。他们的事迹被诉诸报端,军分区和政府树他们为民兵武装的榜样。
迎来大反攻后,在军分区首长统一指挥下,与县区村武装和军分区部队一道拔除了日寇据点。


【文/李丑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