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真的想那么多吗?

2020-07-29 13:52阅读:

双加山人-龍乡红楼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作者:龍乡
这个问题非常有趣。但是,只怕没人能够给出确凿标准的答案。也许只有作者才能回答出来:
1.作者假如看到这个问题,一定会反问:把《红楼梦》的作者与曹雪芹连在一起,一定是听信了红学专家的“考证”。他们说“作者”是曹雪芹,而且是满清包衣江宁织造曹寅的孙子,可曹寅号曹雪樵,与曹雪芹为祖孙关系,依常识而论,你相信吗?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真的想那么多吗?
2.作者又会说:红学专家们承认《红楼梦》“一字不可改”,“无一字无用”。可是在锲子结尾处有“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等语,他们就把“曹雪芹认定为作者,而前边的“情僧”、吴玉峰、东鲁孔梅溪,却没给出任何解释,难道这几行字纯属无用的闲笔?是不是证明了红学专家们想得还是有点太少了,远远没有作者想得更多?
3.作者也会感到困惑:书中写“独他家接驾四次”,怎么就变成了红学专家认定曹雪芹为作者在全书中唯一的,最重要的铁证?言必“这是指康熙南巡时,曹雪芹的爷爷曹寅(雪樵)参与了四次接驾”。可是康熙六次南巡,五次来到江宁,作为江宁织造的曹寅也接了五次驾。是作者贪污了一次,还是红学专家贪污了一次?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真的想那么多吗?
4.作者还会问红学专家:我在书中明明写的是“太祖皇帝仿舜巡”,你们为什么非说是康熙南巡呢?他祖爷努尔哈赤庙号“太祖”,康熙庙号“世祖”,这是起码的常识,一点儿也不能乱来的,你们如此乱点鸳鸯谱真的合适吗?在这一点上专家们不但想多了,而且还想歪了。其目的就是为了给所谓的“曹家接驾四次”不惜鱼目混珠地去找个子虚乌有的凭据。
5.作者又问红学专家了:你们说书中写的是曹雪芹自叙传或曹寅家事,那么曹雪芹或曹寅就该是男主角贾宝玉了。可是贾宝玉胸前通灵宝玉上刻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明显来自于传国玉玺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曹家作为满清包衣奴才身份,敢佩戴这样的宝玉去“补天”吗?无论想多想少都没关系,想歪了,会给曹家带去造反的诛灭十族之罪的。
6.作者还会十分生气:你们专家说我是曹雪芹,是曹雪樵的孙子,书中柳湘莲说: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焦大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有作者会这样辱骂糟蹋自己爷爷和爷爷家吗?书中往哪写的,你们往哪想的,搭界不搭界呢?
7.作者要问:书中写贾府大门与二门之间,有一箭之地,而且有九重门,天下间只有皇宫才能如此建造。专家们却说贾家即曹家、即江宁织造府。你们难道知道曹包衣家什么时候得了天下、做了皇帝吗?这都是在往哪想呀?
8.作者是在书中写了抄家,专家们就说这是写曹家被抄家。可是曹家被抄仅仅是被查封了家产,并无一人伤亡,怎么就会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呢?怎么就会成末世、白骨如山忘姓氏呢?怎么就会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呤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呢?怎么就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呢?这不是想多想少的问题,而是事大事小的问题。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真的想那么多吗?
好啦,不能总是这么越俎代庖地替作者问下去。书中的“真事隐去”“假语村言”,说明《红楼梦》是一喉二歌,一笔两写,证明作者确实下足了非常的功夫,想的比写出来的要远远地多。只是百年胡适红学,一批又一批专家一直地在曹贾互证,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曹学。他们写的想的比作者要多出无数倍,可怜的是完全南辕北辙。
书中绝句道:
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
有几个专家能从中体会出一二来呢?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