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2019-11-08 08:54阅读:
“艰辛做就,悲辛滋味,总是辛酸辛苦。更十分,向人辛辣,椒桂捣残堪吐。世间应有,芳甘浓美,不到吾家门户。”
我不知道,拥有那样的人生经历于他而言,是怎样的沉痛与悲哀。
他的一生历经过山河破碎,风云突变,浸濡了亡国泪、生民泪、烈士血,也成就了文韬武略,英气济世。他的一生,起于动乱,最后却不得不归于沉寂。
他,就是辛弃疾。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他生于社稷存亡之际,那是北宋王朝最动荡的时候,国土沦丧,生灵涂炭,满目疮痍。或许是爱国情怀深厚,加之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二十岁,他便拉起一支义军,投入军门,跃马横刀,上阵杀敌,战场奔波,猛锐冠世。仅仅是为了还我河山收复失地,那时的他,还是书生意气,一心只想驱逐军人,光复北宋,血气方刚之下也是能征善战,然后时欲不齐,纵然有心奈何无力,朝廷偏安一隅的选择注定了英雄无用武之地。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他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和政治才能,殚精竭虑,一心为国,然后却是际遇坎坷,几沉几浮。本是雄才大略的武将,却挂起了徒有空权的文职,收复国土的信念与了却君王天下事的政治抱负屡遭打击。他也才气纵横,堪称一代文豪,他的诗歌风格豪迈激昂,雄浑壮阔,负载深沉的爱国之情,他是武将中写诗最好的的,是诗人中最能打仗的。他曾以五十人,深入五万人之众的敌营捉拿叛将,可是,每当想起这个壮举的时候,让人伤感的成分却多于自豪的情绪,那样一世豪杰,一位英雄,却偏偏生在一个懦弱的朝代,一位梗慨多气,磊落轩昂的将士,最后却不得不寄居在妩媚的江南,将一生的豪气消磨殆尽。本该是“吹角连营,沙场点兵”的豪迈,却不得不换成“栏杆拍遍,无人会意”的无奈,这是怎样的一种凄凉?
mg alt='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data-role='img-slide' src='http://s1.sinaimg.cn/bmiddle/006gDfg3zy7yq0rfM7V63' ALT='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TITLE='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
其实,他本可以不用那么辛苦,朝廷自愿偏安一隅,他本可以将家国情怀放下,潇然于山水之间,跃马踏香笑咏风月年华。既然那些居庙堂之高的肉食者都不忧国,他也完全可以处江湖之远,快意恩仇。他本可以只做她的稼轩居士,一屋一田,一壶酒,一诗书,把酒画桑麻,尽享农田之乐,可是他却没有,他选择了民族大义,选择了烽火扬州路。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有人说,他是最名不符实的人,他的名字是弃疾,意为没有疾病,可是他的老年却是疾病缠身,因疾而终。他字幼安,意为从小平安,可事实却是他的一生都不安,国不安心不安。他号稼轩,意思是庄稼书斋终此一生,可是他却置身于仕途迟迟不不愿参与农田。他的一生就是他的姓的写照——一个“辛”字。充满了辛苦,正如他自己用诗句形容的那样:“艰辛做就,悲辛滋味,总是辛酸辛苦。更十分,向人辛辣,椒桂捣残堪吐。世间应有,芳甘浓美,不到吾家门户。”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我常常想,如果重来一次,他是否还会活的这么辛苦,他是否还会选择金戈铁马,征战沙场?我想,他一定是会的,他那么爱北宋,他的一生都用来完成那个始终完成不了的北宋大业,他又怎么甘心放下钢刀利剑,脱下铁衣盔甲,他又怎会愿意拿一支狼毫软笔,情洒宣纸,做一个安分的书生词客?纵使重来一次,他也一样会是那个醉里挑灯看剑气、吞万里如虎的辛弃疾。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本文图片仅供欣赏,与文章内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