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还来得及

2019-10-15 15:57阅读:
如果还来得及




文|在昔
你终于相信,生命中会出现这样一个人,就算不顾一切,就算倾其所有,就算万死不辞,你也无法和他走到最后。——题记。 (一)
李洋开着车从复兴路往家走。此时晚上七点,一整天他也没有和玉婷通过电话。一想到这儿,他的脑海里就闪过一丝的不耐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李洋不记得了。
可是玉婷却永远记得。在一起十几年的夫妻,彼此间一点点的间隙玉婷都能清楚的感受得到。从李洋格外的注重穿戴那天开始,玉婷觉得他们之间有了一条鸿沟,她能真切的感受到丈夫的远离,这种远离是心灵上的远离。玉婷察觉出他们之间有了问题,可是她选择了沉默,期间试图点醒过李洋好多次,这种感觉让玉婷觉得心碎,可是她没有十足的把握,不想追问,不想去过多的怀疑,她一直坚信她和李洋十几年的夫妻感情,他能够懂得孰轻孰重,他能在那些提点的话语里保持分寸,不会做出一些出格、荒唐的事情来。
下班路过超市时,玉婷想起头几天李洋说好久没有吃她做的糖醋带鱼了。犹豫了一下,看看手
表刚刚过七点,“还不算太晚,李洋这会应该还没有回家,做糖醋带鱼完全来得及,”一想到这儿,玉婷便匆忙地迈进了路边的超市。

(二)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辆相互的拥挤着,有几个不甘示弱的车辆在前面扭来扭去,试图在车流中找到一个顺利通行的捷径。
李洋一边开车,一边嘴里骂骂咧咧,“开那么快,是准备去投胎啊?!”骂完,他猛踩了一脚刹车。
最近总是有很多的烦心事,看到什么都不顺眼,回到家里李洋就是拿着手机,和他能够沟通的就只剩下了手机。他体会不到家庭的幸福,看不到玉婷的忙碌,每天早晨七八点钟李洋就会迫不及待地冲出家门,直到晚上七八点钟再迈进这个曾经认为温暖惬意的小家。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这个红绿灯离家不远,直行十几米再拐个弯,就到了李洋所住的小区了。正当李洋分神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传来几声“砰砰”的撞击声,接着是紧急刹车的声音和车辆喇叭的嘈杂声响成一团。
李洋从倒车镜里往后看,不远处的人行道旁边围了很多人。此时绿灯亮了,李洋缓缓驱车前行,很快就到了自家的小区门外。

(三)
天空突然下起雨来了,所幸不是很大,李洋快跑几步进了电梯。
刚才回来路上发生的意外,对李洋没有造成多大的冲击力。他进门换完鞋,躺倒在卧室里的床上。玉婷要是在的时候,看李洋不换衣服躺在床上便会说上几句,看李洋回来不先洗手也会说上两句。
在外面的时候,李洋喜欢把自己收拾的光鲜亮丽,回到家里,他就无所谓了。彼此间上个厕所都不需要关门的,那点新鲜感早在十几年的柴米油盐中消耗殆尽了!白天的时候,李洋生龙活虎,精力充沛,可是晚上回到家,他就开始消糜了。
这一切早被玉婷看在了眼里。忧伤,早在去年的冬天就已经爬上了玉婷的眉梢。
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手机,玉婷还没有回来,往常这时候应该早到家了吧!可是李洋并不打算打电话。他走进卫生间,掀起马桶盖,一阵哗哗的水声响起,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李洋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走到哪了?到家了吗?吃饭了没?好……明天上班路上注意安全......”挂完电话,李洋的脸色有所缓和,他的嘴角有一抹微笑闪过。
(四)
门锁有钥匙转动的声音,玉婷回来了,李洋在卧室给手机充上电,然后走了出来。玉婷手里拎着东西,头发和裙子有点湿。换完鞋,把背包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玉婷回头看看李洋,小心翼翼地说:“饿了吧?我马上就去做饭。”
李洋没有回答,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玉婷站在那里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去了厨房。
听着厨房里传来的锅铲碰撞声,李洋心不在焉地摁着手里的遥控器。他在想着一些和玉婷,和家庭无关的事情,就这样一直切换着节目,每个节目不停留两分钟。突然屏幕上有一个熟悉的画面在眼前闪过,李洋心里一个激灵,抓起遥控器想要快速的返回上一个节目,可是双手不听使唤,一下子摁过了,等到李洋重新返回刚才那个频道,熟悉的红绿灯和街景,嘈杂的人群中被抬上救护车的那个女人竟是莫名的熟悉。李洋脑海里闪现出玉婷刚刚进门时湿漉漉的头发和裙子,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玉婷!”李洋喊着冲进厨房。
厨房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仿佛没有人来过,可是桌子上的一盘糖醋带鱼正在冒着热气,满屋子都是糖醋的香味。
“玉婷,你在哪呢?”李洋转身冲出厨房,跑到卧室里,卧室里没有人,此时,李洋的整个人都慌了,他抓起正在充电的手机准备立即给玉婷打过去。
(五)
在通话记录里翻了好久才找到玉婷的电话,李洋这时才发现,原来他和玉婷的通话记录这么的少。电话拨通后,那边传来几下“嘟嘟”的声音,便再也打不通了。
李洋一脸茫然,大脑一片空白地回到客厅,发现玉婷回来时放在茶几上的背包不见了,李洋冲到门口,玉婷脱在地上的那双高跟鞋也不见了,只有少许的水印还滞留在地板上。
李洋疯了一样的频繁拨打玉婷的手机,屋里突然变得空旷起来,手机里不断地传出:“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李洋双手颤抖着,抓起钥匙冲出门去!
(六)

黎明时分,李洋驱车往家走,街上空空荡荡的,人们都还在睡梦中。一年前,他们此时也应该在睡梦中,玉婷喜欢蜷缩在李洋的臂弯里。想到这儿,李洋已是泪流满面。
不知道是怎么把车一路开回家的,除了这副躯壳还活着,李洋觉得,全世界的早晨和夜晚都已经与他无关了,或者,他的世界里从此以后只剩下了黑暗。
推开家门的那一瞬间,玉婷仿佛还在家中,像往常那样站在厨房里对着回家的李洋微笑;家里像以前一样收拾的干干净净;晾晒好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躺在衣柜里;厨房的餐桌上是刚刚做好的饭菜……
可是此时,家里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屋里空空荡荡没有一点儿的生气。“玉婷……”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李洋哽咽着,眼泪再一次决堤而出。他呆若木鸡般的陷进沙发里,脑海中浮现出的是玉婷最后回家时的样子,玉婷湿漉漉的头发和裙子一直在李洋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想到这儿,李洋便失声痛哭起来,此时,他多想把玉婷揽在怀里,给她擦干头发,督促她换上干净的衣裳……
李洋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万丈深渊,眼前只剩下了黑暗。突然一道强烈的光刺的李洋睁不开眼睛,他用双手挡着,慢慢地把眼睛睁开。只见玉婷朝着他走了过来,大雪纷纷中,玉婷穿着那件白色的小棉袄,李洋想起来了,这件白色的棉袄是他们相恋时他给玉婷买的。此时看到玉婷,他的眼泪又一次决堤般地涌出,那些年两个人一起住在简陋出租屋里的情景;大冬天他把玉婷的双手放在自己肚皮上取暖的一幕;相恋时在车站没有接到玉婷时,李洋当场着急的流泪……
这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眼前闪过,李阳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玉婷,她微笑着,步履轻盈,在距离李洋一米远的地方伸出自己的双手,一脸温柔地看着李洋。
“玉婷——”李洋冲上去,伸出双手想要把玉婷紧紧地揽在怀里,再也不要松开。

(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彻整个房间。
李洋突然的惊醒,一抹阳光从窗户的玻璃上直射进来,正好照在李洋的脸上。“玉婷!”李洋猛地起身,除了一屋子温暖的阳光之外,并没有玉婷的影子。李洋跑进厨房,那碗糖醋带鱼还放在原来的位置。
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明媚的阳光穿透了整个房间,照在沙发上的那一滩泪痕上,也照在那个瞬间沧桑——且悲痛欲绝的人身上。
2019.9.2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