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成灰泪始干

2020-03-26 13:52阅读:
蜡烛成灰泪始干
文|在昔
这是四根极小的蜡烛,前年的正月十五,我给儿子买了一个灯笼,顺便买了一把小小的蜡烛,蜡烛的兄弟姐妹们已经在去年相继的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剩下的这四根我曾几度想要清理掉它们,可是最终把它们保留了下来!
你看,就在这个夜幕刚刚降临的晚上,这四根小小的蜡烛就派上了用场。
它们实在是太小了啊!我把它们依次地摆放在桌子上,找出打火机豪迈地点燃了两根。小小的火苗并未因为瘦小的身影而暗淡,它们明亮的烛光点燃了这漆黑的夜。“啊!好亮啊!”儿子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说,“妈妈!你这也太浪费了!怎么可以一次就点两根呢?”
我也开始后悔起来,看着它们的身影在一点点的快速缩小,“什么时候能够来电?这四根蜡烛可以支撑多久?”我心里想。
黄昏时,我们拎着东西从超市回来,楼下的院子里聚集了很多人,听见他们说停电什么的,接着便看到整栋楼里没有一扇窗户是明亮的。难怪院子里这么多人,因为疫情冷清了太久的小院,这一刻人声鼎沸。回到家几分钟就来电了,我们暗自庆幸回来的赶巧!就在我转身在厨房做饭的功夫,伴随着我“啊!”的一声惊叫!屋里瞬间再次陷入了黑暗。“蒙蒙——过来!”孩爸从卧室里走出来寻我,我们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牵到了一起。
三个人在床上躺了好久,我的手机被儿子玩得没有电了。我突然想起那几根被冷落了好久的蜡烛,于是我迅速地跳下床去。
此时,我安静地坐在电脑桌前,眼睛注视着在我面前因为我的呼吸而跳动闪跃的火苗。“要是有一根大的蜡烛就好了!”我的脑海里不止一次地闪现过儿时经常用的白色或者红色的大蜡烛。想起那个壮壮实实的大蜡烛要是竖立在我面前的桌子上,给予我们的将会是怎样满满的安全感!
不——我是太贪婪了。此时给予我光明的正是面前这四根毫不起眼的小蜡烛!我应该庆幸,它们真是一个个可爱的小救星。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看着它们的火苗一跳一跳的,一圈温馨的昏黄灯光将我轻柔的包围起来!我抱着双膝坐在椅子上,看似在沉思着,脑海里已经像电影般——一幕幕地闪现过无
数的往事。
小时候那几个围着煤油灯写作业的小孩又回来了。快用纸擦一擦你们小小的鼻子吧!我对他们说。那是一盏黑色的,有着高挑身材和细腰的煤油灯,母亲每日用抹布轻轻地擦拭,记忆里的这盏灯被母亲勤劳的双手擦拭得锃亮,很多个黑夜里,这盏灯就是这样照亮着我们,陪伴着我们;很多个黑夜里,母亲用她灵巧的手挑了挑灯芯,火苗“噌”一下——窜出很高很高,于是,屋里又明亮了许多许多!
我们常常会用小小的手指头去抠鼻子,看见黑黑的手指头从鼻孔里面拔出来,于是对面前这个黑乎乎的家伙是痛恨的,每次写完作业都要用纸去擦鼻子,但是又不得不每天晚上坐在它的旁边,翻开我们的书本。伴随着那股熟悉的煤油味,一股细小的黑烟从火苗的中间直直地升起来,直到散没在我的记忆深处。
而蜡烛,已经开始悄悄地在每一个家庭当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很长的一段岁月里,蜡烛是人们的常备之物,家里写字台中间的抽屉里,永远躺着很多的蜡烛,在每一个停电的夜晚,它们都会不遗余力地绽放它们的光辉。过年的时候,也少不了蜡烛。那些黑暗的角落,无人居住的房间,就连污秽的厕所,也要燃放一根蜡烛。所有的地方都是灯火通明的,红红的火苗映衬着我们一个个兴奋、稚嫩的脸庞。寒冷的冬夜里,蜡烛的眼泪滴到我们的手背上,炽热的,瞬间就凝结成了一滴蜡油。蜡烛在给我们带来光亮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快乐,给我们的童年增添了许多温暖的色彩。
此时其中一根蜡烛即将燃尽,它的火苗依然挺拔,接着火苗不断地抖动着,蜡芯突然断了一节,火苗最后用尽全力地颤动了一下,我仿佛听见蜡烛的心脏“砰”一声裂开了!火苗瞬间熄灭了,银针般的一缕细烟从熄灭的蜡烛灰烬上腾空而起。桌上残留的一滴蜡油是这根蜡烛留下来的最后一点痕迹。
第二根蜡烛即将燃尽的时候,我把第三根蜡烛点燃了。儿子说:“妈妈,你这次为什么只点了一根蜡烛呢?”“要省着点用啊!”我回头冲儿子调皮的一笑!
小时候看过一个脑筋急转弯,题目是:什么东西可以装满整个房间?
呵!多么简单的题目啊!我们个个胸有成竹,跃跃欲试。后来把心里所想的答案说了个遍,也没有说对它的正确答案。“妈妈你说为什么这么小的蜡烛,可是它的火苗这么大呢?”儿子的突然问话打乱了我的思路,这个问题和我脑海中回想着的问题不谋而合了!我想了想,回答他:“蜡烛的光亮不在于蜡烛本身的大小,但是光亮会随着蜡烛的大小在时间上会有差异。你看,这小小蜡烛的光亮是不是装满了一整间屋子?!”
这是小小蜡烛的力量。
柔和静谧的烛光总会给人们带来无尽的遐想,停电的同时,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整栋楼都是静悄悄的。这片刻的安宁,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打理自己的心海,往常的每一个夜晚,月光都会从阳台的窗户里倾泻下来,照的屋里伸手可见五指,而就在今晚,月亮大概也在云彩里憩息了吧!
还好,有这四根小小的蜡烛。当最后一根蜡烛马上燃尽的时候,屋里突然亮如白昼,接着客厅里的冰箱传来机器的浅吟低唱声,同一时间,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来电了,整栋楼重新开始沸腾起来了。
202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