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粪便的怪物到社交界的宠儿,小龙虾产业的逆袭之路

2017-05-16 09:25阅读:

谣言依然会每年传一遍,相关的辟谣也会每年翻一遍。对于吃货们而言,只是周而复始地听过、记过、忘过。在一轮轮的传谣和辟谣之间,广大吃货终究是会放下心中包袱,夜夜笙歌啖龙虾。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哈比孙
进入五月,吃小龙虾的气氛一下子浓郁了起来。门口挂着大红小龙虾装饰的餐厅一家家开业,外卖App里的小龙虾店多到往下翻十屏都看不完。打开电视看到一间做“水果小龙虾”的创业公司,张口就是2个亿的估值。
做外卖的“大虾来了”去年A轮融资3000万;餐饮品牌“新辣道”做了个小龙虾供应链品牌,今年3月底获得5000万元的Pre-A轮融资;连“周黑鸭”也宣布正式进军小龙虾市场,推出“聚一虾”品牌,不到10天就在天猫平台卖出5万盒。
小龙虾,曾经的“生化武器”,如今怎么摇身一变,成了资本的宠儿?
【小龙虾打哪儿来?】
中国原本没有小龙虾。
小龙虾,学名“克氏原螯虾”,别称红螯虾,拉丁名Procambarus clarkii,原产于墨西哥东北部以及美国中南部。到19世纪末,当地人才开始尝试着把小龙虾弄上餐桌,后来随着美国人的迁移,才扩散至加利福尼亚州等美国各地区。
奥巴马也爱吃小龙虾奥巴马也爱吃小龙虾
但小龙虾进入中国市场乃是通过日本这块跳板。
1918年,有人从夏威夷带了20来只小龙虾到日本,想将它们
培育成牛蛙的饵料。1929年前后,小龙虾也是被当作饵料送进中国,开始在南京及安徽等长三角的部分地区繁殖。
和澳洲野兔、德国螃蟹、丹麦生蚝一样,所有外来物种的生命力总是异常顽强,因为在新环境中缺乏天敌的制约,繁殖力自然会获得大幅度的释放。可广泛生活于淡水湖泊、河流、池塘的小龙虾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迅速繁殖。
其实小龙虾在进入中国后的很长一段历史中都无人问津。直到1993年,十三香小龙虾在盱眙发明以前,全国也没几个人正经吃小龙虾。
十三香小龙虾十三香小龙虾
不过,盱眙人之所以吃小龙虾并不是因为小龙虾有多好吃,而是因为螃蟹太贵吃不起,出于就近原则,就随便找了个便宜的替代品顶上了。2000年初,潜江厨子李代军又发明了油焖大虾,为小龙虾日后在全国的走红奠定了基础。
【小龙虾的进军路线】
不少人以为小龙虾热是近几年才开始出现的一个互联网爆点,其实这是错的。只不过因为现在大家用同一个app端口、同一个社交媒体,个体之间更容易被影响,所以小龙虾变得更火了。我记得杭城的河坊街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是当地吃小龙虾的胜地之一了。
小龙虾的最早爆点要追溯至盱眙县人民政府在2000年举办的“中国龙年盱眙龙虾节”。
起初,当地政府只打算办一届,但是没想到办得那么成功,所以当地政府次年就把该品牌进一步升级成了“中国龙虾节”,一连举办了十六届。

第一届的龙虾节还只是在当地举办,当时请了不少明星和社会名人来一起搞晚会,办了各种夏令营、文化展、龙虾宴之类的活动。第二届龙虾节就开始走出盱眙县,在盱眙、南京、上海三地同时举办。第三届龙虾节覆盖了江浙沪这一如今的“包邮共和国”,在盱眙、南京、上海、浙江金华四地同时举办。
但是到了第七届,举办地已经走出了包邮共和国,覆盖了全国三块如今最核心的发展区——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三角,在盱眙、南京、上海、浙江宁波、北京、深圳六地举办。
从举办地的扩增路线可以看出,小龙虾起家于江浙沪,后来分别往南方和北方进军。这和中国的另一种夜宵“撸串”的进军路线相反——撸串起源于成都,后爆发于北京,然后南下。
第八届的中国龙虾节又升一级,成了“中国·盱眙国际龙虾节”,联办方阵营里加入了海外友人,包括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和新西兰罗托鲁瓦市政府。
第十届龙虾节,举办格局已经到了四国联动(中国、澳大利亚、瑞典、新西兰)以及六地联办(盱眙、南京、上海、北京、深圳、宁波)。至于后来的几届,反正是波及的城市越来越广了。

从小龙虾的发展动力学角度来看,小龙虾项目的成功,其实要归功于盱眙县当地政府。无论从市场经济的角度还是从商业史来看,政府要推动商业项目多半是不会成功的,有趣的是,餐饮项目却像是一个例外。
除了盱眙的小龙虾,在中国,政府推动餐饮成功的案例还有缙云的烧饼、云南的米线、龙井的茶叶等,这大概和中华民族真的是由吃货组成的这一事实相关。
【小龙虾的是是非非】
当然,小龙虾能走到今天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中间其实多有沉浮。
记性好的朋友或许记得,2005年媒体爆出了很多关于 “小龙虾不干净”的新闻。其中流传最广的三条分别是:
一、小龙虾生活在污水里,专吃生活垃圾和粪便;二、小龙虾是日本军队引入的生化武器,专门用来吃尸体;三、洗虾粉中含有工业强酸“草酸”,是导致“肌溶解”的主要原因。

第一条谣言之所以被人采信,是因为小龙虾的繁殖力过强,被人们神话成其能适应一切环境,即便是那种肮脏龌龊的环境;第二条谣言得以流传,是因为人们对于日本的偏见所致;至于第三条谣言的传播,则是和媒体报道的不专业有关,因为媒体在报道时,忽略了很多细节,代替专家做了判断。
这些谣言每年都会传,百度搜索直到2013年,热度最高的新闻仍然是在进行相关的辟谣。

关于这些谣言为什么会兴起,说法有很多。有一种说法指出,以上谣言是出口企业为了打压小龙虾进货价格而进行的公关活动。具体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确信的是,之所以这些谣言会被传播得这么厉害,这和中国当下的食品安全问题应该脱不了干系。
谣言依然会每年传一遍,相关的辟谣也会每年翻一遍。对于吃货们而言,只是周而复始地听过、记过、忘过。在一轮轮的传谣和辟谣之间,广大吃货终究是会放下心中包袱,夜夜笙歌啖龙虾。
【小龙虾的生意经】
看到这里,可能有读者不禁要问:小龙虾是真赚钱,还是只赚吆喝呢?
我咨询了一位业内人士,并且经几个在知名互联网企业工作的朋友的证实,得到的答案是:赚,很赚钱。
这背后的经济账其实很好算:
首先,开一间小龙虾餐厅的投入并不大。小龙虾爱好者大多不是特别在意就餐环境是否精美气派,只要干净整洁、交通方便就可以了。如果想省钱,还可以承包别人店铺的晚市生意来省租金。

其次,小龙虾产业热门的直接影响就是各地的配套产业链都很齐全。每天虾贩子会给你送虾,量少预付款,量大月结。可以较好地控制资金成本。
早年的小龙虾很便宜,利润也高的吓人。2000年前后小龙虾进货2.5元/斤,售价20元/斤,毛利能赚7倍。现在吃的人多了,价格水涨船高,品质不错的进货价格要到30、40元/斤,但卖的也贵,店里吃怎么也得卖到158,188这种价格,仍有3-4倍的利润空间。
需要较大投入的是秘方和厨师,用以保证小龙虾的口味过关。前者在市场上不超过10万元即可买到,后者的薪酬在二线城市大约是1万元上下,北上广深还要高一些。
整体而言,一家投入30万左右的香辣小龙虾店,经营得当的情况下,一天做2万营业额很正常。小龙虾产季4个月,营收可达200-300万。刨除杂七杂八的成本,赚回投入的30万再盈余几十万并非难事。这么看来,大量创业者的涌入也变得合情合理。
2012-2013年间,互联网的投资热再次兴起,小龙虾算是搭了其中的便车。

吃小龙虾的场景起初多为朋友间的夜宵,所以它先天自带社交属性。借着社交网络的热度,小龙虾成了社交圈曝光率最高的食品之一。何况小龙虾做法多样,除了前文提到的十三香、油焖等口味外,还有冰镇、蛋焗、清蒸、蒜蓉等做法,“红红火火”的相貌也增加了它的“可晒性”。
后来随着O2O行业的崛起,人们吃小龙虾变得更加容易和随机,结果就是消费场景多元化,从夜宵蔓延到了正餐和零食。没过多久,保鲜时间长、客单毛利高的小龙虾就轻松占据了外送市场。
虽然起步早,但充满活力和空间的小龙虾,仍然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行业格局远没有到成熟定型的阶段。不断扩张的消费者需求和蜂拥入局的创业者,会使得资本面前的这盘小龙虾会变得更加香气逼人,当然,竞争也会更加激烈。​​​​