侥幸

2020-02-14 03:21阅读:
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一张简单的木板床占据了房间三分之二的位置,床头立着一个密码箱,房顶上吊着一盏橘黄色的小灯,一个小女孩拿着手机独自坐在床上思考着问题。
今晚是木木大一寒假放假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她很开心又回到了她这个简单且简朴的小房间,因为这是她自己的小天地。在这里,可以长长的呼一口气,放松自己,把脸上礼貌的微笑按下暂停键,把自己的脆弱表现出来,也可以静静的思考着她即将要面临的问题。
在这个西南部贫穷的小山村里,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东部沿海地区。一个贫困的五口之家,父母、哥哥、木木、弟弟,母亲身体弱,父亲一个人担负起三个孩子的读书费用,一个高中生,两个大学生,对于一个靠卖廉价劳动力的农民来说,这太难了。现在国家政策好了,上大学可以贷款,并且在校期间也有一部分奖助学金,但是,三个孩子都在外面读书,除去学费不说,三个孩子的生活费也要压垮了父亲的肩膀,更别说还有一个家要顾着。
思及此,木木的内心是非常沉重的,她想要为父亲,为这个家分担一下,她曾经告诉父母说读完高中就去打工,结果反而被父亲骂了一顿。她记得父亲给她说:就是砸锅卖铁,只要你愿意读,我都会供你读完大学,从那以后,木木就断了这个念想,专心读书,这不,终于考取了大学。
大学虽然不是名牌大学,但也是一所重点大学,木木想着开学时父亲东借西借的为她凑生活费,她的心里就发酸,泪水总是在眼圈里面打转,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辜负父母的期待。这不在大一的上学期,木木就以专业、综合两个成绩第一的好名次给这一年画了个句号。
在大学里,年纪相逢的人在一起,总能找到那么一两个话题聊,不至于尴尬。但是总有那么一个特殊的人存在,这个人便是秦修一。
有些缘分就是那么的奇葩。刚开学,暑气未消,在一个晴朗无云的下午,木木一个人走在湖边背单词,突然之间就下起了大暴雨。出门之前没有带雨伞,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落汤鸡,好不容易看到前面有个亭子,木木三步变作两步跨进亭子里。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书包,不经意往旁边一撇,一双明亮的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她毫无预兆的就被这双眼睛给俘虏了,她吓了一大跳,立马转身背对着他。但木木总感觉后面的眼光还一直盯着她看,她在心里面默默地想:这人有毛病吧!为啥一直盯着我看?忍无可忍之后,她转过身也直视前面的人,用眼睛询问他为啥盯着她看,她才注意到,这男
生长的真俊呢。这时,男同学用手轻轻指了一下木木的裤子,有一片红色刚好在屁股附近。木木的血液一下子把脖颈和脸上的毛细血管都撑的鼓鼓的,她心里默默推算了一下她的姨妈期,不在这个时间段呀,那是什么原因呢?不管什么原因,太尴尬了。她只好把书包往下移,她突然感觉屁股上面的潮湿感增加了,什么情况?她立马把书包拿过来一看,顿时明了了,她书包里面的红墨水瓶估计松了,这墨汁调皮了,给她弄了这么一尴尬的情况。但是找到原因,她的尴尬依然没有消除,还有面前的一个另外一个性别的物种在呢。这小伙子估计是看出了这个小姑娘的尴尬,把他的外套递给了木木,木木赶紧道了一声感谢,把衣服系在腰间,转身跑了。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一会儿的功夫,又是一片晴朗。
昨天跑的急,忘记问问那个男生名字以及班级,今天要怎么还这件衣服呢?只能到昨天的那个亭子里去碰碰运气了。今天可是长记性了,在出门前就把伞塞进书包里面。运气真好,又在这个亭子里看见他了,木木走过去把衣服还给这个男孩,说了声谢谢,男孩接过衣服说了三个字:秦修一就走了。木木立在原地木讷了好一会儿,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只看到秦修一留下的潇洒的背影。此后木木每次都能在那个亭子里看到秦修一,她朝他微笑,他看她一眼边看向其他地方,给人一种既冷又远的感觉,木木怕打扰他,也就没和他搭话。
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多,他们之间关系也逐渐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放假了,见不到他了,但是每次想到他,木木的心里都是美滋滋的,给她清贫的心灵注入了营养的鸡汤。
她总是在心里感谢那场雨,那瓶没拧紧的红墨水,给了她那个机会认识了他,这便是她认为的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