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啊!有点呆

2020-02-13 13:39阅读:
大宝啊!有点呆
大宝是舅舅家养的一只狗。它叫起来整个院子都充满它雄性的回声。外婆总是假装发狠的对大宝骂:“别吵,三里路都能听见。”大宝回转头来,不明所以的看外婆几秒钟,然后乖乖的走开。
其实,我们家族都不喜欢养动物的。大宝是表妹在外买的一只萨摩。她自己不愿意伺候了,就带回老家交给她爸爸妈妈照料。
大宝刚来到小镇时,小镇上养宠物狗的人家还不多,大多是那种长毛的狮毛狗。所以,当大宝出现时,遭围观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它全身雪白,身量庞大,有着憨憨的天真眼神。大家驻足观看,并发出“啧啧”的赞叹。大宝好像知道它很受青睐,总是摇头摆尾的尽情炫耀它的萌态。
大宝有点呆。这是外婆说的。这源于大宝做的一件呆事。
大宝刚到老家小镇时,还是一只几个月大的狗宝宝。从城市到乡下,大宝终于发现,到了一个可以随便撒欢儿的好地方。他见什么都好奇。见猫就追,见鸟儿就扑。
有一次,它跟一只猫玩上了,猫跑出院子,它也跟着跑出院子,猫窜上围墙,它也往围墙上扑,猫跑过菜地,它也跑过菜地,猫从河面上的水草上窜到对岸,它也跟着猫从水草上窜,可惜它没窜得过去,身子太肥,那水草哪经的起啊,带着它慢慢的往水里沉,大宝无辜而懵懂的睁大眼睛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任由身子慢慢沉入水沟里,等它回过神来从水里扑腾上来时,已是一只又脏又臭的大宝了。外婆和舅妈站在河边,看它那怂样儿,又好气又好笑。
别看它没魂没胆的什么事都敢做,其实它胆小的很。
起先,舅妈拉着它去遛弯儿,它总是昂首阔步,悠闲自在,在那些自由散漫的野狗面前,更是显出一种自信满满的神态。那些狗哪看得惯它的傲娇姿态,便对着它狂吠。大宝立刻吓得瑟瑟发抖,躲到舅妈身后去了。刚刚的自信从容消失殆尽。尽管舅妈一再安抚,“别怕,别怕,它们不会咬你。”可它哆哆嗦嗦的尽显性格里最最脆弱的那一面,引得舅妈恨铁不成钢的骂:“胆小鬼,真是个胆小鬼。”邻居家一只狗,对着它叫过一次,自此,大宝便不敢从那门前走过,任舅妈怎么拉着狗绳,它赖着屁股就是没胆去面对那只只有它五分之一大
的小狗狗。哎!真是徒有一身大骨架呀。
这一弱点还根深蒂固的盘踞在它的生活里。
比如大宝最怕过年,那是因为它怕鞭炮声。乡下过年,从除夕晚上就开始放鞭炮,尤其到了夜里十二点,整个小镇都淹没在那鞭炮声里,然后一直断断续续到初一下午。大宝会一直躲在房间的床底下,吓得瑟瑟发抖,怎么拉它都不出来。直到它自己觉得安全了,才可怜兮兮的爬出来。
但大宝也喜欢过年,因为过年有糖果吃呀!它可是个吃货。面包,饼干,烤鸭,糖果,啥都吃。吃糖果,那更叫一个快,没人能比。舅妈给它剥一块糖,它一眨眼功夫就咽肚子里去了,也不知道它嚼碎了没,尝到什么味道了没。总之,舅妈剥一个它吃一个,下一个还没剥好,它已经仰着头伸着舌头等着了。每当这时,外婆总在旁边心疼的说:“别给它吃了,像它这吃法,还没这家私让它吃呢。”舅妈想想也对,就干脆不帮它剥糖纸了,直接丢给它,它要撕咬一会儿才能将糖如愿的吃到嘴里。
大宝喜欢跟路是众所周知的。
家里的人不管去哪儿他都要跟路。不但是跟自家人的路,就是邻居朋友来家里玩,走的时候,他必要跟着走。如果不带上它,强行关上院门,它会泼妇似的吼叫着撞得不锈钢大门轰隆轰隆巨响。吼叫声加上大铁门的撞击声,着实吓人,真的是三里路都能听见。以致我们都不大敢去他家玩,就是去,走的时候可不能吱声儿,要偷偷的趁它不注意时跑掉。
可大宝神的很,它听觉灵敏还会察言观色,一发现你有走的意图,它就吐着舌头,哈着气的绕着你转。有时候,外婆会用一块糖将它引到房间里去。可它的耳朵灵的很呢,你刚跑到门边,就被它发现了,就会发了疯似的追着跑过来。我们吓得立刻窜出院子反手迅速关上大门。拍拍心口,心有余悸的想,要是腿脚不灵便,准会被大宝咬住脚后跟的。可就算你跑到院外关上院门,它依然会折腾一番大门。
这撞大门实在是恐怖的事情,舅妈就想了一个办法,每次这种情况下,在它就要发脾气时,及时的扔给它一只鞋子或者玩偶,它便一口咬住,然后使劲儿的往地上摔,左摔右摔,直到一腔怒气在玩偶上撒完才肯罢休。看着被扔在地上的玩偶,上面沾满大宝的口水和地上的泥,甚至有时候,玩偶的脸上身上还有被大宝在水泥地上拖拽出来的伤痕,真有点心疼啊。
后来渐渐的,我们倒觉得大宝这样还挺可爱。有时候就故意逗它,大家说笑时互相使个眼色,突然停下,这时候大宝就会紧张的跑过来,以为我们要走了。在我们身边转来转去。见我们没有下一步动静,又好奇的仰起头,从这个人的脸上看到那个人的脸上,似乎要看出什么端疑来,我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实在憋不住了就哄堂大笑。大宝则一脸懵懂的看着我们。舅妈忍不住过来摸摸它的头以此抚慰一下它被捉弄的心灵。大宝便不好意思般在舅妈身上蹭蹭,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走开。
在家里,大宝唯一怕的是外婆。怕外婆打它。只要外婆举起苍蝇拍,它就躲的远远的。这源于一次被打的经历。一次它的大身量和大嗓门儿吓着一个小孩,外婆顺手就手里的苍蝇拍打了它。许是打疼了,自此便惧怕苍蝇拍了。其实外婆哪里舍得打它。都是虚张声势。
当然大宝也有听话的时候。比如,舅舅舅妈要出去吃饭。舅妈便抚着它的头跟它商量:“大宝听话,待在家里。我们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大宝就会乖乖的留在家里。但你要说话算话,因为舅妈一回到家,大宝就会窜出来,两只前爪扑到舅妈身上寻找美食。要是没带,那一晚上也不得安宁了。也别想下次大宝再相信你。
舅妈基本上都守信用的。出发前就准备好一个塑料袋在口袋里。吃饭时看见桌上吃剩的肉啊,鸭子啊,鸡啊,都打包带回来给大宝吃。所以每次舅妈出去,只要跟它说:“大宝,你乖乖在家里……”大宝便听话的一点不闹的留在家里。
每天晚饭后,舅妈或者舅舅都会拉它出去转一圈。它在前面,人在后面拉着狗绳,它在前面使劲跑,后面的人不得已也跟着它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每次遇到路人发笑,舅妈总笑着说:“帮我减肥啊。”
当它路过我家门口时,我妈总要给它一块糖,或者一块饼干,如果正在吃饭,就给它一块肉。以致后来每次路过,不给它吃的,它就赖着不走。满屋子里转悠,不找出个吃的出来绝不罢休。
它那双耳朵是特别的灵。外婆和它两个在家时,只要发现大宝从地上爬起来走向院门,就知道舅舅或舅妈回来了。过一会儿,准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是怎么听出来的?舅舅的车可停在老远的地方,隔着十来家呢。
后来,大宝渐渐老了,厌烦了撞院门,厌烦了跟路,我们去,它再没兴趣跟我们跑。它会安静的卧在它的窝里。
其实,那狗窝空了好多年。早在大宝刚来小镇就帮它准备了。可它从来不进它的窝睡,它都是在舅舅舅妈的房间里睡,就卧在床前的地上。冬天舅妈会给它垫上一个厚垫子。现在老了倒安静的很,乖乖的在窝里。见有人来了,高兴的时候也会慢吞吞一摇一摇的走过来。不高兴就只睁眼看一看,便垂下头去懒得理你。
我从小不喜动物,也怕狗,大宝是我接触的最多的一只动物。虽已故去多年。但它的身形憨态犹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