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请不要忧伤

2017-10-02 09:10阅读:
亲爱的,请不要忧伤
那年我们相识于那个开满紫丁香的校园,见到他的第一眼,我想到了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
那是初一刚刚开学的时候,老师按照名字叫到的同学,然后进到教室,依次坐下。我因为报名早,早早被叫到名字,进到教室坐下,然后我就开始观察别的同学,直到老师叫了一个名字,(这里就叫他Y吧)因为他的姓很少见,所以我格外关注。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愉快,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见到我就问我是不是 小C(小C是他表弟喜欢的一个人,因为我们名字只差一个字,所以他以为我就是那个女孩子。),我说不是,可他非说我就是,我的怒火成功被激起,嘴巴一快,就说:“你知不知道你长的好像猴子”他面上一怔,嘴唇微张想要说什么,却是什么也没说,我那时竟还露出胜利者的姿态,现在想想,当真是可笑。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过话,直到一次换座位,我做到了他的后面,和他的好兄弟成了同桌,关系这才得到改善。毕竟是前后桌,又有他兄弟这一层关系,我们的话竟也渐渐多了起来,那些事情,谁也没有再提过。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开始渐渐改变。
一开始,我是有些讨厌他的,我觉得他老是高高在上,一种为我独尊的感觉,令我非常讨厌。我们老是互相拌嘴,互相呛彼此,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目光总是停留在他身上,每次我们对视的时候,我总是慌乱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每次我的主动找话题,和他聊天,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打的火热吧,后来,班里的人也发现了端倪,渐渐的,有关于我俩的留言,开始泛滥,我一方面着急的澄清,另一方面心里居然还会有点小开心,可是我没想到,这会成为他疏远我的理由。他开始不
再和我瞎聊,也不会和我嬉闹,甚至不再看我一眼,我们的关系仿佛降到了冰点。每次,我望着他那奋笔疾书的背影和他正坐着听老师讲课时的背影,我就觉得很满足,可是当我看到他和别的女生笑的那样开心时,我就觉得那抹笑是那么的刺眼。
我们终究只能渐行渐远。
初二的时候,我开始了叛逆期。看着他天天在我面前和他的同桌亦是我的室友讨论习题的时候,我突然是那么的憎恨学习,我开始上课不听讲,当老师批评我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想要看看他的表情,可是除了他微微皱起的眉头,他却什么都没有说,我只是想用这些来引起他的注意,哪怕是可以多看我一眼,可是无果。我开始上课玩手机,打架,混网吧,开始我堕落的人生,从全班第八名跌到二十开外,我只用了俩个月的时间,每次我夸张的大笑时,我都会偷偷的瞟一眼他的表情,每次都是一张漠然的脸,像万年冰山一样。我开始气愤,为什么你可以如此淡漠,那我们的那些算什么。像他这样高傲的好学生,在那个充斥着青春叛逆气息的班级里,有的是人讨厌他,我开始加入
了她们的行列里,每次附和着她们对他嗤之以鼻时,然后看着他和我擦肩而过时面无表情的脸,我的心就像似被撕扯般的痛。每当我和一群男生说笑着一起进入教室时,他眼底的那一抹不屑深深的刺痛了我。
也只能这样了吗?
那个时候,我混迹的小团体,天天以给人介绍男朋友为乐,很不幸却也开心我是其中的一员。我记得有句话说,想要忘记一个人,就必须喜欢上另一个人,所以,当她们找到我,并且说明来历时,我并未拒绝,她们也仿佛惊讶于我答应的如此之快,可她们不知道的是,我的心有多痛。她们介绍的,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以为一切会像我想的那样发展,却是我天真了。关于我们成为男女朋友的“流言”传遍了全班,当然也包括Y,我只记得他听到时,脸上终于有了波澜,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在我看来那是对我的讽刺。他的没有反应让我以为我自己终于放下了这出自己演的这场独角戏,可是面对我曾经的好朋友,如今的男朋友,我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相处,他每次一脸热情,我却只能用虚伪的笑来掩饰我的心不在焉,我们之间就维持着这种尴尬的关系,我也一直在努力的适应。最终,鉴于我的冷漠,他和我提出分手,我同意了,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我们的旧时光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过去,随着初三的到来,同学们好像都突然一下子有了目标,班级里不再吵闹,甚至是下了课你依然可以看到奋笔疾书的同学们,而我看着他们,看着他,觉得自己真的挺没用的,没有目标,成绩也不好。其实我不是没有努力过,我也想回到可以和他讨论题目的从前,可能是我落的太多,也可能手现在的知识比较难,每一次看着自己越考越差的成绩,觉得还是算了吧。后来,我只敢在人后偷偷的努力,我怕同学看到,因为我怕他们觉得像我这种人,努力也没用,怕同学们嘲笑,更怕他。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是拧巴又敏感,其实,只要你努力了没人会嘲笑你。
俩条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
随着中考的来临,分别也来的措手不及。三天的考场战斗,决定了未来三年也告别了过去三年,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哭流涕,难舍难分,考完试后,同学们各自回班收拾东西,微笑的说再见,约定过几天的毕业聚会上见,最后却发现,就连毕业聚会也有缺席的人。聚会唱K时,他就坐在我对面,我看着他却没有勇气主动去说话,甚至是不经意间的对视我都不敢。我想,我那时候是自卑的,人家是重点高中的录取生,而我勉勉强强能上个名声很差高中,人家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我却连未来都憧憬不到,怎么配喜欢他。我明白我们之间就像是两条曾经距离很近的平行线,但永远不会相交了。有些话说与不说在我心里答案都是一样的,因为一旦说出口,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还不如就这样把这份儿年少时的欢喜偷偷放在心底,就当是青春的最好墓志铭。
这场轰轰烈烈的青春之旅,我终于到站了。只是关于你我想说:“我喜欢你,希望没有打扰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