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版《三国演义》5位导演献艺,他拍的部分首屈一指|国剧60讲第二季(5)

2019-11-09 22:40阅读:

>>国剧60讲<<<</p>
>>> 第二季<<<</p>
>>> 第5期<<<</p>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下为文稿:


大家好,欢迎来到国剧60讲第二季。我是主讲人李星文。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功勋导演张绍林。
94版《三国演义》5位导演献艺,他拍的部分首屈一指|国剧60讲第二季(5)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在古典四大名著剧的拍摄中,王扶林和张绍林各自参与了两部。王扶林是《红楼梦》和《三国演义》,张绍林是《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在过去7年间,他没有新的作品问世。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重拍《杨家将》。
前不久,我们在京北的一个咖啡厅里和张绍林导演进行了将近5小时的长谈。他一上来就说,“导演是二度创作,都是在剧本的基础上,根据编剧的成果去操作。所以我怕我可谈的不多,希望不要让你们失望。”
作为获得飞天奖最多的电视剧导演,张绍林就是这样谦虚。

张绍林张绍林
张绍林是河北邯郸人,苦孩子出身。上世纪60年代上初中时,交不起两块钱的学费,他一怒之下辍学了。尚未成年,身体瘦弱,只能放个羊,捡个煤渣,帮家里干点活。吃的是猪狗食,菜帮子加玉米面糊糊,稀汤寡水,饥寒交迫。
跟着队里的人下地干活,队长嫌他又瘦又小,说他是混工分的,把
他赶回家。刚好当时河北省有一个大工程,毛主席提出“一定要根治海河”,他就跟着人到邢台干活,总算能吃饱了,玉米面的窝头管够,白面馒头限量。
公社要在大坝上写几个大字:一定要根治海河。张绍林就拿着石灰浇字,并由此生发了画画的兴趣。三四个月以后完工,他回到村里,个子大了,身体壮了,生产队就给安排工作了。在看水泵的机房里,他合上闸就开始画画,临摹完了就写生。一段时间以后,就成了村里有名的小画家。
这个时候,部队到农村招兵,小伙伴们争先恐后报名。有一个小伙伴,把他拉到招兵现场。他当时木讷胆怯,靠在门框上不敢进。都是小伙伴帮着介绍,并把他的画递上去。
部队就认为他是有特长的,给了他一个名额。新兵集中到县里的礼堂,发了被子、军装,那天晚上成为张绍林一生当中最幸福的时刻。他平常睡爷爷留下来的被子,压得像毡子似的,死沉但又不暖和。而新被窝舒服得不得了。
部队时期的张绍林部队时期的张绍林
后来,他在北京平谷的炮兵部队服役,分到电影放映队。天天大米白面、烩菜炖肉,他很快就胖起来了,画画水平也与日俱增。张绍林一生对部队充满感激,他后来拍了一些军事题材作品,真情实感,很是动人。
那时中苏边境不太平,他在部队辗转多地。三四年以后,复原进入山西广电局担任摄像。那时他文化水平低,对于电视艺术一无所知,也没有老师教,就利用休息时间,找北京来的片子反复播放、观摩学习。
当时电视用的是16毫米的胶片。张绍林不停采访、拍摄、剪片子,渐渐形成语感。他日夜抱着摄像机,跟焦点或者变焦,一个手就能完成。他有画画基础,构图上有想法,出来的东西比别人强。
张绍林张绍林
1971年到1976年期间,张绍林在大寨当记者,认识了不少文艺名人。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他开阔了眼界,提高了修养。后来,他拍的新闻在中央电视台用的条数最多,成为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80年代初,山西大学艺术系要搞一个音乐片《走西口》,张绍林出任摄像。这个片子让张绍林名声大振。在新闻之外,他又打开了一扇文艺的窗口。
1982年,山西电视台第一次拍摄《杨家将》。杨家将是山西的一张历史文化名片,因为刘兰芳的评书而风靡全国。山西省话剧院的孙伟任导演,张绍林任摄像。外景地在雁门关,张绍林去了就得到了重用。
在《杨家将》剧组,张绍林第一次见到张纪中,他演杨六郎。张纪中烫着卷发,人很热情,表示要好好投入创作。在此之前,他鼓捣香港电视剧的录像带被人告发,行动自由受到限制。后来,这个事不了了之。
1983版《杨家将》1983版《杨家将》
这一版《杨家将》命途多舛。说是涉及民族问题,没拍完就宣布下马了。张绍林很投入,一说要下马,眼泪就下来了。旁边有个演员逗他,用演戏的技巧陪着他哭,张绍林在引导下更控制不住自己了。后来知道真相,他发誓再也不用这个演员。
张绍林说:“投资都投进去了。完成了有朝一日还能播,否则就成为废品了。”张绍林和制片主任吵了一架,自己干起来了。他当时是台里红人,别人也拿他没办法。1983年,这三集戏播出后反响不错。
后来山西电视台拍摄《上党战役》,还是原班人马。剧组有一个北影的枪械师,看他在现场拍一大场戏,全景、近景井然有序,就说,“小张你心里这么有数,老导演到现场都犯糊涂。”张绍林就此萌生了当导演的想法。
94版《三国演义》5位导演献艺,他拍的部分首屈一指|国剧60讲第二季(5)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想当导演就得有剧本,有人就给张绍林推荐了编剧石零。石零是太原市话剧团的美术师,上戏就学时就文采突出,政论文章写得好。他写过话剧,俩人合作的第一部剧是《无字的歌》。
石零懂剧本,同时帮着张绍林选景、调度、指导演员,而张绍林的摄像优势掩盖了诸多不足。他们的处女作完成后,得到专家的赏识。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黄式宪,分析说一个姑娘被愚昧的换亲换走了,她在那儿接山泉水,象征着姑娘缺乏文化滋润,泉水一点一滴就像乳汁。
之后是《太阳从这里升起》,讲述古老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对撞。这部剧的造型艺术广受好评,获得飞天奖二等奖。接下来是教育题材的《百年忧患》,英模题材的《有这样一个民警》《好人燕居谦》。这些剧几乎都打响了。
《好人燕居谦》《好人燕居谦》
1991年,山西台再次拍摄《杨家将》,张绍林已经是电视剧部的副主任了。他对这部大剧充满敬畏,要找一个更好的团队来做。最终,他们从陕西请到了一个电影团队。谁知这个团队只会拍一些花哨的武打场面,把剧本改得一塌糊涂。
张绍林立即喊停,可谁来接手呢?张绍林觉得自己的历史知识和文化水平不行,但当时钱已花掉了大半,他只能接受任务。
张绍林带领剧组在雁门关,每天顶着大风拍摄。中午吃饭,他最晚下山,最早上山。张纪中和石零去探班,看见他浑身是土,大衣看不出颜色。回去就说,张绍林拍《杨家将》,疯狗似的满山乱跑。
1991版《杨家将》1991版《杨家将》
32集的《杨家将》总投资380万,前面花了200万,剧组的开销非常拮据。原先拍的20集只保留了6集,其余的全部重拍。他把剧本捋了一遍,演员阵容全部更换,以山西演员为主。拍摄条件艰苦,钱又少,演员们辛苦而又压抑。扮演杨宗保的演员有一次酒后爆发,大闹剧组。
音乐创作上也很不顺,先请的作曲家让学生代劳,一听就感觉不对。后来请到了上海的金复载作曲、白桦作词,写出了令人满意的作品。
经验不足造成失误。主创团队尽力做了修补。应该说,更换团队如同红军长征中的遵义会议,让《杨家将》走上了正确的道路。

《杨家将》杨继业《杨家将》杨继业
首先,用现实主义风格统领全剧,更加重视人物的心理依据。比如加入潘豹和玉蓉的故事,让潘杨两家的恩怨不只是忠奸之辩;再比如,宋真宗继位后,天波杨府门前“文官下轿,武将下马”的御碑,成了新旧势力交锋的载体,八贤王一点儿也奈何不了新皇帝。这就显出了政治角逐的复杂性。
其次,把民族融合当作表达要义。第十八集中,萧太后命令杨四郎迎战,对面竟是原配妻子董月娥。杨四郎在《四郎探母》中还是有“叛徒”的色彩,如今成了友好的使者。
不管是片尾曲中的“今夜的星辰会告诉明天的大地,要记住昨天的战争”,还是结尾“十二寡妇出征,只留年幼的杨文广在门后探望”的段落,无不流露出对战争的反思。
《杨家将》佘赛花《杨家将》佘赛花
与评书相比,电视剧的内心戏更多、铺垫细密。张绍林说,《杨家将》编剧梁波是戏曲编剧出身,他把观众熟悉的东西进行了简化,用今人的视角推演出新的情节。播出时,《杨家将》的歌曲也为电视剧增色不少。
吕继宏唱的片头曲《千年悲歌》高亢昂扬,朱桦演唱的片尾曲《今夜的烽火》悲情低沉。在山西台播完后送到中央台,有人抓住片尾曲里的一句歌词大做文章,说“古往今来,每每是昏君宠佞臣”,这是在影射什么?后来,央视版就把片尾曲拿掉了。
《杨家将》反败为胜,张绍林拼命三郎的精神也在业内传开,进入央视《三国演义》导演备选名单。94版《三国演义》由王扶林任总导演,下辖五个导演组。蔡晓晴和沈好放是央视的导演,张中一导演过《格萨尔王》,孙光明导演过《诸葛亮》。张绍林的本钱就是《杨家将》。
张绍林张绍林
张绍林说,“我当时在广东拍戏,接到央视的电话,也没有什么惊讶或者兴奋。”但是制片主任张纪中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说“拍《三国演义》,我必须参加!”张绍林痛快地答应了,说“你不去,我也不去。”
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是国家队,外请导演来了是光杆司令,给你配制片主任和制作班底。张绍林提出带制片主任和美术设计,央视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此时,《三国演义》中赤壁大战和官渡之战等经典段落已经被挑走了,张绍林分到了“南征北战”的部分,也就是电视剧第65集至77集。
张绍林说:“刘关张全死了,至少我还有一个诸葛亮,可以做点文章。”这一段始于诸葛亮兵渡泸水,一直到秋风五丈原为止。事实上,这是总导演王扶林特意为张绍林留的。
诸葛亮诸葛亮
说起来,王扶林与张绍林也是不打不相识。初次见面,张绍林穿着普通,也不爱说话,王扶林就说,“绍林同志,我们发现《杨家将》有三个导演,你是领导,我们怀疑你是挂名导演,工作是其他导演干的。”张绍林没多解释,把自己两部剧的录像带给了王扶林,请他看看。
当天晚上,王扶林和他的老伴把这两个片子一口气看完,很是感动。从那以后,王扶林接纳了张绍林。前一段,《三国演义》25年大聚会,王扶林说,“84集我从头到尾看,张绍林拍的部分,影像上很突出。”
视觉艺术就是要有造型意识,懂得用镜头来表达情感,表现人物关系。
94版《三国演义》5位导演献艺,他拍的部分首屈一指|国剧60讲第二季(5)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张绍林是导演,又是摄影,一干活就玩命。中央电视台的领导去视察,他光着膀子,一身臭汗,系个白头巾,大热天太阳底下扛着机器拍。这种干活的劲头震动了同事,征服了台长。后来《水浒传》选导演,杨伟光直接圈定了张绍林。
当时剧中饰演诸葛亮的唐国强也面临争议。唐国强被扣上奶油小生的帽子,很长一段时间抬不起头来。事实证明,《南征北战》里的晚年诸葛亮最受观众欢迎。其实,诸葛亮是先拍的晚年戏份,再拍的青年戏份。
晚年诸葛亮晚年诸葛亮
那段诸葛亮怒斥王朗的大段台词,唐国强在现场一气呵成。如今,这个段落在网上重新翻红,广为流传。唐国强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成为经典表情包。事出偶然,不为无因。
在“空城计”的段落中,抚琴的计谋并不是运筹帷幄,而是诸葛亮紧张之下偶然碰到琴弦得来的。禳星的段落,并非魏延踩灭星灯,而是他进账带来的风吹灭了灯。这就剔除了封建迷信的色彩。
空城计空城计
《三国演义》的剧本比较拘泥于原著,甚至大段的原文出现在剧本里头。导演得做不少修补工作,才能转化成影像。
蜀军渡泸水的段落,张绍林就设身处地想:在那个时候,人肯定是顾不上穿衣服的,所以需要群演脱光。刚开始谁也不好意思脱,张绍林就先tuo)了个精(guang,大家哈哈一笑,所有人都tuo(得guang)溜溜的,场面非常壮观。
诸葛亮出殡那场戏,张绍林用了一吨纸砸纸钱。谷建芬作曲,王健作词,写下了《哭诸葛》。刘欢如泣如诉的歌声,配上漫天飞舞的纸钱,把气氛渲染到极致。有人评价说,“张绍林对场面的呈现气势恢宏,对人物的塑造情感浓度极高。”
诸葛亮出殡诸葛亮出殡
关于这版经典的诸葛亮,张绍林的创作心得是:“我们的剧虽然是古代背景,但我按今人的视角来表现。诸葛亮我就当正能量的模范人物拍,诸葛亮完成不了他的大业,看旗、巡营,那种无奈悲壮,是我们现代人的感觉。跟观众拉近距离很重要。”
诸葛亮诸葛亮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张绍林拍摄《水浒传》的故事,咱们下期接着说。
主讲人 | 李星文
编导 | 吴勇
摄影 | 吴勇 宋新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