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2019-12-28 22:25阅读: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11月6日起,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团、铁道工程总队、铁路志愿援朝大队陆续入朝,执行铁路保障任务,用鲜血和生命铸造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彻底粉碎了美军试图在三个月内摧毁朝鲜北部铁路的狂妄计划。图为铁道兵团跨过鸭绿江(摄自铁道博物馆)。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1951年7月,中美开始举行停战谈判,为了在谈判中赢得主动, 李奇微制订了“空中绞杀战”计划,试图封锁朝鲜北部交通运输线以切断前线志愿军的补给。二战期间,美军曾对意大利和德国使用过这种战术,战绩斐然。然而,在持续“绞杀”的恶劣状况下,志愿军铁道兵以防空、抢修和抢运三位一体展开了 反“绞杀”作战,最终保障了后勤补给线的畅通。图为满载物资的列车驶向前线(摄自铁道博物馆)。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面对美军的绞杀封锁,铁道兵部队创造了一整套战时抢修方法。图为铁道兵抢修被炸毁的清川江铁路大桥,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杨连第在抢修中创造出“钢轨架浮桥”的方法,确保了清川江大桥抢修任务的完成。1952年杨连第在清川江大桥指挥连队架桥时不幸牺牲(摄自铁道博物馆)。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图为铁道兵抢修被炸毁的大宁江铁路大桥(摄自铁道博物馆)。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杨连第,铁道兵团1师1团1连副连长,他独创的“钢轨架浮桥”的方法在清川江大桥抢修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52年5月,杨连第在清川江大桥指挥连队架桥时,被敌机投下的定时炸弹弹片击中头部,光荣牺牲,时年33岁。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一级英雄”称号,命名其生前所在连队为“杨连第连”。图为杨连第和他荣获的朝鲜金星奖章和一级国旗勋章(截自《铁道兵传奇》)。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史阜民,志愿军铁道兵团1师2团5连副班长。1951年12月,第5连在抢修铁路大桥时,缺少一个固定螺丝,他冒着生命危险,把螺丝扳手插进钢轨夹板孔里,自己趴在钢轨旁,用力握住扳手,忍着剧烈震动,坚持一个半小时,保证18列军车安全通过。荣立一等功,获二级英雄称号,并获朝鲜一级国旗勋章(截自《铁道兵传奇》)。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袁孝文,志愿军铁道兵团2师6团11连副班长。1953年2月,袁孝文在查看铁路时发现险情,正要排除时被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炸断双腿,他仍坚持爬行300多米,设置了响墩,保证了军用列车的安全停车,自己流尽最后一滴血。部队追赠他为一等功臣,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二级英雄”称号(截自《铁道兵传奇》)。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抗美援朝期间,广大人民群众为支援前线自发地开展了一场以签订和履行爱国公约为内容的爱国运动。图为铁路职工签署的爱国公约(摄自铁道博物馆)。
不一样的对手:二战时美军屡试不爽的“绞杀战”为何受挫朝鲜战场?
图为铁路职工参加抗美援朝预备队的申请书(摄自铁道博物馆)。
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关注公众号和头条号“过期大还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blog.sina.com.cn/u/5860986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