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生在魔都,我很抱歉

2019-01-07 09:45阅读:
没生在魔都,我很抱歉
蝴蝶是系里第一个去华师交换的学生,我们听闻后,说不羡慕是假的,同样都是108线本科,这样的好机会偏偏砸在了她的头上。
她去交换一年,回来后直接接着这边的课程继续。
放假回来的时候,她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来了学校。我们还想问问她在985院校念书,有什么极好的体验,可是眼前的蝴蝶,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乐观。
走的时候有多光荣,来的时候就有多狼狈。
她问我:你觉得这是一种荣耀吗?
我看见她眼角微微泛光,就知道一定是那种处于两端的差距,让她有些不能释怀。
她还是没有忍住,哭了,她说:她是家里几代人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人,来学校之前,老爸还下了血本,为她办了一场体面的升学宴。
那个时候的她,也以为,上了大学,就万事大吉了。后来才发现,并不是这样,这所大学并不好,这座城市也是别人口中的荒芜之地。
交换生的时候,别人会问她:你那里上学时骑骆驼吗?你家里的房子是不是时常漏雨?
和舍友一起逛街,舍友会冷不丁的对她说:待会儿你看着就好,别乱摸,你买不起的。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紧抿着唇,不想说话。但是在别人眼里,这是局促,这是一个偏远地区的人来到大城市该有的反应。
她说:我或许努力一辈子,连人家的起点都够不到,或许只剩被夹在中间嘲讽的作用。
没生在魔都,我很抱歉

我想起第一个以读者的名义加我的微信的人,问我的第一句话是:听说你是甘肃人,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坐在毛胚房里做的公众号。
从我通过到现在,我们的对话框里只有三句话,除了上面两句,还有一句来自系统的:你已添加了XXX,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是的,我没有回复,假装没看见。我只是去看了一下他的名片,好巧不巧的,上面写着上海。
我没有感到愤怒,只是有点小自卑。没生在魔都,我很抱歉。
当时的我就知道,我混活上一辈子拿到的所有积蓄,或许连上海的一间卫生间都买不到。但并不是每个人活着意义,都是以在上海定居而实现。
我的故乡,虽然不那么令人神往,却也是另一种净土。后来,再有人问我在哪里的时候,我会说:美丽的大西北。
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关于征婚的问题,下面清一色的说,就一个要求:有在上海定居的能力。
若是从前,我可能还会说:使劲努力一定行的。
但是现在不会了,对于连试错的资本都没有的,如我一般的背着助学贷款的同龄人来说,很难很难。这种难,无关学历。
有很多的东西,不是努力就能达到的。
懂得在现有的基础上,走的最远,才是属于自己的不平凡的人生。
没生在魔都,我很抱歉
身边有着很多很多的,从一线城市回来的人,而这些人,说到他曾经不顾一切想要留下的那座城市的时候,是自卑。
我有的时候在想,为什么会感到自卑。想到现在突然发现,这些都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枷锁,不是别人,如果我自己不去在意,别人也不会。
可就因为不自信,因为一个人说了你不好看,便觉的自己丑爆了,想要有钱了去整容;因为一个人说这件衣服不好看,便再也没有穿过这件衣服。
可是又有谁,能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
出生在哪里,无从选择,父母贫穷或富有,亦无从选择。拿着现有的条件走出来的路,才是属于自己的。
我希望每一个你,都能把自己活的像上海一样,纵然无数的人说它不好,但是依旧阻挡不了人们对它的向往。
它就坐落在这里,有能力留下来的人,留着。留不下来的,或遗憾、或不甘、或不屑,但不论哪一种,都会记得年轻时候的自己,在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里拼搏过。
没生在魔都,我很抱歉
李荣浩在《年少有为》里唱: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
是多少年轻的我们的梦想,或许二十几岁的我们都在为之奔走,希望自己年少有为,这样就可以留住喜欢的人,也可以留在喜欢的城市。
或许,也可以褪去身上的自卑。
不会像蝴蝶那样,明明自己不差,却不敢抬起头勇敢的前行,走的小心翼翼,畏畏缩缩。也不会在没人的地方抱头痛哭。
因为我喜欢现在的自己。
磕磕绊绊的走的很慢,但也是一点点的学会接纳这个不那么完美的自己。
我希望你也是。
元苑碎碎念
我终于相信,时间是最能证明一切的东西。从前从心灵鸡汤上看来的很多话,觉得很有道理,但是该不自律还是不自律,能翘课就不去上。
自卑的时候,会卑微到尘埃里。
直到自己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走过了,才恍然明白它有道理在哪里。学会了选择适合自己的,也渐渐的接纳这个不完美的自己。
不那么尖锐,也不会因为一句让自己不愉快的话,和别人争吵的面红耳赤。更多的是接纳,接纳别人有不同的看法,接受别人对我的或好或坏的评价。
就像现在,我终于能说出:没生在魔都,我很抱歉,但是我,过的很好。
END~
我还有一个公众号【元苑】期待你们来,也可以添加微信:zxm19970122
和我聊一聊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